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比特币的社会实验:只有相信逻辑才能活在未来

四川芦山县“4·20”7.0级强烈地震发生后,灾区收到了各种各样的捐赠物,其中最奇怪的是公益组织壹基金收到的230多枚比特币捐款。P2P的去中心化特性与算法本身可以确保无法通过大量制造比特币来人为操控币值。

比特币汇率变动走势

  比特币汇率变动走势

如何使用比特币

  如何使用比特币

  “很多人以为我疯了,但我的看法是,只有相信逻辑的力量,才能活在未来。”

  【《中国企业家》】四川芦山县“4·20”7.0级强烈地震发生后,灾区收到了各种各样的捐赠物,其中最奇怪的是公益组织壹基金收到的230多枚比特币捐款。

  李笑来,原新东方托福名师,号称是中国拥有比特币最多的人。比特币在过去一个多月里吸引了足够多的眼球,从3月10日到4月10日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它的汇率从1比特币兑换46美元暴涨至230美元,让投资者大呼刺激。4月11日凌晨,在比特币位于230美元高位时,李笑来警告大家:“这一轮疯涨有结束迹象……投机的见好就收,跑吧。”之后比特币一路狂泻,最低时跌至54美元,随后李笑来又不慌不忙标价60美元挂单抄底。他认为,“比特币汇率大幅波动是因为人们用几千年积累下来的货币经验对付这种年轻的货币。”比特币到底是“电子黄金”还是“疯子骗傻子”的游戏?

  口述 李笑来 采访整理 本刊记者 周恒星

  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当然也是最有价值的东西,不是子弹、不是暴力,而是思想。人类历史无数次证明了这是一条真理,今天我们讨论的比特币其实就是一种思想。

  我先来说说比特币的历史。其实比特币的出现颇具神秘色彩。2008年,有一个域名bitcoin.org被静悄悄匿名注册成功。同年10月31日,有一篇名为《比特币:P2P电子货币系统》的论文被发表在某个网站上;10天之后,开源社区sourceforge.net上出现了一个叫bitcoin的项目,这就是比特币的起源。

  这个项目的创造者究竟是谁没有人知道。开发者只留下了一个中田聪(Satoshi Nakamoto)的名字,他在搭建完比特币体系后就从互联网上彻底消失了。此后项目由两个前Google工程师维护,但即便是他们俩也声称从未见过中田聪。有人说中田聪是从未来坐着时间机器来到现在写了这个程序的。

  比特币不单单是一种电子货币,它背后是P2P思想。P2P的意思就是点对点(peer to peer),它从诞生之日起就成为一种颠覆性的技术,过去当我们要下载一个文件,必须连接到一个中心服务器。但这一过程效率很低,因为整个网络上只有一个下载服务器。但是P2P技术让客户端变成服务器,边下载边上传,这一下就出现了无数服务器,于是下载速度瞬间就提升了,当今世界上96%的流量都是P2P流量。

  比特币代表的P2P思想是更加强大的。原因是它遵循一系列的协议。人与人之间遵循协议是很难的,往往是谁嗓门大、谁手里有枪就听谁的,但机器遵循协议却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从一开始,比特币就是真正的货币——只不过大多数人并不相信而已。可大多数人的疑虑重重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并没有阻止比特币成为互联网上最有影响力的货币;而放眼将来,也无法阻止它最终成为地球上最有影响力货币之一。

  回想我第一次见到比特币时的心情只能用震惊来形容。2011年1月,比特币价格超过了1美元,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知道比特币的。大概两个星期后,我在《连线》杂志上看到了一篇详细报道,当时我就震惊了——一个被人们称作游戏币的东西,竟然比世界上最主流的货币还贵。于是我开始做功课,我把中田聪那篇论文找来看了好多遍。这时候一个比特币价值已不是1美元而是6美元了。我决定卖掉一部分美股,购买2100个比特币,毫不犹豫。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因为根据协议比特币总发行量只能是2100万个,而我居然可以拥有这个经济规模的万分之一,这实在太酷了。

  买完后就不停地涨。后来涨到25-26美元的时候,我决定开始“挖矿”。“挖矿”就是用电脑生产比特币,需要用特殊显卡支撑强大计算能力。这么贵的显卡并不好找,我几乎跑遍了全国才搜罗到了我需要的显卡。当时很多人都觉得我疯了。我后来还去见了一些风险投资人,建议他们投资建立比特币交易所,可这些见多识广的投资人也觉得我疯了。实际上还有比我更疯狂的——瑞典海盗党创始人Rickard Falkvinge。此人早在2011年就宣布将自己所有的财产都换成了比特币,这还不够,他还借了很多钱大量囤积比特币——知道地球上也有这样真正的疯子存在,让我感觉舒服多了。

  2011年6月,在朋友帮助下,我在天津和北京交界处建了一个“矿场”:一共46张显卡,装成23台机器,放在一个定制集装箱里,需要两万瓦以上供电功率……当时的耗资相当于一辆奥迪Q5的价格。资金来自于我过去三个月里从比特币上的获利。原本的计划是在2012年11月,一半比特币发行完毕之前,通过“挖矿”获得更多的比特币。

  可是,这个当时可能是亚洲最大的矿场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收益,甚至是一场灾难。因为供电不稳定,断电之后,别说远程管理了,远程启动都不可能,动不动那些显卡就闲置两周甚至更久,然后修复后两天内又挂掉。几个月后,我不得不以1/5不到的价格处理掉了那些硬件。

  实在不甘心的我,只好不断买卖——当然,更多时候是在买入,买到买不动了为止。经过很多轮买卖,又恰逢大幅度跌荡,最终我获得了通过挖矿根本不可能获得的数量。在2011年底,比特币仅占我个人资产四分之一,现在已是我现实资产的30倍。

  历史一次又一次地证明,害怕新生事物是人类的习惯。当我们的话题深入到一定阶段后,就不仅仅需要智商了,还需要勇气。其实目前关于比特币的任何信息都是公开的,因为它本身就是开源的,连每行代码都是公开的。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对它充满恐惧。由于比特币是个新生物,最广泛的说法就是比特币最适合用来洗钱,但是比特币汇率波动这么大,今天你有100万,明天就变成50万,洗钱你受得了吗?说匿名货币可以买毒品,买毒品要有地址的,卖毒品的爽了,不用承担责任,但买毒品的写假名字也收不到啊。而纸币本来就是匿名的,随意谱写钞票本来就是违法的,你兜里的钞票写名字吗?政府就是要求钞票匿名的;至于安全问题,美元安全吗?可能放地下挖不出来了,起火烧掉了,被洗衣机卷了……所以解决安全问题从来不是货币的任务。

  还有人问:“比特币真的有价值吗?”其实,一种货币是否有价值只取决于有没有人愿意使用它买卖。谁说“金本位”就是由黄金支持货币了?准确地讲,是公众相信政府用等价值的黄金在支持货币。注意,是“相信”而已——事实上,政府究竟有没有做到,谁都不知道——有人知道了也不告诉公众而已。而实际上,政府用黄金担保并不可靠,因为政府总是可以偷偷加印货币。而且所有纸币本身就是虚拟的——纸币本身没有价值,它“代表”一个价值数额。我们之所以姑且相信银行,是因为我们不得不相信。然而,比特币不一样,所有使用比特币的人自愿相信。我坚信“自愿的信任”远比“被迫的信任”更有价值。所以我相信比特币比我见过的任何纸币都更真实。最重要的是,当我反复研读中田聪的论文之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比特币最重要的革新是它是一种“通缩货币”——它只发行2100万个。通胀货币只能不断贬值,而通缩货币,只能不断增值。

  此外比特币通过P2P,用去中心化的方法解决了多重支付的问题。数字化货币不是比特币的创新,当银行存在的那一瞬间,货币就数字化了。但当银行可以转账时,就有多重支付的问题了。最明显的就是支票诈骗,无论法律多完善都预防不了,一个人可以拿着100万同时和十几家商户签合同,但是钱只能支付一次,这样一来很多人就受骗了,比特币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而现实生活中已经有大量的人愿意收取比特币作为报酬。又由于已经有很多人愿意用传统货币购买比特币,所以比特币已有相应的汇率存在,也早已有人提供买卖比特币的服务。这次芦山地震,我就组织了一次比特币捐款,一共募集了34.5461个比特币,按照募捐期间最高的汇率,167美元,并补上零头,共计33000元人民币。我没有将这笔钱交给任何组织,正在寻求一个方式,将钱直接交给某个受益方。

  比特币会不会消亡?我的看法是,很难。这东西一旦启动了,就关闭不了。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P2P网络自从启用就没有被关掉过,有些网站可能会倒掉,但是种子文件存在于那里,早晚会被下载得到。我深知P2P的威力,一切P2P网络都如此:一旦启动,就无法阻止。所以P2P是一种时代潮流,是无法更改的。历史无数次证明,个体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也将变得越来越独立。比特币最大的意义在于,这是人类史上第一次,从技术层面上彻底、纯粹地保证了“私人财产不可侵犯”。

  我想我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是因为我并没有把比特币当作钱,而是把它当作一个美丽的主意,一个伟大的社会实验,可以每天做思考,做验证,其乐无穷。我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也是一个未来主义者。我的看法是:只有相信逻辑的力量,才能活在未来。

  比特币(Bitcoin)

  是一种由开源的P2P软件产生的电子货币。比特币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它通过特定算法的大量计算产生,比特币经济使用整个P2P网络中众多节点构成的分布式数据库来确认并记录所有的交易行为。P2P的去中心化特性与算法本身可以确保无法通过大量制造比特币来人为操控币值。

  • 责任编辑:房小葵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