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可穿戴设备预示的未来:每个念头每个眼神都被记录

从在今年的 TED 会场和带着 Google Glass 的 Sergey Brin 擦肩而过时我就开始对 TA 朝思暮想了,当然是 Google Glass 不是 Brin。曾经慢慢崛起的人机交互现在已经到来了,当下让我们无所适从的信息过载也会迎来一个有效的解决方式。

  从在今年的 TED 会场和带着 Google Glass 的 Sergey Brin 擦肩而过时我就开始对 TA 朝思暮想了,当然是 Google Glass 不是 Brin。这是件充满个性和诱惑的产品,用它独特的未来感向传统的眼镜前辈们致敬。

  我的脑海瞬间闪过不少过去的经历。当年我第一次给乔布斯的神作 Apple IIe 接上电源时我就有过相似的肾上腺素激增的 feel,这是种只有“接触未来”才有的感觉。当我把手中 Palm Treo 换成崭新的第一代 iPhone 时也是如此。

  关于 Google Glass 的各种评论已经泛滥了。Glass 的粉丝认为这是件能带来巨大冲击的产品,而他们的反对者则宣称 Glass 注定是个失败的试验品。不管你站在那一边,这个话题都是眼下科技界的焦点。尚在测试阶段的 Google Glass 已经成为 2013 的关键产品。

  但是, 喷子和粉丝都错了

  我们已经瞥见过未来的模样,正在朝着我们而来的不是某一个产品或某一个设备,而是一波改革。Google Glass 本身不是个问题,而由其引发的讨论更不该以这个具体产品的失败或成功作为焦点。在制造设备方面 Google 走得并不顺利,Google TV 和 Nexus 1 都是煞费心血的投资,但是并没有兑现它们的承诺。Google Glass 是个例外,因为如果留心当下的挑战和问题的话,你不会发现不了一个透明的世界(A World Made of Glass,以下简称 WMG)正向着我们飞速靠近。

  生活在WMG意味着什么?

  玻璃是种透明又易碎的东西。这也正是未来世界的特性之一,一个能将个人信息无缝收集并传达给公众的未来。

  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彻底互联的世界里。把地理位置上传到手机里,check in 到各种聚餐、博物馆、电影和社交活动。是的,为了分享这些内容,我们仍免不了动动手指,但是自动分享的时代已经近在咫尺了。透明的世界里没有隐私, 正在朝我奔来的一股巨大而又浑浊的数据流,如果没有一种过滤机制来帮助我们,我们会被这股洪流吞噬。

  是什么推动了WMG,它们又有什么意义?

  FitBit,Jawbone UP 和 Nike FuelBand 让数字量化自我技术变得触手可及,互联计算已经走进日常生活。我们愿意用隐私去换健康吗?当然。下一个将要到来的是始终在线的世界,Google Glass 则是打头阵的先锋,苹果,三星,微软和其它的公司都有计划开发可穿戴设备的消息传出。Glass 是第一个,不会是最后一个。

  既然这个始终在线、可穿戴设备的时代来了,有哪些方面需要做出改进呢?简单来说,一切都需要改变。


  • 责任编辑:川夏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