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移动通信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解密App刷榜的生意

最近两年,许怀哲和刘雄都在经营着一个外界看起来颇为神秘的生意App刷榜。通过刷榜,他们能使一个原本无人问津的App应用,在两三个小时内,冲到苹果App Store排行榜的前列,让客户公司所开发的App有更大几率获得苹果iPhone、iPad用户的注意,以及投资人的青睐

  最近两年,许怀哲和刘雄都在经营着一个外界看起来颇为神秘的生意App刷榜。通过刷榜,他们能使一个原本无人问津的App应用,在两三个小时内,冲到苹果App Store排行榜的前列,从而让客户公司所开发的App有更大几率获得苹果iPhone、iPad用户的注意,以及投资人的青睐。

  对那些命运系于用户数量的App开发公司而言,刷榜算得上最实惠有效的推广渠道。据刘雄透露,通过刷榜,一款应用得到一个新增用户的成本仅相当于传统推广渠道的三分之一。

  刷榜一时成为部分开发公司“搏出位”的秘诀。客户不断的刷榜公司亦从中获取着高达30%以上的利润。

  在刷榜公司看来,他们行走在苹果公司所制定的犯规线以外,所从事的是“阳光下的商业行为”。而有部分App开发人士则谴责刷榜,认为这种行为破坏公平原则,挤压了那些“刷不起榜”的应用的生存空间。

  不过这些谴责未影响许怀哲和刘雄的生意,他们的刷榜生意越做越大。许怀哲已开始和电视台接洽,着手为客户的App应用定制节目或嵌入广告。刘雄则计划着将刷榜生意做到国外去他准备去刷美国、日本、德国的榜单。

  百万App过独木桥

  对一个应用来说,在App Store榜单中的排名至关重要。无法挤进榜单的应用,大多埋没于上百万款应用中不为人知,成为没有下载量的“僵尸应用”。

  1月18日下午,北京北五环的一个写字楼里,雄文网络CEO刘雄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接受或拒绝着客户们的刷榜要求。他应下一单业务,就意味着几个小时后,某款应用在App Store中的下载量迎来一轮暴增。

  目前,雄文网络已是国内刷榜行业前三强。

  据刘雄介绍,目前国内成规模的刷榜公司大致有十家左右。这个数字得到了同样从事刷榜的解决网CEO许怀哲的认可。

  原本指挥着手下水军做网络投票以及注册QQ号生意的刘雄,在2010年发现了刷榜这个商机。在2008年,苹果公司推出了App Store。通过这个“橱窗”,由第三方开发者所开发的App应用程序得以与iPhone、iPad用户“触电”。据苹果公司发布的2013年Q1季报显示,App Store在155个国家向5亿用户提供77.5万个应用。

  “对一个应用来说,在App Store榜单中的排名至关重要。”刘雄说,iPhone 4S屏幕上,一页榜单只显示4个应用,而用户的耐心和精力则比较有限,“同一款应用,排名第5和第25时,真实的用户下载量会有5到7倍的区别。”

  那些无法挤进榜单的应用,则大多埋没于数十万款应用中不为人知,成为没有下载量的“僵尸应用”。

  “下载量和排名等数据,是开发者寻找投资时投资人最先关注的方面。”App应用“大姨吗”的创始人柴可说。

  据科技网站AppYING的分析,决定应用在榜单中排名的因素,有下载量、评论打分、当天激活率、下载转化率、账号情况等十个之多。不过,对于各个因素所占的权重,外界却难以揣摩。

  水军刷榜是传说?

  刘雄说,其刷榜是通过靠四五千名水军完成。而另一个同行则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多数是用程序自动刷榜,“人工”的说法只是对外宣称。

  经过一段时间尝试,刘雄的团队“研究透了排名的算法”,“也就是掌握了App刷榜的核心技术”。为了向“既不相信能刷到排名,又怕被下架”的客户证明,他特地上线了一款自己公司开发的应用,刷给客户看。

  据刘雄透露,其刷榜是通过靠原来做网络投票时积累下来的4000—5000名水军完成。当有任务时,刘雄公司的管理人员会通过QQ群以及后台管理系统分派任务。一声令下,散布于全国范围内的几千名拥有苹果账号的水军就会利用电脑上的iTunes(苹果公司推出的客户端、多媒体管理软件)集中下载客户的应用,“几乎不用iPhone”。

  “一般来说,冲到TOP25需要五六千个操作,冲到TOP10则需要1万多个操作。”刘雄自信,三至四个小时内,他的团队可以使一款排名靠后的应用冲到榜单的任何位置。

  据刘雄介绍,水军每完成一个应用下载,他会向其支付几毛钱的酬劳,加上投票等其他业务,一个水军一月能拿到1000元到3000元不等的收入。为了鼓励水军在线,他还设计了一套网上签到系统,对在线率高的人给予增加任务量等奖励。

  刘雄称,目前其麾下水军的在线率可保持在80%左右,如果遇到任务量特别大时,他还会找同行“串点人”。

  不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刷榜公司负责人却称,目前多数的刷榜是以虚拟方式完成,“单纯依靠大规模地组织人工刷榜是不现实的。”他说,刷榜公司会在电脑上设计一个程序,该程序会自动不断变换IP地址、无限次地去申请Apple ID并下载应用;同时,员工会盯着电脑,根据情况变化及时干预。

  该人士称,他的刷榜团队只有十几名员工,其刷榜能力却已位居同行业的前列。

  对于“有的同行会对外宣称是依靠人工刷榜”,他解释说,刷榜这行“是千万不能激怒苹果的”,而苹果“非常忌讳拿机器刷榜”,“组织水军刷榜虽说不是真实用户的行为,但毕竟还是人,而不是机器在下载”。

  刷到TOP5报价2.5万

  一家位于朝阳区的刷榜公司提供的价格表显示,刷榜分为冲榜和维护排名两种,其中冲榜方面,冲到App Store免费总榜的TOP5的价格为2.5万元。

  根据许怀哲的描述,App推广主要有刷榜、论坛推广、口碑传播、微博营销等几种方式。与后几者相比,刷榜“花钱最少、见效最快”,故而“性价比最高”。

  新京报记者以“急需做推广的开发者”的身份,向一家位于朝阳区的刷榜公司咨询了价格。这家公司提供的价格表显示,刷榜分为冲榜和维护排名两种,其中冲榜方面,冲到App Store免费总榜的TOP5的价格为2.5万元,TOP10、TOP25、TOP50、TOP100、TOP200的价格分别为1.7万元、1.1万元、0.6万元、0.36万元以及0.18万元,此外还需再支付相当于冲榜价格10%的税款。

  按照刘雄的说法,一般冲榜的时间仅需3—4个小时。此后,如果客户想要使应用继续保持排名而不至于暴跌,则需要向刷榜公司另行支付维护费。上述刷榜公司的价格表显示,TOP5、TOP10、TOP25、TOP50、TOP100维持一天的费用分为是2.8万元、1.8万元、1.3万元、0.7万元以及0.38万元。

  “真实的价格相当于市场上报价的80%。”刘雄说,刷到TOP1的价格是4万多元毕竟,多家刷榜公司都瞄着第一的“宝座”,夺魁的难度“非常大”。

  而在“五一”、“十一”、圣诞等假期,用户下载高峰期时,刘雄还会将刷榜的价格调高10%到30%。

  刷榜之前,客户需要预付全款,“如果客户要求进入TOP10,那么即使我们最后刷到第11位,我们也全款退还”刷榜2年多来,刘雄达不到客户要求而退款的情况“还没出现过”。

  按照刘雄的估计,依靠传统推广方式,App应用新增一个用户的成本“在10块钱左右”,而通过刷榜,每个新增用户的成本折合“在1元到3元之间”。

  1月25日,《商业价值》主笔夏勇峰在一个主题为“App刷榜那些事”的活动上举例称,他的一个做应用的朋友,不久前以一种传统的方式推广应用,花费60万元得到了3万个真实用户,平均每个用户的成本折合20元;另一个20多人的游戏团队,每个月花费几十万元进行刷榜,随着新增用户增多,其每个月的盈利保持在200万元左右。

  夏勇峰援引该游戏团队创始人的话说,“运用刷榜这种营销手段,公司取得了不错的收益,并且获得了可持续的发展”。

  • 责任编辑:张棋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