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科技文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雷军和小米的三年:曾做好至少死一回的准备

“小米是个创业公司,要看弱点遍地都是”,雷军对新浪科技说,创业公司不能推崇木板理论,一定要有所聚焦。但小米并不是要自缚手脚,雷军向新浪科技解释说:关键是横向变大还是纵向变大,小米强调纵向变大。

雷军

 

雷军

 

  五月的一天,晚上九点。北京清河华润五彩城的小米总部,已经是接近下班的时间。新启用不久的写字楼里,小米员工们仍在忙忙碌碌,有人坐在绿植与空气净化机环绕的电脑前,有人聚在会议室中,也有一些人围在桌上足球游戏旁。

  此时小米创始人雷军正在15层自己的新办公室里。

  按照他的要求,屋里原有的一组沙发被撤掉,腾出来的空间摆上了一个小方桌,配有几把靠椅,旁边再立一块小白板。雷军就坐在靠近白板的地方,他不愿意待在老板桌后面,更喜欢这种能够随时跟人围在一起讨论的环境。

  所有工作所需,基本就是放在右手边的两个手机 ,以及放在左手边的提神之物。手机几乎取代了电脑,而用来提神的却仍是传统方式:有时是一杯咖啡,雷军喝之前会把搅拌的小勺拿出来,用纸巾擦拭干净,再放到托盘里。不留痕迹。

  现在的雷军一周工作六天,基本早上九点多上班,力争晚上十点能够下班。而小米整个工作节奏也开始缩减到一周五天,节假日基本不加班和开会。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认为自己肯定会走弯路,至少死一回”,雷军回忆三年前创办小米时对新浪科技说,“初期所有人都做了输一回的准备”。

  雷军当时动员大家说至少得熬四年,如今回顾已经过去的三年,他排比般的总结说:“极其流畅,没有后悔,非常顺利”。这背后对应的节奏是:2010年布局MIUI,2011年推出智能手机,2012年赶上全球智能手机爆发。

  小米践行了雷军的“风口”理论。有人说雷军是机会主义者,他自己归结为一种运气,雷军坦言很多事并不在预料之中。2011年他认为小米手机能卖出30万台已算100分,而今年雷军定下1500万台的出货底线——去年这个数字是719万台。

  对于从无到有、从十数人到千余人的小米来说,这个数字还远远不足骄傲。例如,华为预计今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将达6000万台。有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达2.1亿台,三星一家销量就达6500万部。

  而好运永续也不是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我不觉得未来没有风险,没有公司能够一帆风顺”,雷军当然知道起起伏伏是发展的必然。在忧患意识方面,他颇为推崇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后者在鼎盛之时,写下《华为的冬天》。

  “小米是个创业公司,要看弱点遍地都是”,雷军对新浪科技说,创业公司不能推崇木板理论,一定要有所聚焦。对于小米来说,这就是产品和服务。

  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小米。不管你怎么看,雷军给小米树立的榜样是:同仁堂、海底捞,一个对应产品、一个对应服务。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坚持做门口有人排队的小餐馆”。有媒体发出质疑:雷军想做“小”,你信吗?

  但小米并不是要自缚手脚,雷军向新浪科技解释说:关键是横向变大还是纵向变大,小米强调纵向变大。所谓的小餐馆模式,代表着三层含义:一是专注,二是管理结构扁平化,三是用户关系。而小米的榜样们,简单模式背后也都是连锁大户。

  至于横向变大这件事儿,雷军说“上市前,我们不会为这些努力”。

  

  那么,如何能克制多元扩张的欲望?

  “可能跟我退休了三年时间有关。那段时间我投了20几家公司,远距离看这些公司和金山,我发现过去二十年我可能每年都做几十个决定,但最重要的决定几个就够了”,雷军说,“很多时候做的越多,反而越是减分”。

  显然这种路径也考验着雷军对小米的控制力。“今天,小米对我和合伙人的依赖,超过了金山。这是我矫枉过正的,当初要把金山做成大公司,而今天要把看起来很大的小米做成小公司”雷军如是说,言谈中表露出特有的自信。

  然而不容回避的是,无论是横向还是纵向,小米终究会一次次触碰到扩张边界。做还是不做,很难有明确的标准。但雷军有一套重大决策的方法论。

  首先,大量决策来自一线,技术越复杂,越是一线员工起决定作用。其次,正确制订战略和战术,战略就是在什么时间点、做什么事情,战术就是用对的人把事情作对。而进行大的战略决定,第一个原则就是“gobigmarket”,下注未来十年有潜力的方向。

  “我曾经在方向选择时不是那么完美”,雷军回忆说,“1996年金山崛起的时候我喜欢词霸,所以毒霸晚做了一年”。往事仍让雷军耿耿于怀,他当时之所以更喜欢词霸,仅仅是厌烦相关规定的监管。这一幕,创业小米期间也似曾重现。

  这既是小米的独特之处,也可能是某种隐忧。在小米未来成长的道路上,仍然有更多需要妥协和退让之处,处理好各方关系也考验着小米的成熟度。

  通常在具体的日常工作中,雷军会对某项工作提出一个大的框架,然后鼓励小米员工快速反应、先行先试。小米不要求每个人做得更多而是做好,“我们不会因为你做的事情少,而觉得你不够好”,雷军对新浪科技表示。

  雷军还有一个要求是尽量少开会。但这多少似乎与他认真读过的《HighOutputManagement》(前任Intel总裁安迪·格鲁夫著)略为违背。雷军说小米务虚的会不多,全公司就一次大会,也很少开季度总结,“我自己是有点反感宣教”。

  

  上述种种,都反映在产品节奏上。雷军多次强调“唯快不破”,然而在他看来三年中小米的速度并不算快,一共只做了三款产品:小米手机、小米手机二代、小米盒子。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小米有一套自己的做法。且听雷军口述如下:

  2011年8月16日我们发布小米一代,10月底上市。2012年5月发布小米一代青春版。8月发布1S。今年1月发布1S青春版。到今年3月一代基本停掉。

  别人的做法可能是推出四款全新的产品,包括外观差别都比较大。而我们是一个产品根据市场反应,切成四个子版本。每个子版本做一段时间,有效的把生命周期拉到了18个月。而且这四个版本能够共用生产线、元器件和设计,可以最大规模的降低成本。

  其实2S和2A也共享了绝大部分元器件。我们是2012年8月发布的2代,10月底发布。干了六个月的2代,我们希望再干六个月的2S,再干六个月的2A,这样就延续起来了。所以在二代上面,我们有了三个小版本,二代、2S、2A。

  这跟一代的策略差不多,但一代没有这么紧凑。如果按照一代的做法,可能是先出2,再出2A,再出2S,再出2S简配。应该会这么干。

我们在2S的基础上有两个版本,16GB和32GB。主要是为了解决不支持SD卡扩展后,用户存储空间可能不够的问题。为什么取消?因为SD卡坏损率太高,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口碑和维修量。所以我们采用这种解决方式,而且速度更高更稳定。

  再说2A。以前每代产品过一段时间,就会出一个简配。这一次我觉得单纯简配不过瘾,所以又加了一些新的东西。当然也弄的用户很纠结,我不认为这是错误。我们在实验,到底怎么增强,到底怎么简配,我们还在摸索之中。但是我不后悔。

  今天Android手机升级很快,这几年技术突飞猛进,包括相机、音箱,电池、传感器等各个方面,三五年就能到很高的水平。智能手机的复杂度更高,很多竞争五年内不会结束、不会停止。五年之内智能手机的重要性不会改变。

  而MIUI是我们软件业务的核心,目前小米单发的软件除了MIUI之外,只有米聊。在这方面我们不会做更多的探索,MIUI平台上的东西足够了。到现在我们才三年时间,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很好了,在软件方面我们一点都不着急盈利。

  • 责任编辑:张棋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