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科技文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陈九霖入狱:高盛设下恶意陷阱 国企高管第一大冤案?

2011年3月1日,陈九霖在访问尼泊尔途中,参拜了释迦摩尼的故乡--蓝吡尼,并与“佛祖”故居前的一棵树合影。图片来源:陈九霖个人新浪博客  他曾带领中国航油在海外商战中纵横捭阖,业绩显著,但却在最高点时跌落,锒铛入狱。

图说:2011年3月1日,陈九霖在访问尼泊尔途中,参拜了释迦摩尼的故乡--蓝吡尼,并与“佛祖”故居前的一棵树合影。图片来源:陈九霖个人新浪博客

  图说:2011年3月1日,陈九霖在访问尼泊尔途中,参拜了释迦摩尼的故乡--蓝吡尼,并与“佛祖”故居前的一棵树合影。图片来源:陈九霖个人新浪博客

  他曾带领中国航油在海外商战中纵横捭阖,业绩显著,但却在最高点时跌落,锒铛入狱。在1035天的监狱生活中,他曾“孤独得想一头撞死”,“像狗一样地活着”;遭遇同胞踩压,让他想到鲁迅笔下的“人血馒头”.

  夜幕如墨。一颗细小流星划破天际,在瞬间即逝的一丝光亮中,渐次清晰出一架飞机的轮廓。随着飞机的滑落,机场候机厅内人声鼎沸,“长枪短炮”式的镜头争先恐后。就在此时,一个人从飞机上缓缓走下--他就是“来自中国的CEO”。

  这是在新加坡1035天的服刑岁月里,作为前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航油)执行董事兼总裁陈九霖,为美国一家电影制片公司编写的自传体剧本《THE CHINA‘S CEO》(《来自中国的“CEO”》)设置的片头。尽管剧本的详细故事情节陈九霖早已记不太清楚,但对于这个低调而又充满悬疑色彩的开头,他却记忆犹新。

  “这个CEO大概40多岁,穿着便装。他是中国象棋中的‘过河尖兵’,直逼敌军匪巢。过河以后,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第一个去冒险、去经历风浪的人。”说话间,陈九霖坚毅的眼角边,刀刻般的纹路显得异常深邃。

  某种意义上说,这个看似虚构的CEO形象,恰恰是陈九霖自身的写照。作为一名领军人物,他曾带领中国航油在海外商战中纵横捭阖,业绩显著,但却在最高点时跌落,锒铛入狱。

  历经1035天枯燥监狱生活的煎熬,陈九霖当活着是一种幸福的存在,当以强大的意志力走出沉珂之时,他又再次偏执地开始重新上路--做讲座、写文章、出版著作……那种精气神甚至带点儿天真劲儿,就像是一个刚走出大学校园的“90后”(与“九霖”谐音,也是企业界大亨们送给陈九霖的绰号),渴望获得成功与外界的认可。

  能够继续发挥其在投资和能源领域的特长,并且做一些自认为有价值的事情,是陈九霖一直以来的心结。因着它,陈九霖不仅没有被监狱中的枯燥所压垮,反倒让这个“结”如种子般在他的心底扎得更深,根须蔓延得更广。

  “我并未到此为止,也没有盖棺定论,生命还正常,我觉得我还是有未来。”如今已年过50的陈九霖,希望继续践行他未完的石油梦,尽管这个梦想曾被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击得粉碎。

  (一)猎豹式的过河尖兵

  贫寒子弟,刻苦读书,考上北大,理想的成功路径原本是“学而优则仕”,可却阴差阳错地进了国企……陈九霖的成长路径并非一路坦途,用他自己的总结是“一直被命运或者说外力推着走”。

  1997年,陈九霖被“推”到了新加坡,接管国有控股的中国航油。公司创业之初,包括陈在内只有两名人员、没有办公场所、全部启动资金仅21.9万美元,而采购一船航油需要600万至1000万美元。况且,那时又恰逢亚洲金融危机,中国航油的国资背景,并没有获得相应供应商及银行的特别优待。

  陈与唯一的搭档“相依为命”,开始了艰难创业,整合他的国内外资源,搞起“业务创新”:请有资金和信用的企业帮助“过账”--先讲好条件,请卖家将油品卖给陈九霖指定的有实力企业(但这些企业其实并不具备“专营权”),让这些企业给卖家开立信用证。此后,中国航油再从这些企业手中买进(先提货后付款,可以利用时间差赚钱),并支付其一定的费用。最终,中国航油再转卖给最终用户。

  利用这招,中国航油终于从濒临破产的边缘开始逐渐恢复元气,并否极泰来,一路扶摇直上。2001年,中国航油完成了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的挂牌上市。此后,陈又制定了石油实业投资、国际石油贸易、进口航油采购的跨越式发展战略。至2003年上半年,公司石油实业投资回报占公司总利润的68%,成为持续发展的主要引擎。

  此间,中国航油被冠以诸多荣誉:2003年4月,被美国应用贸易系统(ATS)机构评选为亚太地区“最具独特性、成长最快和最有效率的石油公司”。后来,又被人民日报描述为“我国首家依靠自我奋斗、完全利用海外自有资产在海外上市的中资企业”。

  陈九霖个人的名誉也在此时达到顶峰。他以490万新元(折合2350万人民币)的年薪,被称为新加坡的“打工皇帝”,被国内媒体誉为中国国有企业国际化进程中的“过河尖兵”。“世界经济论坛”评选其为2003年度40名“亚洲经济新领袖(奠基人)”之一,并称他是一个“有潜力的企业家”。

  有媒体甚至用这样的语言描述着陈当时的风光:他的坐骑是一辆深蓝色奔驰S430轿车,耗资1500万新元(折合9000万人民币)打造的办公环境堪称豪华;他受邀在新加坡最著名的中文报纸《联合早报》上开设专栏,更频繁出现在美国沃顿商学院等各种演讲台上,所说的话被奉为企业发展的“圣经”;甚至就连各国政要也都“很买他的面子”,陈办公室的四面墙上,挂满了他与基辛格、李光耀等各国政要大腕的合影。

  • 责任编辑:张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