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在线教育网站Coursera:280万学生的免费大学

目前在Coursera上有280万学生,他们遍布于196个国家,其中,中国是第四大“生源地”,仅次于美国、印度和巴西。同样一门课,跟大学课堂里的比起来,她觉得Coursera的课程更自由,可以随时暂停重新看。

  是一场先锋实验,还是一次深刻的教育变革?Coursera所引领的教育海啸已经汹涌而来。

  今年春节,在上海虹桥机场,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张峥一边等行李一边在用手机看《美国现当代诗歌》课程,这节课讲William Carlos Williams,他是美国20世纪最负盛名的几位诗人之一。视频里是满脸络腮胡子的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Al Filreis教授和几个学生,他们围坐在一张木头圆桌边,Filreis教授就诗的各个部分分别向每个学生提问,学生一一给出自己的见解。张峥的耳朵里听着课堂上这样激烈的讨论,眼前却是一圈圈转动的锃亮金属带,这让他有种奇幻感,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张峥目前在微软负责系统和网络研究领域,他笑称自己“这把年纪,已经在学术界混了不少年头”,上一次正式当一名学生还是16年前,那时他从美国伊利诺斯香槟分校获得博士学位。16年后他又正式成了一个学生,这所学校的名字叫Coursera。

  280万学生的免费大学

  张峥在2012年注册了三门课程,分别是斯坦福大学的《概率图模型》、多伦多大学新顿教授的《神经网络》,以及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美国现当代诗歌》。这些课程无一不是由美国知名学府提供。他不需要辞掉工作,不用办签证,甚至不用花一分钱,只要花几秒钟在Coursera上注册一个账号,就能随时随地上自己感兴趣的课程。

  Coursera是一个在线教育网站,它刚刚过完自己的一岁生日。最近,创始人Andrew Ng教授和Daphne Koller教授入选《时代》杂志2013年“世界最有影响力100人”。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Ezekiel Emanuel在杂志的推荐语中写道, “Coursera打破了教育的旧模式。在线教育经历了很多错误的尝试,似乎现在终于找到了正确的道路。”。

  Ezekiel Emanuel是一名生物学家,他在Coursera上开设了一门《健康政策和可负担医疗法案》课程。他说他曾收到一封来自斯里兰卡的邮件,里面是一张对他表示感谢的明信片,他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同时也很棒,“以前我从没想过我的学生会遍及这些地方”。

  目前在Coursera上有280万学生,他们遍布于196个国家,其中,中国是第四大“生源地”,仅次于美国、印度和巴西。

  Coursera的魔力在于它会让人们去自发地围绕其课程进行讨论。豆瓣有一个Coursera Learning Platform 小组,已经有6000多名成员,每天都有人发帖讨论学习问题。果壳网有一个专门的MOOC(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自习教室,Coursera是MOOC课程的三座大山之一,现在这个自习教室里已经有1.5万多名“学生”。

  这些人在上面免费学习科学、商业、经济、艺术、文学、法律等课程,这些课程由62所全世界著名高校提供,包括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杜克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等,其中也新近增加了中文课程,由香港中文大学和台湾国立大学提供。

  “这就像是一场海啸”,佐治亚理工学院的Richard DeMillo教授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它的潜力如此之大,以至于我难以想象有任何一所研究型大学不想参与其中。”

  Coursera为何让人着迷

  比尔 盖茨对此评论道,“这是将大学课程搬上互联网的一大进步,科技开始改变游戏规则,需要更多像Coursera这样的先锋。”那么,Coursera的先锋性到底体现在哪里?

  Ailsa是Coursera几百万名学生中的一员。她今年18岁,在宁波诺丁汉大学读大一,她的专业是计算机科学。每晚下课后她都会去Coursera上一节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提供的《Calculus One》课程。连续上了几周后,她在微博上感慨道:

  “我们一周3小时浑浑噩噩,老师只告诉我们记住公式就可以了,Coursera的课程里,老师把所有提到的公式都证明了!!而且老师超可爱!!这才是好的数学课啊!!”从感叹号中不难看出她的激动之情。

  同样一门课,跟大学课堂里的比起来,她觉得Coursera的课程更自由,可以随时暂停重新看。

  “大学课堂里的课,都得照顾大部分学生的感受,它的节奏不太符合我的要求” Ailsa说。其实跟普通国内高校比起来,她所在的宁波诺丁汉大学已经是小班教学了。除讲座外,一个班上也只有10来个人,但她觉得还是比不上网络课程所赋予的自由度和个性化。

  这种个性化正是网络课程的优势,使得理想中的“一对一教学”真正具备可能性。除了能随时暂停重新看外,学习时间和地点也不受限制。张峥说他只要有15分钟以上的空余时间,就会拿出随身携带的电话、平板电脑或笔记本电脑,利用这个时间来上课。课程本身也不再受45分钟限制,而是可以被分成很多个视频,学生就能根据实际需求有选择性的观看学习。

  马克 吐温曾经说过,大学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教授的笔记直接转移到学生的笔记本上,并未在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大脑中停留片刻。他批评的是授课式教学方法,它也是现在最流行、使用最广的一种。在这种教学模式中,老师站在讲台上说,学生坐在下面听,一堂课下来,学生到底学进去多少,老师一无所知。Coursera正试图用技术解决这个问题。

  比如在《Base Rate Bias》课程中,每过几分钟,视频就会暂停,有一个小问题会弹出来,如果不回答正确视频就不往下走。这样一来便能检测学生是否明白了之前老师说的内容,同时也能让学生集中注意力。

  Ailsa对此也深有体会。她说大学课堂里并没有平时作业,而Coursera上,每堂课课后都有作业。“这样就可以check自己有没有学会,” Ailsa觉得有了习题之后的效果比之前要好。

  有了作业,不仅学生可以知道自己学的怎么样,老师也能知道自己教得怎么样。比如在Andrew Ng教授的《机器学习》课程中,有几千人对于同一个问题给出了同样的错误答案,这让他不得不格外重视,并分析出现这种错误的原因,并给这几千个犯错误的学生提供有针对性的辅导。

  不过,Coursera的一门课动不动就有好几万、几十万人一起上,作业怎么批改?理工类课程还略好一点,有些固定答案的问题可以用计算机批改。特别是人文科目,作业就是写文章,得多少老师才能改得过来?Coursera的解决办法是利用人类好为人师的特点,让同学之间互相批改。

  拿张峥所上的《美国现当代诗歌》课来说,文章提交上去之后是看不到分数的,你必须先给其他4个同学的文章写评语,才能看到其他同学给你打的分数。而怎么评分,老师会给出几个判断的根据。这种批改方法能保证准确性吗?Coursera联合创始人Daphne Koller 展示了一条曲线,发现同学批改的分数跟老师批改的分数很接近。张峥也认为目前这种评分体系很公平。

  “每一次点击,每一次视频观看,每一次作业提交都是数据”,Daphne Koller 在一次TED演讲中说。她介绍,Coursera利用这些数据监测教学成果,并及时做出改进。传统的教学模式是一个黑箱子,我们并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无从得知效果。而技术有望首次打破这个黑箱子。

  Daphne Koller说,“这也是对人类学习知识过程的研究”。一旦学习过程被数字化,大数据和云计算那只无形的手就能知道学生在哪里学得不好,哪些需要加以强化,提高学习效率。不过对于这一点,张峥并不完全认同,“除非我们对人脑的认知过程有更深的了解,这种野心还过早。”

  就目前的Coursera而言,张峥认为它的做法已经非常全面。拿《神经网络》课程来说,他曾尝试过很多学习方法和学习资料,“但都没有在Coursera学习这么顺利”。

  张峥完成了这些课程的大部分测试和作业,但因为他并不关心得分,提交作业只是想要评估一下自己是否掌握了知识,由于大多测试和作业都是在最后期限之后提交的,所以各门课程都没有分。

  他这样描述这段经历:“这次成绩很差,却学得开心”。他甚至觉得,如果每年《美国现当代文学》教授的内容都不一样,他甚至不想通过,这样就可以一直上下去了。他把这种学习跟之前的学习做比较,认为之前都是为了应试,而在Coursera,“学习是一种持续的状态,自然得跟空气一样”。

  今年张峥又注册了几门课,其中《自然语言处理》课程已经上了一半,《即兴音乐》课程将于近期开始,他还跟女儿在一起学《歌曲创作》,跟儿子一起上完了《它们是如何工作的》课程。

  • 责任编辑:豆豆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