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探索新知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珠峰科考钻取142米最长冰芯(图)

东绒布冰川垭口野外帐篷内,考察队员正在标记和包装刚刚钻取的冰芯。目前,钻取最长冰芯的珠峰冰川考察队已经完成科考任务回到拉萨。康世昌:我们的科考队总共有18名成员,分别来自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以及国内一些其他单位。

珠峰科考钻取142米最长冰芯(图)

  东绒布冰川垭口野外帐篷内,考察队员正在标记和包装刚刚钻取的冰芯

  记者5月20日从中国科学院获悉,中国科学家在海拔6500米的珠穆朗玛峰东绒布冰川垭口成功钻取了3根总长为300米的冰芯,其中一根“透底冰芯”长达142米,是目前为止在珠峰钻取的最长冰芯。

  目前,钻取最长冰芯的珠峰冰川考察队已经完成科考任务回到拉萨。

  下一步,科研人员将主要在拉萨和兰州对钻取的冰芯做进一步处理和取样,在北京、兰州的实验室对冰芯样品中的氢、氧稳定同位素、碳同位素、重金属(如汞等)以及其他化学成分和有机污染物进行检测,一些样本还将被送到国外的实验室进行研究,研究过程将持续1到2年。

  据介绍,这次珠峰冰川考察于今年4月初启动,为期一个多月。钻取冰芯的目的是什么?目前获得哪些信息?记者专访了中科院珠峰冰川考察队队长、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康世昌。

  冰芯是研究气候和环境变化的“自然档案”

  记者:这次科考活动的主要目标是什么?

  康世昌:这次科考的目的地位于喜马拉雅山北坡的绒布冰川,再具体就是东绒布冰川。主要目标就是钻取冰芯,用于研究气候和环境变化。上世纪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我国科学家在同一位置也钻取过冰芯,这次获得最新的资料,想看看最近10年的气候和环境状况在历史时期处于何种位置。同时运用新的技术手段和测试方法监测一些大气污染物的历史变化细节。

  记者:为什么要以东绒布冰川为科考目标?

  康世昌:冰川不仅是固体水资源,也是气候变化的一个监测器。青藏高原的冰川,是恒河、印度河、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长江、黄河的源头,是众多江河和内陆湖泊重要的补给来源。冰川消融,短期内会造成河流水量增加,长期来看,固体水资源减少会带来巨大影响。

  我国从1959年就开始了包括冰川在内的珠峰综合考察,不过从2002年后,就没有对冰芯进行过钻取了。而这10年来,不但全球变暖持续增强,一些地区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持续增加(如南亚)。作为气候和环境变化的自然档案馆,获取冰芯记录尤为迫切。

  东绒布冰川融化加快,有待更多监测

  记者:除了钻取到3根冰芯之外,此次考察还有哪些发现?

  康世昌:最近10年仍然是全球变暖显著的10年,珠峰地区的气候和环境变化也很明显。此前,专家分析得出,过去几十年东绒布冰川的冰塔林下限已退到5700米的位置,平均每年后退5.5米,而且冰塔林逐渐变薄变瘦。

  此次科考根据实地查看和对比认为:东绒布冰川的末端由于较厚的冰碛物覆盖,仍然在5540米左右。但是,经过冰塔林区观测和对比发现,与上世纪90年代相比,冰川边缘的一些冰塔林已经消失,有一些新的冰裂隙发育,冰川融化速度加快,表明气候的变化对珠峰地区的影响很明显。

  到底这个冰川退缩或者消融的程度怎么样?我们还需要在野外有更多的监测,来诠释它真正的变化。

  科考队员经受恶劣环境考验

  记者:在普通人眼里,前往“世界之巅”科考,充满着挑战与危险。科考队在这次科考活动中都遇到了哪些困难?

  康世昌:我们的科考队总共有18名成员,分别来自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以及国内一些其他单位。

  科考队员们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首先是恶劣的天气,其次是高原反应和冰裂隙。有一天狂风大作,冰川上能见度只有几米,两位队员迷失了方向,风雪散去才发现走的路径不对。

  在冰川上工作,最可怕的就是遇到冰裂隙。有些冰裂隙深不见底,表面上看不出来,都是一层厚厚的雪,人一旦踩上去就会掉下去,有生命危险。(记者 吴月辉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供图)

  • 责任编辑:豆豆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