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信业垄断”的冤与不冤

  中国的电信运营商垄断坑人,这是公众的普遍印象,最近又被名人高晓松在微博上指责,引发了众人的跟帖批评。但中国电信业真的如此不堪吗?

  张弛专栏

  中国的电信运营商垄断坑人,这是公众的普遍印象,最近又被名人高晓松在微博上指责,引发了众人的跟帖批评。但中国电信业真的如此不堪吗?

  一个首要的问题是,电信业不是普通的商业,而是与自来水、天然气等性质相同的“行政垄断”行业。它们都涉及到公民安全,单靠市场经济规则来调整是远远不够的,这种行业不能完全自由竞争,各个国家的电信运营商都是受政府管控的,全国性的运营商通常会设立2-4家,中国的全国性运营商有移动、联通、电信三家,这是国际社会的主流模式。

  那三大运营商的老总会不会私下碰头密谋,制定价格同盟,攫取垄断利润呢?这种担心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中国电信业的格局是工信部制定的,规定了三大运营商几乎完全重合的服务内容和服务对象,一块蛋糕三人分,你多抢一块我就少一块,不可能形成价格同盟。相对于国外的运营商,中国的移动、联通、电信三家运营商的竞争是很惨烈的。

  那电信设备为什么很少有外国品牌呢?这是因为中国的电信设备商太强大了,现在全球有四大电信设备商,华为是第一,中兴是第四。其中华为一家就独占了全球近1/3的市场份额,与中兴合起来就占了全球近一半的份额。欧美国家的电信设备商在本国都被华为中兴挤兑得够呛,怎么敢到主场来找虐呢?不是不开放,是开放了国外的不敢来。

  现在国内的手机国产率高达80%,有些人误认为是政府做的手脚,其实根本不是,而是因为国产手机质优价廉,这是老百姓自主选择的结果。中国的手机业火爆得一塌糊涂,现有400多家,当然绝大多数你都不知道,每年会有约100家倒闭,但同时也有很多家开张。苹果三星虽然还是国际手机市场的排头兵,但第三位的华为势头很猛,大有赶超三星之势,小米已经进入了印度,锤子正准备进入美国。LG、H TC等老牌手机商已经颓了,而中国手机正搞得热火朝天。

  必须要说一说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运营商了,国外的电信运营商虽然被政府管控,但总归是一种商业行为,运营商投资建网,通过拍卖买来频率,开通服务然后赚钱。而中国完全不一样,中国光纤骨干网是国家投资建设的,运营商的频率也不用花钱买,而是政府指定的,在指定的频段上运行的技术体制也是政府指定的,然后开通什么样的服务还是政府指定的。

  中国的运营商规模巨大,资产万亿排世界前列,但却几乎没有任何决定权而只有经营权,这个格局在国际电信界里显得非常另类。这种体制当然不是市场经济体制,肯定是违背了市场规律,其实最突出的就是“村村通”政策。政府要求95%以上的偏远山村都必须有信号,而且资费不得高于城镇地区,三大运营商每年都会接到工信部下达的任务。

  大家都知道,经济越发达人口越密集的城市,其电信建设成本就越低利润就越高,随便在楼顶上就可以建站,覆盖上万个月话费过百的用户,一个工人蹬个自行车就可以维护10个站。而山区得花百万元建铁塔,有的还必须使用VSAT卫星通信接入,然后只能覆盖一个村,全体村民一个月的话费总共就几百元,连给供电局交的电费都远远不够。

  “村村通”的钱从哪里来?羊毛出在羊身上,运营商从北上广等大城市收取远远高于成本的资费,拿出一部分来贴补农村,为什么北上广的电信资费比香港高?这就是重要原因。

  “村村通”政策造就了全球第一的大国电信覆盖率,不仅偏远山村有手机信号,铁路和国道沿线也有信号,这比美俄加澳等大国强得多。有人发了两张对比照片,国内地铁乘客玩手机,而国外地铁乘客看报纸,并感慨外国人爱学习。真相是国外地铁没手机信号,他们也只能看看报纸。最近华为和中兴承揽了很多国外地铁的建网工程,老外们也可以像我们一样在地铁上愉快地玩手机了。

  偏远贫困人口的电信权被联合国认定为人权,国际电信联盟第CA/42STGkg号文件倡导“向农村和边远山区提供电信服务”,而中国电信业的“村村通”就是向农村和边远山区提供电信服务的具体政策,中国电信业的普遍服务是人权大亮点。

  (作者系信息与通信工程学博士)

  本版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李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