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移动通信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深圳叫停“打车神器” 政府部门称涉嫌违规

数据显示,截至5月7日,中国11家主流安卓应用商店中,打车类应用下载量超过百万,其中“摇摇招车”、“易打车”、“打车小秘”等客户端下载量均已超过10万次,用户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

  日前,深圳交通运输委员会下发“禁令”:要求出租车司机不得使用手机召车软件,并将联合执法支队进行专项整治。

  一纸禁令,让越来越受司机乘客青睐的手机召车软件,在深圳的命运岌岌可危。手机召车软件,为何遭遇“被下岗”?

  数据显示,截至5月7日,中国11家主流安卓应用商店中,打车类应用下载量超过百万,其中“摇摇招车”、“易打车”、“打车小秘”等客户端下载量均已超过10万次,用户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

  记者体验:手机软件还能正常使用,叫停尚未落实

  5月22日14时,深圳大雨刚转小,记者来到深圳市福田区某大厦楼下等候出租车。天气不好,少有空车,不少人在排队等候。

  记者用手机下载了一款“嘀嘀打车”软件,点击界面上的“现在用车”,即刻显示已将叫车信息推送给周边的38位司机。十几秒后,手机显示一位距离出发地0.4公里的夏师傅已接单。紧接着,夏师傅来电确认,5分钟左右到。

  从发送叫车信息到坐上出租车,前后时间总共不到6分钟。在乘车的20分钟内,司机手机的电召信息响了不下10次。

  记者在手机应用商店中看到,打车软件有几十种。夏师傅表示,目前深圳出租车司机主要使用“嘀嘀打车”和“好打车”等几款。虽然公司此前已通知驾驶员不得使用此类软件,已安装的必须卸载,否则解除劳动合同,但“公司不可能一一检查手机,大家也都在用”。

  开发“好打车”软件的深圳本地企业、国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李姓工作人员介绍,深圳交委虽然叫停所有叫车软件,但目前没有落实到操作层面,“实际上软件还是在使用的”。

  深圳交委回应:叫停是因软件不够成熟、影响市场秩序

  在深圳这个拥有1000多万常住人口的大城市,每天只有1万多辆出租车在运营。“打车难”、“无统一电召平台”等问题都被诟病已久。

  应运而生的召车软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出租车和乘客信息不对称、供求失衡的问题,为双方提供了便利。对司机来说,软件能提供就近的客源,减少空驶油费,节约成本;对乘客来说,少了街头苦等,打车更加方便。那么,软件为何被叫停?

  对此,深圳交委表示,手机召车软件在出租汽车行业提供应用服务,符合行业智能化发展方向,为市民提供了便利。但由于这些软件功能设置和技术运用不够成熟,给行业监管带来了问题。

  “如驾驶员注册准入缺乏认证、提供加价议价功能、操作方式存在行车安全隐患、投诉争议处理困难等,影响了出租车行业运价体系和营运秩序。”深圳交委表示。

  深圳交委认为,根据《深圳经济特区出租小汽车管理条例》,出租车运价实行政府定价,禁止经营者和驾驶员以任何方式向乘客超收租费。根据《广东省出租汽车管理办法》规定,出租车服务设施配置必须符合管理部门规定。因此,交通主管部门依法对手机 召车软件在出租车行业中的应用进行监管和规范,以维护乘客和驾驶员的合法利益。

  此外,深圳交委透露,目前客运交通管理局正在加紧研究手机软件等第三方服务机构的接入标准和管理规范,并在此基础上推动手机召车、网络召车等新兴服务方式的应用。

  召车软件公司表示:愿随时改进软件、接受监管

  针对深圳市交委的举措,北京某技术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希望与政府建立有效的沟通、合作机制。如果软件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他们愿意随时进行调整并接受监管。她表示,在深圳对软件“下禁令”引起关注后,公司正“和相关管理部门进行密切沟通,不便做出其他回应。”

  也有相关软件公司负责人分析,叫停的主要原因在于电召软件中“加价”、“司机‘发展’司机”的模式,会影响市场秩序。特别是黑车可能会因为没有准入门槛的限制而进入市场。

  “我们实际上会对注册司机进行严格的人工审核。”该负责人表示,“司机虽然可以自行免费下载软件,但是如果没有经过审核,软件接收不到乘客信息,是无法使用的。”

  夏师傅说,他在手机应用商店上下载“嘀嘀打车”后,还需要上传自己的证件信息、照片等才能使用。同样使用打车软件的出租车司机胡师傅则认为,软件中可以对司机和乘客评分,用信誉来规范彼此行为,“有三个差评,我的账号就不能再使用了。”

  至于加价,深圳市民王先生表示,出租车打表,价格透明,是规定秩序,必须执行。但如果自己真是有急事,也会考虑加价。

  还有观点认为,北京、上海出租车预约服务也需缴纳一定的费用。“与其禁止,不如制定相关标准进行管理,费用多少是可以评估的。”乘客张女士说。

  禁令背后:市场需求无法回避,统一电召平台上线无期

  据了解,2010年,深圳市交委曾提出要统一全市出租车电召平台,时隔3年,深圳统一电召平台却未按计划如期上线。这种形势下,手机召车软件服务正当其时。

  对于此次深圳交委叫停正在蓬勃发展的手机软件打车服务,广东深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徐黎明认为,这是一种变相的行政处罚行为。该行为是否合理,需要交委有充足的证据,证明打车软件已经严重影响了正常的出租车服务市场。

  上海大学社会学专家胡申生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类似的软件有其需求性,但技术的研发需建立在正规化的前提上,以免扰乱社会正常秩序。

  业内人士表示,即便存在扰乱市场的嫌疑,有关部门也不应如此武断地用行政手段来干扰市场行为。在统一电召平台不知何时上线、没有完善的电召替代方案之前,政府部门禁止使用打车软件,处理方式未免太过简单粗暴。

  不过,也有打车软件已经获批试点。国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透露,该公司于两个月前向深圳交委申请了在电动出租车上做电召试点并已获批。因此,“此次禁令对电动出租车司机并不生效。”(吕绍刚 史 维)

  • 责任编辑:豆豆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