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科技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佳能CEO:毫不犹豫舍弃无助公司发展的项目

上个世纪初,一位名叫吉田五郎的日本人因为受到美国商人一句“你们怎么连这样一点小小机器都不能制造”的嘲笑,下定决心要研制出属于日本的国产相机品牌。”鲜为人知的是,御手洗富士夫“重营收,更重获利”的经营哲学,是他刚到美国时,从美国税务人员身上学来的。

  每经特约记者 罗天 日本东京摄影报道

  上个世纪初,一位名叫吉田五郎的日本人因为受到美国商人一句“你们怎么连这样一点小小机器都不能制造”的嘲笑,下定决心要研制出属于日本的国产相机品牌。他的这一决定日后成就了一个全球闻名的相机品牌。

  1933年11月,吉田五郎与朋友一起在东京共同创立了“精机光学研究所”,并于次年研制出了日本第一代高级的35mm布帘式快门相机,并于1935年开始以Canon为注册商标,这就是佳能的起源。吉田五郎的公司后来被御手洗毅收购,御手洗毅便成为佳能公司第一任社长。

  如今的佳能已是全球闻名,在其发展历程中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对此,佳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御手洗富士夫先生在总部大楼的会客厅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

  危难之际 老将挂帅再出征/

  1995年8月31日对于佳能来说是个噩梦般的日子。佳能公司创始人御手洗毅的儿子、佳能公司第5任社长御手洗肇罹患肺炎骤然病逝。佳能公司紧急召开董事会,决定连续跳过6位资深的主管,任命当时59岁的副社长御手洗富士夫担任社长。原因是他领导能力强、经验充足,而且在美国的23年间把业绩从几百万美元冲到26亿美元。

  御手洗富士夫一上任,果断推行“不赚钱的部门,我们不要;反之,即使挂别人品牌销售,只要能增加获利,也值得保留”的做法。在他上任后的5年间,佳能公司不但营收增加1.4倍,平均获利更增加2.7倍。有息负债也从1991年的35.2%,大幅减少到2002年底的5%。对于他的成功,美国《商业周刊》分析认为,御手洗结合了“日式管理的品质及细腻,与美式管理关心现金流量及股东利益的作风”。

  人到七十古来稀。古稀之年应该是尽享天伦之乐的时候。然而,对于御手洗富士夫而言,现阶段要放下责任去安度晚年恐怕还只是个美好的愿望,因为他的肩上还挑着一根很重的“大梁”。

  据报道,由于受到欧债危机以及日元升值的双重打击,佳能公司2011年全年利润增长不足1%。为了能度过危机,佳能公司于2012年3月再次请出董事长御手洗富士夫担任公司社长一职,并表示要在严峻的经营环境中,力争实现2011年-2015年的增长目标。同时,还拟定了最终年销售额达到5万亿日元的目标,并致力于成为全球100强企业。对此,副社长田中稔三在2012年1月30日公布财报时表示:“虽然公司此前一直推行年轻化,但在目前的困境下最好是由老将担任。”御手洗富士夫临危受命,再次出征。

  面对困境 集中投资搞突围/

  “和第一次担任社长相比,您现在所面临的环境有何不同?”对记者的这个问题,御手洗富士夫思考片刻后回答:“1995年,我第一次担任佳能的社长。当时正好处在日本泡沫经济崩溃、日元不断升值的时期。进入2000年之后,亚洲经济尤其是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牵引了全球经济,使全球经济开始变得非常活跃。尤其是2005年到2007年3年里,全球GDP大概都保持着5%的增长速度,这意味着整体经济的发展形势都非常好。佳能正是抓住了这个机遇,使公司得到了发展壮大,并且让这种良好的势头一直保持到了2008年。”

  “但从2008年全球经融危机发生后,世界经济有了很大的改变,2010年欧洲又发生了债务危机,再一次影响了全世界经济的发展。也就是说,在我第一次任社长的2008年之前和我现在再次担任社长时,全世界的经营状况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面对目前的新困境,御手洗富士夫又将采取什么策略带领公司走出困境呢?在采访中,御手洗富士夫开诚布公地告诉记者,“今后,佳能公司将集中投资四个方面。首先是医疗设备、医疗器具的生产开发。其次是生产自动化、无人化方面的机器人开发。然后是从现有的照相机技术延生到电影的制作。最后是把我们的照相机、摄像机技术用于监控方面。”

  只有竞争 企业才能有发展/

  这是一个科技发展突飞勐进的时代。虽然佳能是一家“技术至上”的高科技企业,虽然2012年佳能获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批准的专利数全球排名第三、日本排名第一,但是作为掌门人的御手洗富士夫向记者坦言:“我经常会感到科技发展所带来的压力。”

  除了欧美企业之外,日本的一些大型企业也在转向进军医疗设备、打印机等佳能的传统优势领域。这势必会导致行业竞争的加剧。面对竞争,御手洗富士夫也在不断布局:“我认为,任何时候都存在竞争,我们也一直都面临着竞争。也只有通过竞争,才能促使我们得到发展,产品质量才会不断得到提高。要在竞争中获胜,唯一的途径是不断进行新技术和新产品的开发,并且要率先于对手进行新的开发。

  另外,御手洗富士夫还表示:“我们同时也在加强和世界各国的研究机构、大学或是具有现代技术的企业等进行合作,联合进行技术开发。在从传统的模拟技术到数字化技术转变的过程当中,我们所有的产品都是在适应这个变革。现阶段,我们的一个重点在于把已经掌握的数码技术和IT技术相结合,在通信方面、IT方面提供一些解决方案。现在,我们在这方面投入的力量比较大。比如,我们以前的数码相机拍照之后必须跟电脑连接,才能把照片传送出去。现在通过IT技术,无论你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及时向全世界传送。我们把这种传送的方式称为解决方案。”

  成功秘诀 充实自我资本/

  近年来,许多日本电子企业巨头纷纷出现业绩下滑或巨额亏损的现象。但是相对这些企业而言,佳能受到的冲击很小,依然在坚持稳步前进。

  对于自己成功的秘诀,御手洗富士夫很自豪地告诉记者:“我一贯注重充实自我资本。通过充实自我资本,可以提高公司对于经济危机、金融风险的抵抗力。我们公司的自我资金比例相当高,大概达到了70%左右。另外,我们没有外债,周转资金也非常充实。正因为此,2008年全球经融危机发生后,我们公司在资金方面基本没有受到影响。”

  “在从生产、开发、销售等公司经营的全部过程中,我们一向致力于使其合理化,建立一个能够盈利的体制。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反复进行选择和集中,即有助于公司发展的项目,我们花大力气进行集中投资。反之,则毫不犹豫地舍弃。通过这种方式,佳能形成了一个可以盈利的经营体制,充实了自我资金,提高了抵御风险的能力,我们才取得了现在的成绩。”

  鲜为人知的是,御手洗富士夫“重营收,更重获利”的经营哲学,是他刚到美国时,从美国税务人员身上学来的。1966年,他前往佳能(美国)分公司担任会计。当时,佳能(美国)的销售并不好,该年度相机才卖了300万美元,最终结算只获利6000美元。因为卖与赚完全不成比例,这引发美国税务机关怀疑其逃税。后来,美国税务机关工作人员对御手洗富士夫说:“你们把资金收一收,回日本算了。这样做的利息也比你们现在赚的多。”这番话让御手洗富士夫学到了美式经营的第一课——“有了利润,才有做生意的价值”。

  中国新未来在西部/

  谈到中国时,御手洗富士夫表示:“中国的新未来在广大的西部地区。”他分析,“回顾中国过去30多年的改革发展历程,沿海地区率先进行改革开放,吸引了很多国外的投资,包括很多的日本企业也在中国的沿海地区进行了投资。当沿海地区发展起来之后,中国未来的发展重心势必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发展趋势。”

  御手洗富士夫还向记者表达了他对中国西部地区的一个期待:“希望像成都这样的西部中心城市能够建设起连接西伯利亚铁路的国际交通运输线。当然,这是一个长期性的发展计划。虽然,目前西伯利亚的铁路已经在运输货物,但是由于天气等原因,还没有充分发挥它的作用。如果把这条铁路的作用发挥到最大的话,这对大家而言都是非常有利的事情。中国的产品运往欧洲所用的时间就会大大缩短。对于我们日本也是非常有吸引的。目前,我们的产品大多都是通过水路经苏伊士运河运往欧洲。如果这条铁路真正发挥其作用的话,我们的运货时间就会减半。到时候,无论是生产面向中国市场的产品还是生产面向欧洲市场的产品,就可以在西部地区落地,也能够更进一步带动中国西部地区的发展。”

  在谈到对成都的印象时,御手洗富士夫满是遗憾地说:“我至今都还没有去过成都,但是我非常想去成都看看。前不久,我们已经在成都建立了一个面向中国西部地区的销售公司,是个规模比较大的销售公司。所以我非常想去成都看看,同时看看这个公司。”他还表示:“我非常喜欢中国的历史,中国有很多地方我都非常感兴趣。我想的是,等到我从一线退下来之后,就去中国到处转转。我已经听过京剧、也读过《三国志》,知道成都有纪念诸葛亮的武侯祠,到时我一定要去看看。”

  • 责任编辑:房小葵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