博弈存储 存储器产业狂想曲

博弈存储 存储器产业狂想曲

  本报记者 陈宝亮 北京报道

  涉及数百亿美元巨额投资、一度无人问津的存储器,正在成为中国地方政府竞相追逐的产业。

  自国务院印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并成立千亿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以来,关于“地方政府建设存储器基地”的新闻就不断见诸报端,不过当事企业、政府、资本从未对新闻有所回应。

  但最近,所有的玩家却一同现身。2015年10月,风头正劲的紫光集团、传言最多的武汉新芯,以及合肥、深圳等地方政府,相继传出进军存储产业的新闻。

  在《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的规划中,中国要在15年内实现跨越式发展,进入国际第一梯队,存储器必然是国家扶持重点。存储器产业无论落地何处,都会在当地政府的电子基础产业中产生质变,由此带来税收、就业、整个产业经济的大幅提升。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距离国家决策的日期越来越近,好几个地方政府、企业都盯着这个大蛋糕。”

  博弈存储

  2015年9月30日,中美互联网大会之后,紫光集团宣布38亿美元入股美国西部数据,后者是全球知名的硬盘厂商。之后的10月21日,西部数据宣布190亿美元收购SanDisk,SanDisk与三星、海力士、东芝、美光等巨头并称全球五大存储。显然,只有180亿市值、2亿现金流的西部数据背后,是志在存储的紫光集团。

  10月29日,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在北京微电子国际研讨会上表示:“存储及相关芯片是紫光芯片产业的三个重点之一。”另外两个重点分别是移动芯片、物联网。赵伟国介绍,全面收购、境外入股、境内合资是紫光的实现路径。根据这一路径规划,紫光的存储之路刚刚开启,未来,紫光或许将与美光、Intel等国际巨头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

  在所有紧盯存储器的玩家里,紫光风头最劲。但相比于筹备良久的各地方政府而言,紫光只是后来者。

  早在2013年,北京、武汉两地政府已经就存储器基地开始规划。知情人士透露:“最初,武汉打算以武汉新芯为基础,提出140亿美元规划建设生产线;而北京则以中芯国际为基础,打算投资110亿美元。但两个方案都没有通过。”

  武汉新芯主要为存储芯片设计公司代工芯片,累计出货量超过10万片,中芯国际则是国内最大的芯片制造企业,位于上海。

  前述知情人士称:“方案被否之后,两家公司重组规划:基地建设到武汉、募资平台合并,原本负责在北京筹建存储基地的中芯国际首席运营官赵海军,将担任领军者。”

  2015年10月28日,湖北日报刊文《240亿美元打造存储器基地》,文中,湖北省经信委透露:“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武汉新芯、湖北基金公司、北京亦庄开发区,共同出资240亿美元在武汉建设的国家存储器基地,组建存储器公司,实现每月30万片存储芯片的产能规模。”

  另一个颇具竞争力的是合肥政府。2015年10月20日,合肥政府投资135.3亿元与台湾力晶科技合资建设晶圆制造工厂,力晶科技是台湾第一家具备高容量快闪存储器实力的半导体厂商。

  除此之外,深圳政府也被曝出“投资200亿引导存储产业”的新闻。

  市场吸引

  当前的经济转型中,存储器对产业经济的价值已经愈发重要。

  2012年以来,中国政府陆续出台信息消费、宽带中国、网络安全等国家战略,但这些战略中最核心的集成电路产业始终薄弱。

  根据国内知名分析机构赛迪顾问提供数据,2014年,中国芯片市场规模达到10393.1亿元,占全球芯片市场50.7%。其中,存储器市场规模达到2465.5亿元,占国内市场比重23.7%,其比重超过CPU、手机基带芯片。由于中国存储器产业基本空白,几乎100%依赖进口。2013年、2014年,中国芯片进口额分别为2313亿美元、2176亿美元,存储芯片进口额超过600亿美元。

  受到中国庞大的存储器市场吸引,2012年,三星在中国西安首期投资70亿美元建设存储生产线,并于去年投产。2015年1-8月,该工厂累积产值115亿元,年底可突破150亿元。此外,三星的落地还吸引了美光、美国空气化工、日本住友、韩国东进等88家配套企业落户,总投资约4.38亿美元。根据预计,项目三期总投资300亿美元,将带动160多家配套企业相继入驻,直接或间接增加万余就业岗位,并进一步带动服务业提升。

  对地方政府而言,投资存储器带来的就业、税收、GDP已经显而易见。

  未知风险

  三星、美光、东芝巨头云集,存储器竞争惨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美光科技虽然拥有不错的收入、利润,但市盈率只有7.5倍。巨额投资带来的风险使得美光不被资本看好。

  当中国企业携市场、资本入局,必然会搅动国际存储器格局,带来更加激烈的竞争。此外,国际巨头与中国企业、政府的竞合博弈,也会给中国玩家带来更多的市场风险。

  而据台湾投审会消息,力晶科技落户在合肥的技术偏落后:落后台湾“五个世代”,而且力晶在台湾颇受非议,此前还在大陆多个地市“谈过项目”,导致业界对其风评不一。

  频频亮相的紫光集团或许更受期待。除了西部数据、SanDisk的布局之外,持有紫光集团20%股份的Intel日前宣布在大连投资55亿美元引入最新技术,该技术由Intel与美光联合研发。同时,紫光计划230亿美元收购美光的“绯闻”仍在流传。

  目前,紫光正在筹集资金来支撑这些资本、产业布局。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介绍:“紫光将大规模储备现金,包括发行债券和设立系列类PE基金。”赵伟国介绍:“其中,类PE基金要在三年内做到3000亿元规模。”此外,赵伟国介绍,紫光还将加速与A股资本市场的对接,并延揽世界国际化人才。

  不过,“全面收购、境外入股、境内合资”的路径几乎完全依赖赵伟国与国际巨头的资本博弈,相比于武汉新芯、合肥,紫光的风险具有更多的未知性。

  事实上,这个资本投资巨大、回报周期特长的高难度产业,需要的不只是巨额资本,还包括坚定的成功信念、集中力量发展的决心。

责任编辑:李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