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科技文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曾经的资本大佬们:唐万新复出 黄光裕垂帘听政

  日前,资本大佬唐万新复出的传闻,在市场上一石激起千层浪。

  作为“德隆系”的创始人,中国第一代产融结合的拓荒者,唐万新曾导演了中国资本市场的最大神话:一个资产一度超过1200亿元,横跨数十个行业、下属二百多家企业,触角遍布一线城市与穷乡僻壤的金融和产业帝国,其规模之庞大,一度令实业界、金融界谈之色变。而在德隆鼎盛时期,唐万新主导的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财技”,也曾倾倒过众多企业家与金融业人士。

  呼喇喇似大厦倾。曾经的德隆帝国有多辉煌,它的轰然倒塌就有多令人叹息,直到今天其是非争议仍难平息。而此后,入狱、出狱、隐居,唐万新的人生也陷入沉寂之中,渐渐化为江湖传说。

  不过,近日,这位大佬似乎准备“王者归来”了。日前有消息称,唐万新已低调出山,此前伊立浦、阳煤化工和博盈投资等数只股票的逆势大涨,背后均有唐万新的指点。

  真相到底如何,各方拭目以待。

  事实上,中国资本市场涌现过很多资本大佬,也吞没过很多资本大佬。除了“德隆系”唐万新,“国美系”黄光裕、“科龙系”顾雏军、“华美系”张克强等也曾在中国资本市场上上演过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到“风流云散去”的悲喜剧。

  这些曾经的资本大佬们,又都去哪里了呢?

  张克强:千日等一判

  ■本报记者贺骏

  最近这两年半的时间,或许是福布斯富豪、华美集团总裁张克强有生以来最“闲”的日子了,用不着听下属们的汇报,用不着用麦克风讲话,用不着看股票走势,更用不着赶赴各种饭局……理论上而言,他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也什么都不需要他做。当然,如果非要做一点事的话,他还可以去图书馆看看书。不过,这个图书馆还是太小了——如果和他自己的图书馆相比。张克强还是广州华美英语实验学校的董事长,这是一所知名的贵族学校,拥有来自全球各地的3000多名学生。

  不过,即便图书馆很大、校园很漂亮,华美英语实验学校的学生们也不想再呆下去了,因为他们不知道学校的未来是怎样的,正如张克强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样。

  同样处于迷茫之中的还有几百家商户,华美集团旗下的香雪城商贸中心成了“半拉子”工程,300多户商家无法如期入驻。

  由于张克强的“不管不顾”,华美集团及旗下诸多公司已经处于半瘫痪状态。

  尽管外界早已怨声载道,但是张克强依旧不为所动。尽管华美集团的总部在广州,他的产业和员工们也基本都在广州,但是张克强已经在春城昆明长住了900多天,而且他也不知道还要住多久——这不由他来决定。

  目前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据见过张克强的人说,张克强的心态还不错。

  或许这只是张克强一个给予外界的假象,毕竟,张克强已很久没有给自己75岁的母亲请安了,甚至他最小的孩子还没有亲眼见过父亲。其内心的煎熬,或许只有本人才知道。在张克强母亲眼里,儿子从小到大一直很优秀,都是自己的骄傲,虽然她见不到儿子,但她信任儿子,坚信儿子是无辜的。

  张克强也坚信自己是无辜的,但或许是此前的历程过于顺利,上天有意要给他补上“苦其心志”这一课,课堂就设在云南省看守所。

  长住春城1000天

  张克强之所以长住于云南省看守所,缘于两年前的盐湖股权案。2007年前后,对于盐湖集团股权的购买,本可以成为张克强继保利地产之后,第二宗投资原始股的经典暴富案例。但是,在辗转腾挪最终获得纸上富贵的同时,张克强也迎来了冰冷的手铐——被云南检方控告涉嫌诈骗国有资产,涉案值高达40多亿元,这是张克强当年所拥有的的市值。如今,随着盐湖股份股价的不断下跌,这些股权的市值只剩下零头。

  时间回溯到两年半前,2011年1月14日,正在北京出差的张克强被云南警方带走。此前一天,其全国人大代表的资格已被罢免。在此后近一年的时间里,张克强都在等待开庭,他要证明自己无罪。这一等,就是近一年。

  2011年12月30日、31日、2012年1月4日,昆明中院终于就盐湖股权案进行了一审三次开庭,法庭上的张克强很松弛,自认为无罪的他觉得很快就能被释放,至少也能很快宣判,是死是活,多少得给个说法。不过,从2012年1月4日一审第三次开庭之后,直至今日,900多天过去了,一审法院始终没有宣判。换言之,哪怕最终判定张克强无罪,这两年半的光阴也算是搭进去了。一个可供参考的例子是太子奶总裁李途纯,其在被拘禁15个月之后,无罪释放。

  根据案发时的《刑事诉讼法》规定,刑事诉讼一审最长羁押期限是5个月。那么,这算不算超期羁押?对此,昆明中院的解释是,不存在超期羁押。至于宣判时间,合议庭将会根据案件审理进展情况,依法择日宣判。

  不过,在张克强的辩护律师朱征夫看来,这属于严重的超期羁押。但是,朱征夫也很无奈,尽管他同时还是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全国政协委员。事实上,作为福布斯富豪,张克强即便请的起最牛的律师,但在现实操作中依旧无处发力。

  不出意外的话,张克强长住春城的日子将突破1000天。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张克强应该羡慕黄光裕,因为狱中的黄光裕还可以把国美的价格战指挥得风生水起,而看守所中的他,却只能选择望天或看书。

  张克强在福布斯富豪榜中的排名并不靠前,但是,若论被看守时间最长的福布斯富豪,他完全有希望坐上头把交椅。

  张克强发家起底

  1960年出生的张克强,今年已经53岁。尽管他创办的华美集团位于广州,但或许是与他的乡党意识有关,华美集团中湖南人不少。张克强是湖南新化人,新化位于湖南中部,有“湘中宝地”之称,人文荟萃,英才辈出,革命先驱陈天华、谭人凤,解放军名将陈正湘,国际主义战士罗盛教等都出自于此。

  张克强也是军人出身,曾担任广州军区联勤部军官,此后赴海外留学,获得澳大利亚梅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1993年,张克强成为“海归”,他和四名留学生一同投资创办了广州华美英语实验学校。彼时,在北京,俞敏洪也和自己的海归合伙人们一起创办了新东方学校。上世纪九十年初初期,在外语热、出国热的大背景下,一南一北的华美和新东方都快速地掘得了第一桶金。

  不过,此后的道路发生了改变。2001年7月,张克强组建了广东华美教育集团,后来更名为广东华美国际投资集团,逐步走上多元化投资之路。除教育之外,触角伸至汽车、能源、房地产等等。彼时,俞敏洪还继续在课堂上讲授英语,间或讲些笑话。

  2006年9月7日,新东方在纽交所上市,上市首日,俞敏洪身价达到18亿元。不过,同样借助资本魔方的张克强已经早俞敏洪两个多月,成为亿万富翁。

  2002年8月,保利南方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华美集团和张克强等16位自然人共同发起设立保利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彼时,张克强为大股东的华美集团以4557万元出资,占保利地产股权比例15.19%,为第二大股东;张克强个人以1350万元出资,占保利地产股权比例4.5%,为第三大股东。2006年7月31日,保利地产在上交所上市,上市首日收盘价为20.21元/股。由此,张克强也一跃成为亿万富翁。如今,经过多年减持,华美集团仍位列保利地产第二大股东,市值高达16亿元。此外,张克强个人名义的持股市值也是不菲。

  不可否认,正是由于投资保利地产原始股的成功,使得张克强一步跨入福布斯富豪榜。在资本市场的蛮荒时代,像张克强这样靠原始股、法人股发家的大有人在。尽管张克强是成功者,但并非最风光者,在当年资本市场上风生水起的各种“系”中,华美还排不上号。

  恰恰是2007年张克强再度出手盐湖集团股权时,才成就了其大名。当时,以张克强为主的民营资本在盐湖集团增资扩股时,投资了3.7亿元。而2008年3月,盐湖钾肥借壳S*ST数码上市后,复牌当日该部分股权市值超过了50亿元。两年时间,3.7亿元投资就变成了50亿元市值,这足以让无数资本大佬所艳羡,也成为资本市场不可多得的传奇。

  可惜的是,张克强没有料到,树大招风,这样的利润率会导致很多既有的心态和生态发生变化。最终,起步于象牙塔,发家于房地产的张克强,听命于看守所。

  张克强依旧在等待着宣判的那一天到来,不论有罪,还是无罪。

  黄光裕:坐镇狱中“垂帘听政”国美

  ■本报记者桂小笋

  从人物的角度来描写曾经的首富黄光裕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过往的那些年头里,伴随着黄光裕的起起伏伏,所有可供挖掘的“新闻点”几乎已被写光说烂。

  但是,这种商业人物即使不在公众面前出现,略有风吹草动,都能占据各家媒体版面上的重要位置。之所以时不时地就将他们拎出来评说一番,除了商业传奇与财富故事,更多的是他们在特殊的社会背景中所展现出来标本式的一代人的创业精神,以及对后来者的警醒作用,不同时期来看,总有不同的收获。

  酒香也怕巷子深

  会“吆喝”赚到第一桶金

  广州潮汕地区位于广东与福建的交界处,当地人会自嘲这里是省尾国角,时常呼啸的台风使得这里的居民有着强烈的危机意识,而临海的地域又使得当地人具备了出海闯荡的豪情。自古至今,潮汕商人就是华人商团里的重要角色,而随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具备拼搏精神的潮汕人中,开始涌现一批巨商大贾。黄光裕,即是其中一员。

  黄光裕出生于1969年,按后来的说法,他属于一个“60后”。不过,这个“60后”的原名叫黄俊烈,中学时,黄俊烈改名光裕,对于更改的这个名字,有人说暗指黄金万两、光芒万丈等意。

  不过,无论是怎样的寓意,公开所见的报道里,黄光裕幼年可谓贫苦。潮汕地区耕地有限,一家人辛勤劳作也未见得能解决生计,和那时候大多数穷人家的孩子一样,黄光裕与哥哥黄俊钦“当家”也很早,有书中写道,兄弟俩一到节假日便到附近乡镇捡拾些东西卖给废品收购站。

  黄光裕之所以走上与电器相关的创业路,公开的说法是,与其“内秀”的大哥黄俊钦有关。黄俊钦从小对组装电器着迷,曾经用买来的零配件在一个晚上组装出一部电视机,这种天赋让兄弟俩开始了一种生意:买旧电器修好后转售。虽是小打小闹,但“旧笼好蒸馍”的冥冥指引,却最终让黄氏兄弟在电器销售行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1985年,黄俊钦带着初中还未念完的黄光裕北上创业。1986年,黄氏兄弟在北京前门的珠市口东大街420号盘下一个100平方米名叫国美服装店的门面,在这家小店里,黄氏兄弟先是卖服装,后来改卖电器。

  翻阅当时的资料可以看出,在1986年前后,物质资源并不富裕,卖方市场决定了电器的利润极度丰厚,但是,黄氏兄弟却推出了和别人不一样的策略,坚持薄利多销。

  1991年,黄光裕利用报纸中缝打出了“买电器,到国美”的广告标语。可以看出,上个世纪90年代的广告大多言简意骇,但却总能有意外收获,成就一个大品牌。例如,恒源祥当年在电视上打出的广告只有短短几秒,而广告语也只有六个字:恒源祥,羊羊羊。但是,这则广告大大提升了恒源祥的品牌知名度,可以说功不可没。

  同样,“买电器,到国美”这六个字,为国美吸引了大量顾客,店里生意火爆,存货一卖而光。借助这样的态势,“国美”开始了发展征途。

  失灵魂人物国美何去何从

  几年之后,国美电器[0.00%]连锁店越开越多,并且开始在全国主要城市开设店铺,中国经营的连锁模式,黄光裕摸索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心得。

  1997年,国美服装店改名为国美电器店;1997年,国美进军天津并开始在全国扩张; 2004年,黄氏兄弟一同上榜胡润百富榜,黄光裕问鼎内地首富,同年,国美电器在联交所上市。

  事业发展至此,国美与黄光裕都到了鼎盛期。2006年,国美收购永乐电器,这在当时,是中国商业连锁史上最大的商购案,2007年,国美又收购了大中电器,放眼整个家电零售业,国美风头无二。

  不过,国美的扩张之路并未因此止步,三联商社成了其下一个目标。2008年,这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将被司法拍卖,国美成为最终买家。与此同时,黄光裕也开始了在资本市场的攻城掠地。但是,这也为黄光裕此后的“东窗事发”埋下伏笔。

  2008年,黄光裕传出被调查的消息,此消息最终被确认,而黄光裕本人,也在随后因内幕交易等罪被判14年有期徒刑及罚没8亿元人民币。

  失去黄光裕掌舵的国美何去何从?其后的发展堪比任何商战大片。被羁押后,黄光裕指派陈晓担任国美董事局主席,但却在狱中“垂帘听政”,从不放松对国美的关注。双方矛盾的激化是在2009年,当时,陈晓从美国拉来投资商贝恩资本,援引媒体报道得知,在“用不用贝恩的人”这一话题上,黄光裕觉得陈晓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双方战争由此爆发,互相指责,贝恩与陈晓欲让国美“去黄光裕化”,黄氏家族欲逐陈晓出局。最终,这场战争以陈晓的离去告终。

  但是,在这个时期,国美头上的光环逐渐淡去。在黄光裕入狱的这几年中,电子商务发展迅猛,家电电商战争不断,老牌的家电零售企业国美,却在这些战争中渐渐没了音信。而最新的消息中,黄光裕对国美开出了一张“拖”字诀的妙方,拖到自己出狱,重整河山。

  顾雏军:修身养性再出山

  ■本报见习记者张敏

  谈及中国的民营企业家,顾雏军是赫赫有名的一位。

  他属于那个各路好汉英雄纷纷下海淘金的时代,而他幸运地成为时代的弄潮儿,在他人生的巅峰时刻,他所从事的领域横跨家电汽车两大产业,并将五大上市公司卷入囊中,成为外界眼中的资本大鳄,被誉为中国第三代企业家领袖、CCTV年度经济人物。

  然而,他也没有摆脱命运对他的捉弄,正是他叱咤风云的时刻,2005年却被送入监狱,在2008年因虚假注册、挪用资金等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

  2012年,顾雏军提前出狱,他出来地第一件事就是争取自己的清白,然而,这条路看起来还有点长。

  “他目前的精神状态还好,身体在慢慢的恢复。”一位接近顾雏军的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顾雏军现在担任天才纵横国际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名誉董事长。而有媒体报道,该公司核心团队主要由原格林柯尔集团和科龙集团的核心团队组成,专门从事针对移民民营企业家手中的企业的并购和托管业务。

  从学者到资本大佬

  顾雏军1959年5月5日出生在江苏泰县(现改为姜堰区)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在上世纪50年代末期的“大跃进”中,全国出现了第一次返乡潮,顾雏军一家成为这一返乡潮的一例。顾雏军生在农村,长在农村。

  在财经作家孙燕君《顾雏军的巴别塔》一书中这一描述顾雏军:“在顾雏军18岁闯荡世界之前,他是一个地道的农村青年,同时又是一个生长于干部和知识分子家庭的农村青年。在顾雏军的性格中既有农民的淳朴和狡黠,也有读书人的聪慧和心机。”

  那个时代农村青年的两条出路就是上大学和当兵。顾雏军作为当地“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孩子,势必也要走出农村。“我在农村的时候还算是比较用功的,那个时候有空闲时间一般就看书。”顾雏军如此在一次采访时追溯了自己的农村生活。

  1977年,作为文革之后的第一届高考生,顾雏军幸运地考上了江苏工学院(现在江苏大学的前身)。本科毕业之后,顾雏军又顺利地考取了天津大学工程热物理专业的研究生并选择了冷门专业“制冷”。此后,他提出了“顾氏热力循环理论”和根据这个理论发明的顾氏制冷剂。

  而这是顾雏军继高考之后的第二个人生转折点。正是带着这一理论,顾雏军选择下海,并走入了人生的另一个战场。他的角色也从一名学者转变成为商人、资本家,此后顾雏军的人生经历了很多变化,唯一不变的是他性格中的“那股劲”。

  收购科龙:荣耀与陷阱

  上世纪90年代,他进入空调行业,推出“超低能耗”的小康空调。这也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而此后,他又转战海外发展。在海外折腾了几年之后,他带着格林柯尔公司回归,这时候的他不再是之前的学者和商人,而是转身为资本市场的大鳄。

  将自己的企业上市融资运作一直是顾雏军的梦想。2000年,格林柯尔在香港上市,并筹得资金5亿多港币。

  2001年10月31日,格林柯尔公司以5.6亿元收购科龙电器20.6%的股权,成为这家国内制冷家电龙头企业的第一大股东。之后顾雏军以每隔半年的频率,先后收购吉诺尔、美菱、亚星等,迅速打造了一个庞大的格林柯尔系,而这也让顾雏军名噪一时。

  然而,正是对科龙电器的收购给顾雏军的一生荣耀埋下了陷阱。

  据媒体报道,2000年和2001年,科龙电器连续两年亏损,被证交所戴上“ST”的帽子。在顾雏军接手之后,公司的财务报告显示,公司的利润已分别达到1亿元、2亿元。但2005年4月,科龙电器的年报显示公司亏损6000万元。而在此之前,也就是2004年,郎咸平在一次演讲中称顾雏军在收购活动中卷走国家财富,因此,掀起了所谓的“郎顾之争”。同时将舆论的焦点引导当时处在发展中的科龙身上。

  2005年,科龙发布公告称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2005年9月顾雏军正式被捕,2008年因虚假注册、挪用资金等罪一审获判有期徒刑十年。

  对于此说法,2012年9月提前出狱的顾雏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外界呼吁给自己“清白”,他坚称上述罪行是不存在的,自己并没有挪用资金等行为。

  但也有人士认为顾雏军对公司的运作是“贴线运行”,存在打擦边球的嫌疑。一位跟随顾雏军多年、并见证了顾雏军起伏的人士向记者表示,顾雏军的行为都是在法律界限以内。

  对于顾雏军,很多了解他的人士都曾发表过一些言论,将其入狱的一个原因归为其性格。

  很多公开信息对顾雏军的性格描述中,都有这样的词汇:一方面是“坚韧、认真、机敏、胆大”,一方面是“倔犟、暴躁、任性、狂妄”。前者给他带来的是事业上的成绩,而后者却是致命的打击,这不仅导致他与周围人的关系紧张,更造成他事业的波折。

  然而,上述接近顾雏军的人士表示并不同意这一观点,“在他入狱之后,他之前的同学还给他家里老小送钱,而且知道偿还不了,这说明他人际关系并不差。而他MBA班的学生也会来看望他,他也会请他的学生吃饭。”(科龙在顾雏军时代招了870个MBA)

  此外,这位人士还告诉记者:“顾总只是对那些无才无德的人傲慢,而对于那些有才尤其是有德的人都会非常尊敬。”

  • 责任编辑:大黄蜂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