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科技人物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创业痛点反思:杨宁三起三落与大佬擦肩而过

作为最早拿到“入场券”的互联网创业者之一,杨宁经历了三次大起大落,却没有成为大佬。2008年底在跟周云帆卖出了空中网后,杨宁决定自己创业做“悟空搜索”,瞄准的是90后市场。

杨宁反思创业痛点

  杨宁反思创业痛点

  作为最早拿到“入场券”的互联网创业者之一,杨宁经历了三次大起大落,却没有成为大佬。多年来,没有将手中的项目和公司持续坚持下去,成为杨宁创业的痛点。

  “腾讯这座大山一定会被它自己覆灭的。”

  “两三年之内微信就会被替代,像微博一样。”

  说完这两句话,杨宁把头往沙发上一仰,架起二郎腿,眯缝着双眼,像是在等待石子投入湖面泛起的涟漪。

  如果这两句话是一般创业者所说,人们最多会说他疯了,但杨宁还有几分做判断的资本。他的人生经历像一本跌宕起伏的小说——24岁跟陈一舟、周云帆创立ChinaRen,一年后卖掉;27岁二次创业创办空中网,两年后上市成为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总裁;36岁退出第三家创业公司全职做天使投资人。他自认为对互联网的观察跟别人不一样,“所有伟大的成功背后都孕育着自我覆灭的因子。”他说。

  杨宁说话喜欢旁征博引,从西班牙超级舰队说到英国版图的凋零,从孔孟之道说到王阳明心学,听起来就像是个文艺青年,这容易让人忽略他的技术背景——他曾是搜狐早期的技术总监。他并不拒绝谈论过去,甚至笑称自己是互联网界的“活化石”,但他也回避不了这样一个“心结”——如果当初没有卖掉ChinaRen,会不会成为中国的Facebook?如果当初坚持一个方向而不是养大了就卖,是不是现在就能挤进一线大佬的阵营?

  类似这样的假设永远不会有答案。现在,杨宁认为自己做出了符合这个时代潮流的选择——第一代互联网的“套现者”,做起了“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他曾经掌握或者仍在掌握着丰富的资源,但也正在远离战场和用户,而做“天使”可以让他更接地气,并有了二次射门的可能。

  “你会跟创业者怎么概括你的故事?”

  沉思片刻,杨宁回答道:“一个关于怎么放下执念、立地成佛的故事。”

  机会与放弃

  杨宁说,他的人生好像是老天不断给予机会,一两年就给一次能赚很多钱的机会,但每一次他都选择了赚最少钱的那一部分,赚最多的那一部分总是被放弃。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坐在北京位于华贸中心的办公室。楼上就是红杉资本、IDG等大鳄,而成立不到一年的乐博资本包括他在内只有4个合伙人,资产总规模为1亿元,相比之下有些“寒酸”。杨宁并不是没有拿到过船票,1990年代末的互联网创业大潮中,他曾经跟陈一舟、周云帆一起创立ChinaRen,而那时他们谁也没意识到,这是未来互联网最好的一块资源——社交网络。

  中国互联网所有的故事,开头都充满着意气风发。在斯坦福读书时期,陈一舟对美国正如日中天的互联网非常感兴趣,于是发起了一个斯坦福中国互联网讨论会,结果来的人寥寥无几。在陈一舟滔滔不绝的“忽悠”下,杨宁、周云帆加入进来,三个人决定创立一家名叫ChinaRen的网站,这被誉为中国第一代SNS雏形。

  彼时Google刚刚成立,只有9个员工。“我们还去参观了一下他们的公司。与他们一起吃了顿饭,当时他们邀请我们说,成为Google第10个员工吧?”三人商量了一下,还是最终决定创业。“现在想想如果当时加入的话,财富可能是现在几十倍吧?”杨宁将双手一摊,没什么好后悔的,因为接下来还有几次跟财富擦肩而过。

  1999年,杨宁等三人从斯坦福回到中国,ChinaRen依靠校友录短时间内成为了国内同类产品中规模最大、数据最全、用户最多的网站,高盛很快投资了1000万美元。雅虎也曾经提出1亿美元的收购计划,但ChinaRen当时有了高盛的投资,认为上市指日可待,所以拒绝了。

  “高盛当时在中国只投了四家公司,第一个是ChinaRen,第二个阿里巴巴,第三个网易,第四个平安保险。哈哈,很惭愧我们是表现最差的。”杨宁告诉《中国企业家》,高盛在ChinaRen的项目上没有赚到钱,而在整个中国的互联网项目也没赚到钱,“甚至我也没赚到钱。”

  为什么杨宁也没赚到钱?一个根本原因是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破裂。2000年美国股灾,雅虎股票从300多美元跌到20多美元,亚马逊股价也跌了90%,整个互联网进入了寒冬。当年7月份,ChinaRen已经没钱了,高盛也拒绝了ChinaRen的再融资请求,称总部有命令,不许再追加互联网投资。后来杨宁他们就跑去找搜狐。“没办法,当时腾讯、新浪压根不理我们。”杨宁说,搜狐的张朝阳同是海归出身,对ChinaRen很感兴趣,就提出3000万美元收购。

  谈收购的时候又发生了争议。搜狐想以3000万美元现金收购,而ChinaRen方面则希望换股收购。搜狐认为,他们是14美元1股上市,而当时的股价跌到了7美元一股,如果跟ChinaRen进行换股收购,觉得亏了;杨宁等则认为,别人想要的对于自己来说肯定是不好的,所以得反着来,双方胶着了很久,最后搜狐同意了换股方案。当时杨宁还觉得赚到了便宜,谁成想收购完之后搜狐的股票7块变6块,最后变成8毛钱一股。而杨宁和周云帆在1块钱一股时把所有搜狐的股票全抛了,卖了50万美元,出来创办了空中网。

  “现在搜狐的股票是1股60美元左右。”杨宁耸了耸肩。

  杨宁说,自己的人生就是不断放弃的过程。不管是Google的邀约、雅虎的收购、搜狐的股票抑或现金收购也好,每一次,自己都跟财富擦肩而过。选择放弃的另一面是缺乏耐心。多年来,没有将手中的项目和公司持续坚持下去,也成为杨宁创业的痛点。

  “但你说我后悔吗?我不后悔。”

  • 责任编辑:豆豆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