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科技文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商业偶像——谁影响了我的经营理念?

1963年8月23日,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著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人性”化管理是仑德民给我的启发,而我的现任老板——富达国际投资亚太区董事总经理陶博宏,让我感受到的则是对工作的绝对认真。

 

  偶像,顾名思义,是崇拜和学习的对象。可以不高高在上,却一定有过人之处。

 

  因此,偶像需要具备一些优秀的品质供人学习。

  但是往往,光环会掩盖偶像的缺点,让偶像身上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耀眼,那么光辉。

  所以,崇拜这件事万不能盲目,一定要有深入的了解。

  盲目的崇拜是肤浅的。那么,企业家会把什么人当作自己的偶像?从偶像身上,他们学到了哪些深邃的人生道理与经营哲学?

  我也有一个梦想

  偶像:马丁·路德·金

  我希望有一天,当我再次探看千千万万个家族企业时,已很难分辨谁是老板,谁是打工仔。

  口述|慧聪网董事局主席 郭凡生

  人生最精彩的是梦想。

  曾经,一个人50年前的“梦”深深打动我,开始引领我去追逐一个不仅仅属于自己的梦。

  1963年8月23日,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著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遗憾,十几年后我才有机会拜读这篇演讲。那时我刚成年不久,初步开始理解唐诗宋词里抒发的人文情怀和人生志向,普希金的《致大海》也曾使我心潮澎湃……但真正震撼到我心灵的,还是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

  曾经的美国,黑人生活在种族歧视的苦难中,许多公共场所明令禁止接待黑人。黑人上公共汽车只能走后门。曾有一个年迈的黑人老奶奶,因为没给白人男士让座,最后竟然被判刑两年。

  面对如此的不公,马丁·路德·金领导超过25万人来到华盛顿特区。在林肯纪念堂前的集会上,他发表了这篇伟大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我希望有一天对人品性的评价,不再因他的肤色而做出。我有一个梦,我相信总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后代会和奴隶主的后代共叙兄弟友情……”

  他的梦极大地震撼了我的心灵。要知道我们那代人,接受的是红色教育,继承了红色情结与传统文化中的仁义、博爱,再加上随父母支边、当兵、考大学等经历,对金的演讲特别有共鸣。

  直到现在,马丁·路德·金那次演讲的照片还挂在我的书房,每天我都会和他见面,仔细端详一番。在回味那个激动人心的时代的同时,我还会不时幻想自己也在现场聆听,幻想马丁·路德·金演讲时会有哪些慷慨激昂的样子。

  在这个演讲后不久,美国国会通过《民权法案》,宣布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政策非法。4年后,金被白人种族主义者刺杀,年仅39岁。现在,他被刺杀的日子成为了马丁·路德·金节,在这一天,全美的黑人、白人共同纪念他。马丁·路德·金用自己的人生证明:要实现伟大的梦想,有时甚至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自从读过这篇演讲,我就一直把马丁·路德·金作为偶像。因为我也有一个梦。我的梦其实也是要追求平等。

  改革开放30多年,我的人生经历了从政、为学到经商的种种坎坷,心中逐渐产生了一个想用毕生去追求的梦,即传播和实现自己股份制改革的经验和理论。我希望有一天,当我再次探看千千万万个家族企业时,已很难分辨谁是老板,谁是打工仔。那时候的企业,不仅要做到人人生而平等,而且要做而平等,得而平等,从而真正活的平等。

  从经商那天开始我就明白,如果只为自己富有那就不是梦,只有把自己与员工的共同富有作为追求,这个梦才有意义。

  这么多年,正是马丁·路德·金精神的激励,我才能够把这个梦想坚持下来。有很多人对我很不理解:你已经有用不完的钱,为什么还要这样辛苦?为什么要花自己的钱引领别人致富?有人犹豫了,有人退缩了,但更多的人越来越理解我、支持我。其实,当年并肩与马丁·路德·金一起抗争的就有很多白人。他们是既有利益的获益者,但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追求新的生活方式——种族平等。

  当年,为与种族歧视做斗争,马金·路德·金号召黑人拒乘公交车。一名白人司机曾劝说一位正在艰难步行的黑人老太太,搭他的车。黑人老太太坚定地予以回绝:“谢谢您。但我要走下去。因为我现在并不是为自己走,而是在为我的孩子和后代们走。”

  当坚持梦想感到辛苦的时候,我就会想到这个故事,我们这么辛苦地拼搏,不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为了民族的后代。

  2008年,马丁·路德·金的梦想得以成真,一位黑人成为美国人民的总统。在他的激励下,我坚信总有一天,自己的梦想终将实现。

  没必要担心企业未来的灭亡

  偶像:史蒂夫·乔布斯

  我跟乔布斯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从不担心去世之后产品无法延续。

  口述|雅昌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万捷

  按照现在年轻人的说法,我可以算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果粉”。

  从1993年开始,我就已经在使用苹果公司的产品。在我们公司的深圳总部,有一个长廊全部摆满了外壳已经发黄的苹果电脑,从最早的一体机AppleⅡ,到后来有透明机壳的i Mac,我收藏了苹果公司从1982年至今的绝大多数产品,有几百种。那条长廊可以算是我私人拥有的、展示苹果科技进步史的小型博物馆。

  爱苹果产品,当然爱苹果产品的灵魂人物。这么多年来,乔布斯一直是我的人生偶像。他的社会责任感、对完美的追求、对企业价值的实现等方面,对我都深有启发。

  乔布斯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也是。做什么事,我都很讲究,甚至近乎苛刻,什么都要求做到最好。

  印刷界有句话叫“无错不成书”,但我一直要求员工对错误零容忍。公司创立的头几年,只要在公司,我每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车间挑毛病。这项工作被公司称作“鸡蛋里挑骨头”工程。

  苹果公司的胜利,不只是技术的胜利,更是艺术的胜利。乔布斯既是一位企业家,也是一位艺术家。他本身是学设计的,苹果公司的产品是通过他的审美表现出来的。跟乔布斯一样,我首先也是企业家,自认热爱艺术,有些品位。比如我对服装的要求,对员工的要求,对办公家具的要求,都会有体现。

  苹果公司最伟大的地方是创新。创新不是追求新,而是追求好。但往往,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好东西,这是创新最难的地方。比如,苹果公司的时尚科技,其实只是大家看得到的外在亮点,苹果公司不只是因为这些亮点才优秀。其实,优秀的企业没有特点,因为它的每一点都是优秀的。

  我跟乔布斯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从不担心去世之后产品无法延续。企业和人一样,生是偶然,死是必然。很多企业即使延续了几百年,终有消失的一天。最近我看了一本书,叫《下一个死的是不是华为》,书中很多地方被我标注得乱糟糟的。其中一句我印象很深:不创新是被人革命,创新是革自己的命。既然横竖都是死,也就没必要担心企业未来的灭亡。

  你看,在乔布斯时代,人人都用苹果。现在呢,三星、HTC什么的也跟上来了。这就是现实,很残酷。我用苹果,但我不做苹果;我不做IT,却可以利用IT为我服务。所以,在那句话旁,我写了一句感想:“不能做那个行业。我就做现在这行业,几百年都需要,经济好坏都需要。”

  乔布斯留下的是精神,而不是产品。

  对成本管理有点抠门儿

  偶像:萨姆·沃尔顿

  “我们是代表消费者、代表顾客采购,我们的供应商知道他们应该赚多少。”

  口述|步步高商业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填

  无意中购买的一本书,让我认定了事业上的偶像兼导师。

  在我创业的第一年,也就是1995年,因缘际会,让我无意中买到了一本萨姆·沃尔顿写的自传——《富甲美国》。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开始认真了解沃尔玛、认知沃尔顿家族。

  从那本书中我了解到,沃尔玛的起步刚好是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从小杂货店到商业帝国,仅仅通过40年的努力,就做到了世界500强的第一阵营。

  看了这本书,我无数次幻想自己能有萨姆·沃尔顿一样的事业与经历。从那时起,我事业上的标杆、人生的偶像就锁定为这位沃尔玛的创始人。

  这本书不但自己看,我还把它推荐给很多同事。我希望更多的同事能够从中受到启发。

  看他的书多了,自然也会在自己的企业实践中,效仿沃尔顿的一些经验,毕竟我们走的路都是他走过的。包括在企业初创期、成长期,我碰到的一些难点,沃尔顿都碰到过。他的应对办法很有借鉴意义。

  沃尔顿最打动我的一点是他对于成本的管理。在创业初期,他对成本的管理是非常苛刻的,甚至有点儿抠门。像我刚创业时,为了控制成本,筹备人员都是搭简易床铺在工地睡觉。如果出差远,一定是太阳没出来就出发,回程赶最晚的航班、火车。沃尔顿节约成本的形式也许与我不同,但精髓没有差异。可能,所有的创业者都是这么过来的。

  做连锁超市最大的成本是采购成本。我的采购团队经常跟我说:“我们的价格压得太低了,供应商就没有利润赚了”。而沃尔顿则用一句名言回答采购团队:“我们是代表消费者、代表顾客采购,我们的供应商知道他们应该赚多少”。中国有句古话:买的没有卖的精。卖家如果赚不到钱,就不会做这笔生意。沃尔玛至今都是这种模式。

  利润分享机制是沃尔顿对我的另一个重大影响——让员工分享成果。所以我在2000年推出了股份共享机制,让公司中高层成为股东。到2008年公司上市,已经有近200位员工成为了公司股东。记得刚刚提出股份共享,一位高管跟我说:“别搞什么股份共享了,每个月多发500元钱就好了。”那时候,他们的工资大概在2000元左右。后来500元我也多发了,股份共享也搞了,还送了本《富甲美国》给他看。现在,这位高管持有的股份价值大概在一亿元上下。所以,别人的成功就像一面镜子,照的是我自己。

  甚至,先立足于中小城市这样的发展战略,我们都和早期的沃尔玛不谋而合。

  我曾去沃尔玛总部参观过。那时候我比较狂热,想学习的心情非常焦急。现在我已经不只是看沃尔玛了,每到一个城市,都会看同行的商业模式、物流体系等。

  3年前,我请了一个来自9个国家的20人外籍团队,把集团超市版块的业务全部交给他们打理。很多人觉得,这个举动存在很大风险。但是,有风险就不做了吗?这是企业进一步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当年,沃尔顿也经历过这么一个过程,把自己一手养大的企业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那个过程中,他怎么和职业经理人磨合、怎么配合,对我今天的操作具有很大借鉴价值。

  踮起脚尖可触碰的高度

  偶像:仑德民

  他用这个举动告诉自己,应该勇敢地面对那段彻骨铭心地伤痛。

  口述|富达国际投资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李少杰

  我的偶像并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精神领袖,而是可以企及的前辈榜样。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的偶像有两个。分别是我前后两位老板。

  有7年时间,我都是和我的前任老板在一起工作。从荷兰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到英国信诚保险资产管理部,再到富达基金,我和他历经了三个不同的公司。我的这位偶像是一个瑞典人,中文名叫仑德民。

  在仑德民身上,我感受最多的并不是出众的职场技能,而是人性的光辉。

  2004年,肆虐东南亚的印度洋海啸致使近30万人遇难,泰国南部的普吉是这次海啸肆虐的重点地区。那一年,正好是仑德民作为荷兰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亚太区总裁被派往亚洲的第一年。而海啸当时,仑德民带着三个孩子就在普吉。很不幸,海啸夺去了那个最小的婴儿。

  我相信,这种事对任何一个家庭都是很大的打击。按照亚洲人的处理办法,大多数人会选择离开,远离这个伤心地。但是,仑德民没有被这个不幸击倒。6个月后毅然回到了岗位工作。更让人感动的是,4年前,他在泰国领养了一个小女孩,跟他失去的孩子差不多的年龄。他是在用行动告诉自己,应该勇敢地面对那段刻骨铭心的伤痛。

  这件事绝对影响了他对“人性”的理解。最早,对待员工,他很苛刻,而那以后,他的作风更“人性”。而“人性”对于职场,是个重要概念。

  那时有一件棘手的事情摆在他的面前。所有高管同时投诉一个部门主管,说这个人没办法合作,一定要马上开除。面对投诉,仑德民不是简单地顺从民意,而是给了这个人6个月时间,让他有机会改善自己。其实,这个人对部门内的员工非常好,属下很拥戴他,要命的就是跨部门合作,根本没有人可以跟他共事。结果,6个月的时间不足以改变这名主管的做事方法,摩擦照旧,仑德民这才决定,让他离开公司。

  “人性”化管理是仑德民给我的启发,而我的现任老板——富达国际投资亚太区董事总经理陶博宏,让我感受到的则是对工作的绝对认真。

  作为一位为客户管理及提供行政管理服务资产达3007亿美元的资产管理人中的一位,陶博宏对错误的忍受度相当低。同时,他还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每一项工作都必须按照富达国际投资的高标准完成。如果遇到严重错误,他真的可以现场发火,直斥其非。

  有一次,我和同事跟陶博宏开会,会议的主要内容是讨论一份文件。在国际大公司中,有一个不好的程序,就是一个要交到老板手里的文件,事先可能会被五六个部门的同事修改。而每个部门都会根据自己部门的需要修改文件,所以这就要求整合意见的同事掌握全面情况。否则,照顾了这个部门,也许就伤害别的部门。那一次的文件,我认为还过得去,让我打分,我会给80分。但是,陶博宏仔细看过文件,当场站起来直言:以这份文件的专业程度,我认为继续讨论这个议题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没有夸张的表情和强烈的指责,但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那份对工作的高要求。

  人性也好,认真也罢,我始终觉得,他们的这些特质,是我踮起脚尖就可以触碰到的人生高度。与其追求虚无的道德标准,不如实际一些,先做好自己可以做好的事。

  • 责任编辑:张棋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