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科技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三四万元卖一个关键词 宜搜被指大打法律擦边球

“洗浴休闲”、“东莞酒店”……有人几万元买来关键词,却看不到升值潜力,宜搜会议营销被质疑涉嫌欺诈 大概两个小时后,“专家”开始推销宜搜的“移动顶告”产品,称关键词“一字千金”,号召参会者投资移动搜索关键词资源。

三四万元卖一个关键词宜搜被指大打法律擦边球

  会议现场,专家刚“忽悠”完,从门口涌入大量工作人员“包围”参会者 帅鹏坤 摄

\

  宜搜关键词注册证书 帅鹏坤 摄

  “洗浴休闲”、“东莞酒店”……有人几万元买来关键词,却看不到升值潜力,宜搜会议营销被质疑涉嫌欺诈

  羊城晚报记者 帅鹏坤 实习生 李林彦 图/邝野

  房产、股票能投资,关键词也能投资?近日,羊城晚报接到多位读者报料,报料者均被号称“国内最大移动互联网搜索引擎”——“宜搜”的代理公司邀请参加“移动互联网品牌推广”高峰论坛,经过“洗脑”后以3万元或4万元一条词汇的价格,买下诸如“广东旅游”、“音响厂家”、“洗浴休闲”之类的关键词。代理商号称这些关键词有数十倍升值潜力,但客户却称至今未见赚到1分钱。

  对此,有互联网行业专家直呼宜搜是“骗子”,也有专家认为宜搜的模式是行业普遍现象,是不是欺骗难下定论。而律师认为,宜搜对自身的商业模式进行了严密的法律设计,从法律上讲不是欺诈;但由于宜搜代理商在会议和合同中对合同要件进行了规避,因此客户可以请求撤销合同。

  A 现场:关键词被称升值潜力高至百倍

  什么样的会议能让人情愿花几万块钱买词?根据读者报料,羊城晚报记者以广州某鞋业公司营销人员为名联系宜搜,参加5月中旬在广州总统大酒店举行的论坛。

  当天会议现场,墙上高悬“把生意做到手机上”等横幅,一位号称互联网“专家”的人士声明不允许拍照和录音,接着开始大讲互联网发展趋势,没过多久,“专家”就开始吹捧宜搜,称宜搜在移动互联网搜索市场中市场占有率达到第一位。

  大概两个小时后,“专家”开始推销宜搜的“移动顶告”产品,称关键词“一字千金”,号召参会者投资移动搜索关键词资源。“专家”称:“移动顶告具有唯一性,是稀缺资源。”他举例:某客户花10万买了“东莞酒店”10年的关键词使用权,现在每月收入上万,某客户买了“补肾壮阳”的关键词使用权,如今该词价值翻了十番。接着“专家”在投影仪屏幕上展示了当天要出售的“广州减肥、汽车上牌、广州特色小吃、广州鲜花速递”等6个关键词,报价或10年3万或10年4万,说工作人员会现场为大家办理业务。话音刚落,会议室门口就涌进来约40个工作人员,每个工作人员都缠住一个听众,现场一片嘈杂,不时有工作人员高喊“恭喜李先生成功抢注‘广州减肥’”“恭喜王女士成功抢注‘汽车上牌’”。记者看到,不少参会者当场就与宜搜代理商签订了合同。

  B 质疑一:报料者称被会议“洗脑”

  向羊城晚报报料的广州林先生告诉记者:“这些人是现场签合同,现场pos机刷卡,根本不给你思考的时间。当时脑子一热就买了,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与他类似,广州的刘小姐去年花4万购买“广州旅游网”一词……而在记者加入的一个宜搜“受害者”QQ群中,近60位“受害者”遍及广州、东莞、珠海、上海、杭州、宁波、南通、三亚、南宁、济南等地,买关键词的花费从2万到10万以上不等,据群主统计,群里成员购买关键词总额高达400万。

  报料者的经历均高度相似,均声称自己对移动互联网并不熟悉,在参加会议之前对宜搜这家移动互联网企业也一无所知,更未在手机上网时用过其搜索引擎,即使是参加了会议,对于其所谓“移动顶告”产品也还是云里雾里。宜搜的代理商恐怕也根本没想让参会者搞懂什么是“移动顶告”,在记者所参加的会议现场,所谓“专家”便声称:“机不可失,不懂没关系,等你懂的时候就已经错过了机会。”客户却觉得宜搜“缺德”,“打着高峰论坛的旗号,实际上却是卖关键词,还号称不需要懂,只需要买,就是骗钱。”广州一位买了关键词的李女士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C 质疑二:几万元买回关键词 却看不到升值空间

  这些看来再也平常不过的词到底有多大的升值空间?一位在互联网搜索引擎行业工作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关键词的价格,主要看两个因素,一个是搜索引擎平台本身的市场占有率,一个是关键词本身的搜索频率。”宜搜官网介绍显示,宜搜总部位于深圳,是“中国领先的中文移动搜索服务提供商”。根据其代理商提供的资料,互联网行业第三方机构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在手机搜索用户流量分布方面,宜搜甚至位于百度之上,是移动搜索领域流量最大的搜索引擎。不过,其他多家第三方机构的数据却显示,百度的流量远在宜搜之上。但艾媒咨询CEO张毅却称:“根据我们的统计数据,宜搜在流量上排第一,主要是因为宜搜主要在搜索小说、音乐、图片领域使用比较多,使用宜搜搜索新闻的用户较少。”

  这就意味着,即使宜搜的流量是第一,但在极少人使用其搜索企业信息的情况下,宜搜所承诺的无论是广告效果还是关键词升值潜力都是海市蜃楼。但宜搜对此早有规避,无论在会议现场,还是在与客户签订的合同中,宜搜均未讲明其搜索引擎的主要客户群体;与此同时,羊城晚报记者获得的一位报料者与代理商签订的关键词购买售后服务合同显示,合同并未对关键词的投资回报做出任何承诺。在从2009年至今的公开报道中,也只有质疑之声,未见任何投资宜搜关键词“发财”的案例。而对羊城晚报记者的采访提纲,宜搜也至今未作出回复。

  多位报料者的经历也印证了宜搜移动顶告产品的无效。广州的刘小姐告诉记者,根据其与宜搜代理商签订的协议,代理商为其建立了手机 网站,但点击量极小,“广州旅游网”的关键词也尚未吸引到任何广告客户。

  D 专家:只卖投资价值而无使用价值就是行骗

  事实上,宜搜的模式并非特例。羊城晚报记者同时接到的报料中,除了宜搜之外,一个号称“易查”的搜索引擎也号称在移动互联网搜索引擎领域排名数一数二;同样是用会议营销给参会者“洗脑”,同样是销售号称“具备巨大升值潜力”的关键词产品。记者同时发现,从2009年开始,就不断有媒体对宜搜等搜索引擎的商业模式提出质疑,但这种商业模式何以到今天仍然继续疯狂?行业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是会议营销方式的普遍性,更由于宜搜的合同设计得非常严密,在法律上很难找到漏洞。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互联网周刊》主编姜奇平昨日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会议本身就是一种营销工具,这种方式很正常。”广东环宇经贸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马平川也表示:“会议营销的方式比较常见,法律并不禁止这种方式。”这也就意味着,尽管众多宜搜“受害者”认为宜搜代理商的论坛是幌子,但宜搜代理商的做法却并不违法。

  而对于售卖看不到升值潜力的关键词产品,资深互联网行业评论人士洪波直指:“这种模式并不新鲜,这些搜索引擎在没有任何使用价值的情况下,强调关键词的投资价值,就是骗子。”洪波表示,在百度、搜搜等进军移动搜索之后,不少规模较小的搜索企业被削弱,面临被边缘化的命运,只能想方设法尽快圈钱。

  不过,马平川表示:“关键词可以拿来销售,从法律上讲,宜搜的‘移动顶告’实际上就是在卖服务。”姜奇平也认为,售卖关键词是搜索行业的普遍做法,谷歌、百度都有用这种模式,本身是一种合同行为,关键是看有没有强迫和欺骗行为,艾媒咨询CEO张毅也持相似的观点。同时,虽然报料者称被“洗脑”、“根本来不及看合同”,但法律上仍会认定是自愿与宜搜签署合同。通俗讲,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马平川表示:“客户与宜搜签署的是商事合同,商事合同的主体,就是投资者,对投资风险应当有比普通消费者更强的风险识别能力。看都没看,并不能作为撤销合同的理由。”

  为何众多报料者和一些专家说宜搜是“欺诈”,而律师和另一部分专家在判断宜搜行为是否构成欺诈时却慎之又慎?马平川认为,宜搜的合同显然经过严密法律设计,对可能带来的法律风险做了充分的规避。虽然看起来“固若金汤”,但马平川认为,宜搜对于自己售卖的“移动顶告”产品,无论在宣传还是在合同中,均规避了其用户群体与广告效果之间的关系,造成了对投资者的误导,从这一点来看,投资者与宜搜签署的合同属于可撤销合同,因此投资者可以向宜搜申请撤销合同。目前,已有多位客户在向宜搜申请撤销合同,对于事件的进展,本报将持续关注。

  相关链接:三四万元买个关键词,能买到什么?

  三四万元买个关键词,到底买到了什么?根据宜搜、宜搜代理商与客户签订的合同,客户从宜搜处购买的是“移动顶告服务”,所谓移动顶告是指企业购买了相应关键词后,企业信息就会出现在该关键词搜索结果顶部。也就是说,宜搜为客户提供的是广告置顶服务。

  不过,大部分客户并不是为了到宜搜上做广告,而是把宜搜所卖的关键词作为一种投资行为,这就涉及到宜搜与代理商不同的分工。根据宜搜代理商与客户签订的关键词售后服务合同,宜搜代理商为购买了关键词的客户建立网站,并帮助客户招揽客户和广告,而代理商将根据客户的广告收益进行分成。

  这意味着,宜搜仅仅负责把词卖出去,就赚到钱了。而代理商通过与宜搜的分成机制,也能分一杯羹,同时把网站建设好,就等着分享客户的运营收益。而众多对移动互联网毫无认知的客户,却要辛辛苦苦负责网站的运营和广告的招租。

  • 责任编辑:房小葵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