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打车软件再被叫停:出租公司博弈政府?

“深圳勒令的哥删除手机打车软件。4月下旬,有武汉出租司机反映收到禁止使用打车软件的提示,不过随后客管处、出租车公司、电召平台等相关部门均表示未发出叫停通知。有业内人士猜测,此次叫停可能与打车软件的加价功能有关,此前北京、南京、上海等地已经叫停过加价打车行为,但是并未直接叫停服务。

  “深圳勒令的哥删除手机 打车软件。”这个消息戳中了打车APP唱衰者们的兴奋点——你看,又叫停了。

  南方都市报报道,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客运交通管理局下发通知,要求已经安装手机招车软件的驾驶员必须卸载。事实上此前在北京、武汉和南京已经发生过类似事件,不过与此前的叫停加价相比,深圳此次叫停更加彻底。

  4月下旬,有武汉出租司机反映收到禁止使用打车软件的提示,不过随后客管处、出租车公司、电召平台等相关部门均表示未发出叫停通知。

  快的打车COO赵冬提到,在此次叫停事件中,尽管提到了交管局的通知,但是交管局的上级部门交通运输委并未正面表态,说明即使是他们发出的通知,态度也不是很坚决。

  赵冬表示,尽管对加价打车颇有微词,但是也不是一棒子打死的态度,只是希望在规则之下进行这个事情。此次叫停背后可能是出租车公司在推动。

  嘀嘀打车是此次叫停的直接“受害者”,不过其相关负责人对网易科技表示,目前嘀嘀在深圳仍未停止服务,叫停事件发生后嘀嘀与深圳政府部门一直在进行沟通,会根据当地情况对产品进行调整。

  该负责人提到,深圳交通运输委其实是支持打车软件的,但是一方面出租车市场常年处于封闭状态,打车软件是互联网第一次进入这个相对封闭的领域,管理者和从业者都不太了解这类产品,同时出租车行业涉及的层级比较复杂,从交管局、交通运输委、客运处、出租车公司到电召平台,关系非常复杂,此次叫停可能是某出租车公司或者联队“害怕出事儿”所采取的的单方面行为。

  有业内人士猜测,此次叫停可能与打车软件的加价功能有关,此前北京、南京、上海等地已经叫停过加价打车行为,但是并未直接叫停服务。在本月的网易科技“五道口沙龙”上,易到用车CTO汤鹏、快的打车COO赵冬、百米打车高级副总裁孙会君均表示正在与政府部门沟通,相关部门也支持打车软件,同时也在努力出台各种行业规范,要求此类软件“遵守行业规范。”

  政府部门的保守支持令叫停行为多了一些想象空间,乘客和司机对加价都有一定需求,加价也可能成为未来打车软件的盈利点之一,但是出租车公司并未能从中尝到甜头,同时业内一直有担忧出租车公司加入这个市场,同时利用垄断优势打压打车软件,出租车公司一方面与态度暧昧的交管部门进行博弈,另一方面或希望通过叫停的方式从打车软件市场分一杯羹。

  有司机对网易科技表示,加价是保证其在高峰期运营不亏损的唯一方式,在高峰期高成本的运营状态下,加价能给出租司机带来的利润非常微薄,如果取消或者要分成,可能会弃用打车软件。

  截至目前深圳交通委并未正面回应此消息,而嘀嘀打车则表示其服务在深圳仍可正常使用,并将通过沟通尽快解决该问题。(桥西)

  • 责任编辑:川夏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