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移动通信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各种召车软件遇冷 召车软件呼唤“包容性政策”

面对市场的需求、公众的选择,社会管理者的管理创新、制度供给必须紧紧跟上。清脆的“滴滴”呼叫,亲切的导航指引,颇受青睐的“打车神器”——各种召车软件,近日遇冷。打车如此,交通拥堵等大都市通病,又何尝不是这样?

  面对市场的需求、公众的选择,社会管理者的管理创新、制度供给必须紧紧跟上

  清脆的“滴滴”呼叫,亲切的导航指引,颇受青睐的“打车神器”——各种召车软件,近日遇冷。有的城市发出叫停禁令,或要“严厉查处”,或要“专项整治”。

  客观讲,这样的禁令可以理解。召车软件的加价打车功能,确实有缺少规范、变相议价之嫌。而且,在配套跟不上时,相关投诉争议难解决,缺乏认证也很容易导致“黑车”泛滥,甚至会带来行车安全隐患。这些,都可谓召车软件身上的“红字”。

  然而,反过头想想,召车软件之所以会流行,本身就是因为有需求。社科院发布的2012年公共服务蓝皮书显示,53.77%的人打车需要等10分钟以上。对司机而言,能提供就近客源,降低空驶,节约成本;于顾客来说,缓解了信息不对称,可以减少街头苦等。这些,则可谓召车软件的生存土壤。

  一方面是灰色的边缘地带,一方面是旺盛的市场需求。两相对比可以看到,以“禁”为主的管理,相对“简单粗暴”。这样的否定思维,既无法给乘客解决实际的出行难题,效果想必也有限。毕竟,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私下交易,绝非一纸禁令就能简单屏蔽掉的。更何况,即便有“变相议价”,加价要求也都是顾客主动发出的。

  禁用召车软件,让人想起同样曾引来禁令的拼车。有地方曾纠结于“事故责任主体”确认较难,为图方便禁了拼车,结果不仅堵住了出行新方式,也无助解决“黑车”泛滥,更难以管住公众的拼车行为。现在,禁用召车软件固然简单,但这真的是最合理的选择吗?

  在这个意义上,召车软件正可以成为一个观察社会管理创新的点。面对市场的需求、公众的选择,社会管理者的管理创新、制度供给必须紧紧跟上。不从新技术、新需求的倒逼中开展社会管理创新,不仅有惰政之嫌,更容易使得这个有着很高市场需求的新服务被迫转入“地下”,给未来增添更高的治理成本。

  换个角度看,即便无法解决僧多粥少的总量矛盾,即便尚且处于自发运作的试验阶段,在很大程度上,召车软件也能优化调动现有资源配置,更代表着“路网融合”的智能交通发展方向。如果不是简单禁止,而是为我所用,是不是能为解决打车难提供一种思路和探索呢?如若对待自发出现的一些新探索,一出问题就“喊停”,一碰禁区就“封杀”,必然难以调动公众参与的积极性,更难以对接市场自发而生的技术创新。一个包容性的政策环境,肯定会比一个封闭性的行政手段,更能激发出创新的热情和潜力。

  社会管理创新当循一定之规,但也不该削足适履。召车软件固然还存在问题、亟待规范,但更需要在现有框架内调动最佳管理手段,在问题中发现解决问题的契机和条件。打车如此,交通拥堵等大都市通病,又何尝不是这样?(周人杰)

  • 责任编辑:豆豆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