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科技文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王自如与罗永浩的论战坑到了谁?

  OFweek电子工程网综合报道:名为“锤子”的手机,遇上“评测刘翔”,战火一触即发,一场蓄势已久的战斗终于打响了。在长达3个小时的争论中,无论是王自如证明了锤子手机各种缺点也好,还是罗永浩揭露了自如背后的巨头“黑恶”势力也罢,但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无疑还是起到了积极作用。在这场争辩中,消费者对于手机设计原理以及手机行业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这个事件到底坑到了谁呢?不过下面这段王自如的讲诉看着蛮令人心酸,每个尝试突破的人或许会碰壁,但不会后悔,向他致敬“评测刘翔”王自如。

“我输了,来之前就想到会输。”

 

  “我输了,来之前就想到会输。” 

  “不是厂商投我,而是我主动找厂商融资。”

  “(我们是)第三方(手机测评机构)的表述没考虑要改。”

  1.我输了,来之前就想到会输。

  但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会选择来,这是姿态问题,这是事关zealer生死问题。

  事后,雷总给我打了电话,给了我一些安慰。我跟所有的投资人都做了沟通。

  当天,我和团队开会到两三点钟,这事儿没完,对质上我没法说的话我会通过其他途径说完。我的箱子里就放着50台样机,但显然没法拿出来。

  罗永浩7月份还对我做手机实验室的模式非常认同,他主动介绍了锤子的一位投资人给我,说自如找到了一个手机非常好的模式。

  我肯定是太年轻了,老罗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一个伤害。

  2.不是厂商投我,而是我主动找厂商融资。

  不仅现在有4家厂商,未来还要把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中、华、酷、联拉进来做战略投资。

  找厂商投资一方面是我要建的实验室需要三四千万投资,这是我建立手机 行业标准的一个基础,这个价值只有手机厂商认同。我找了很多VC没有人认同。事实上,当我把建一个高规格手机实验室的想法告诉罗永浩时,他立刻就说,这值得做。

  今年初,我跟雷总提出要赎回部分股份,他说没问题,都退出都没问题。

  我们签订了股权赎回协议,他最终的股权将从20%降到四五个点。

  其他厂商股份都是3%。

  他们都没有任何投票权,投票权是零。

  他们都签了协议,如果我想赎回股权,他们会无条件配合。

  没有董事会,只有执行董事,就是我一个人。财务上也没有任何控制。

  3.“(我们是)第三方(手机测评机构)的表述没考虑要改。”

  “苹果原厂配件”这个可能表述不够严谨,但我不承认错,会考虑修改下措辞。

  “(我们是)第三方(手机测评机构)”的表述没考虑要改。

  给厂商做顾问咨询这件事,我会考虑调整,干脆不做了,或者免费做。如果用户敏感的话,我就不做了。

  4.我很苦。

  前天晚上2点多我去机场接的女朋友,我不知道她写了那个长微博。第二天我知道了,我坐在床上,边看边哭。她让我念“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我们俩边念边哭。

  创业2年,我给自己的工资就1万多块钱,每个除了房租和必要消费以及给母亲买营养品,就剩不下什么了。我是银行的优质客户,但我个人的存款都是负数。

  5.老罗是典型的审美优先,而雷军是更关注整体,关注商业模式。在产品上,他们关注结构稳定大于审美。这其实也是小米的比较遗憾的地方。

  • 责任编辑:文宗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