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探索新知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镉进入人体有三个途径 抗镉有窍门

镉是环境中普遍存在的金属元素,低浓度、静悄悄地广泛分布在岩石、沉积物和土壤之中。不用电镀镉的金属容器盛装酸性食物,不用颜色过于鲜艳的印花玻璃制品直接盛装食物和水,不要给孩子啃咬把玩过于鲜艳的玩具。

  镉是环境中普遍存在的金属元素,低浓度、静悄悄地广泛分布在岩石、沉积物和土壤之中。从1912年日本富士山地区锌冶炼公司导致周围地区的镉污染开始计算,一个世纪的时间里,这个藏在深闺的重金属镉,在工业化进程中大显身手,广泛应用于电镀、色素、制造合金、焊料、电池、半导体元件等,但是直到1954年确诊日本痛痛病患者,人类方才知道镉是人体健康的沉默杀手。

  镉进入人体后的排出速度很慢,人肾排斥镉的生物学半衰期是10至30年。慢性镉中毒潜伏期最短为2至8年,一般15至20年,因此平时我们是感觉不到的,但其对我们身体健康的潜在威胁不可小视。慢性镉中毒最主要的靶器官就是肾脏,镉还可以在人体内发挥金属雌激素作用。

  水稻镉污染归根结底是土壤被镉污染了,水稻不仅做不到出淤泥而不染,还特别能富集镉,走上我们的餐桌。矿山无序开采、土法冶炼及电镀工业对土地的污染最大。

  我们体内逐渐蓄积的镉都是对身体有害的负荷。镉进入人体有三个途径:一是经口,二是经肺,三是经皮肤。

  值得窃喜一下的是镉并不容易被消化道吸收,人每天从食物中摄入的镉只有约1%至5%被胃肠道吸收。依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一个60公斤体重的成年人,每天允许摄入镉的最大量是60微克。但镉是生命活动的杀手,健康身体里应该如初生婴儿般没有一丁点镉的,当然是越少越好。

  那些居住在电子垃圾污染区的孕妇,妊娠期在公路上散步多了,电子垃圾处理时产生的携带镉的尘埃和气溶胶颗粒,就呼吸进体内了,这种摄入方式进入体内的镉就可能直接导致流产、早产、死胎、低体重儿等。

  烟草和稻谷一样,如若不幸生长在镉污染环境中,其中也会含有镉,加工工艺是无法去除的。烟雾缭绕中一半的镉就被吸烟者自己吸进肺里了,另一半就祸害被动吸烟者了,而且呼吸系统吸收镉的本领比消化道至少强6倍。

  经皮肤吸收的量是极小的,但是经常贴身佩戴含镉的仿贵金属饰品,日积月累也是需要警惕的。

  对于消费者而言,面对媒体上沸沸扬扬的镉米杀机,怎么办呢?

  可以负责任地说,可以忧天,但不必忧米,我国的大米镉限量标准比国际标准、日本标准都严苛了一倍,如果按照国际标准算,这次广州不合格大米的绝大部分都达到出口品质。加之北京的食品安全监管极为严格,镉超标大米没有胆量到皇城根下来自投罗网。公众完全无需惊慌,如果再做到以下几点就是万无一失了:

  第一,在正规商场和超市,购买知名品牌大米,不买散装的,要买预包装的,经常变换品牌和产地,吃百家米。在商场买的品牌米就算有问题,也冤有头债有主。不建议买不知来龙去脉的散装米。

  第二,不缺钙、不差铁健康状态良好的人群,是足够从容应对镉侵袭的,正可谓正气存内,邪不压正。

  第三,不是只有大米才叫主食,面粉、玉米也不要嫌弃,借着这么个其实不需要恐慌的由头,习惯食物多样化也算一桩好事。什么都吃一点,什么都少吃一点,这样的膳食模式对营养健康和规避食品安全风险都好,何乐而不为?低端土气的猪腰牛腰羊腰子,中产的螃蟹的瘦肉,高端洋气的牡蛎,都是易富镉食物,镉含量比米高得多,因此高中低档的珍馐美味都适可而止。

  第四,戒烟,远离二手烟,有不戒烟的胆子,区区大米何足挂齿。

  第五,不用电镀镉的金属容器盛装酸性食物,不用颜色过于鲜艳的印花玻璃制品直接盛装食物和水,不要给孩子啃咬把玩过于鲜艳的玩具。

  最后,不要陷入消费主义的陷阱,电子产品淘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还有尽量买环保电池,镍镉电池都集中处理。

  • 责任编辑:豆豆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