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科技 > 移动通信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来势汹汹的OTT 需要“洗脑”的运营商

通信专家侯宏在3年前写了篇论文,在论文中侯宏表示规模经济已经接近天花板,运营商必须重视范围经济,“当时这种趋势已经相当明显”。所幸的是,运营商对自身弊端也有充分的认识,今年4月,王晓初赶赴杭州与马云会面,在商谈商务合作的同时,也在汲取对方的互联网经验。

  IT时报记者 钱立富 杨鑫倢 尤歆飞

  ■规模经济已近天花板

  “3G是项革命性技术,使得移动通信从语音时代进入数据时代。随着网络的完善、智能终端的成熟,用户需求趋于多元化、个性化、分散化,呈现出明显的长尾特征。”通信专家程德杰表示,这是电信市场以往从未遭遇过的情况。

  时代互联网抓住长尾

  所谓长尾理论,通俗来讲,就是众多需求量不大的业务产品共同占据的市场份额,超过了那些品种数量不多的热卖产品。3G时代来临,众多新兴业务出现,虽然单个产品的需求量不是很大,但是因为新兴业务众多,所以总体需求量无疑是庞大的。

  “但国内运营商一直习惯的是提供标准化的产品,比如短信业务,依靠用户数的增长来实现业务增长。”程德杰表示。但是随着现在市场饱和度的增加,用户增长已经大幅放缓。根据工信部的统计数据,截至2013年3月底,共有11.46亿移动通信服务用户,占全国人口的84.9%。所以程德杰认为,运营商必须要转变思维,重视长尾市场。

  通信专家侯宏在3年前写了篇论文,在论文中侯宏表示规模经济已经接近天花板,运营商必须重视范围经济,“当时这种趋势已经相当明显”。侯宏认为,规模经济的逻辑是生意规模足够大就能够分摊成本扩大盈利,范围经济的逻辑是生意种类足够多就能够分摊成本扩大盈利。尽管电信运营商擅长于提供规模化产品,但随着用户需求的转变和信息类业务种类越来越多,范围经济的逻辑将占到上风,这实际上同长尾理论异曲同工。

  双边市场彼此制衡

  “提供什么,用户就使用什么,运营商一直习惯的是这种思维”,阚凯力说道,通信市场长期以来是单边市场,从电报、电话到手机时代,都是如此。但是,现在市场情况已然发生改变,正从单边市场进入双边市场时代。

  可以说,是苹果公司推动了双边市场的形成。2008年App Store首次亮相,允许iPhone 用户在上面下载第三方应用。App Store搭建了开发者和用户紧密沟通的平台,它的出现不仅是苹果的成功,它更重要的作用是改变了整个产业链。现在国内的三家运营商,以及众多科技公司都搭建了自己的应用商店。

  这是一个双边市场,平台提供商能获得多大的收益、是否有足够的品牌影响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平台上开发者和应用的数量,反过来,开发者能获得多少收益,取决于该平台能吸引的智能手机用户数。

  这是一种彼此制衡的关系,而非之前的一方说了算的状况。“运营商要比以往更重视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因为现在双边市场形成,你不提供,会有众多的互联网创业者提供的,运营商必须摆脱过去的思维。”程德杰表示。

  *相关阅读*

  移动梦网“先驱者成先烈”

  在苹果App Store出现之前,国内电信市场也曾出现过双方市场的雏形,不过最终没有修成正果,这就是移动梦网。

  “移动梦网的前半生无疑是辉煌的,独特的运作模式吸引了众多开发者”,程德杰说道。移动梦网的出现,拯救了国内一大批传统互联网网站,帮助他们在低潮期渡过难关。

  但是,移动梦网被乔布斯打败了。虽然移动搭建了移动梦网的平台,但是进入平台的门槛较高,个人开发者、初始创业者很难介入。苹果App Store则打破了这一制约,它通过极具诱惑的分成比例、有力的版权保护措施、透明而且较低的进入门槛,来吸引众多开发者的加入。

  苹果这样做让运营商紧张,因为如此一来,运营商被消费者和开发者抛弃了,自己只沦为手机上网的管道。2009年中国移动推出MM商城,这可视为移动梦网的替代品,移动开始迎合双边市场的大势,并应对OTT的竞争。

  ■智能管道仍是王道

  早在多年前,OTT强势挑战就已经出现,不过国内运营商躲过一劫。当年Skype在国外兴起之时,欲进入中国市场但遭原信产部封杀。

  但微信无法再封杀,挑战终究无法再躲过去,运营商该如何应对OTT的挑战、去电信化又该如何实施呢?这些问题都没有明确答案,但是却不得不回答。

  改变思维最关键

  多年来所形成的习惯性思维,使得电信运营商在考虑问题时,形成了“以我为主,行业主导”的思维。在互联网平等开放的大背景下,成为电信运营商对客户需求反应迟钝,进退失据的最大原因。

  尽管目前运营商为了应对OTT竞争,已经在体制机制、产品业务上做出诸多创新尝试,但在程德杰看来,效果并不很好。“行政文化仍然非常浓厚。”梁笃国对此较有体会,“尽管已经公司化运作了,但电信运营商对于整个项目的管控,还是有不少传统的思路。譬如,他们会要求我们对各类风险都做出详细的防控说明,保留KPI考核等传统考核方式,这和整个互联网创投的思路还是有所差别的。”

  “为什么不学习互联网企业的资本运作意识呢?”一位移动人士透露,即便是中移动筹备中的互联网公司,所选用的人员,基本均为体制内人选,这让他对该公司的未来并不看好。“正是传统的电信思维——什么都要自己人做,让这些电信内部的公司始终无法孵化成功。”这位人士认为,三大运营商真该看看BAT(百度阿里腾讯)在做什么?并购,还是并购。利用大量资本运作在移动互联网端提前布局,留给电信运营商的时间不多了。

  所幸的是,运营商对自身弊端也有充分的认识,今年4月,王晓初赶赴杭州与马云会面,在商谈商务合作的同时,也在汲取对方的互联网经验。

  “连接为主”仍是真理

  迎接OTT的挑战、自己要去电信化,并不意味着运营商要全盘否定自己、完全抛弃过去。

  “连接型业务过去是、现在是,可预见的未来依然是运营商的主要收入,‘连接为主’依然是真理。”韦乐平认为。他表示,可预见的未来,管道依然是运营商的金饭碗,做大做强做精的智能管道业务是最靠谱的转型方向。

  作为韦乐平曾经的同学和多年的老友,阚凯力对此观点表示认同,“韦乐平是从技术角度而言的,我也一直认为运营商最主要就是要做好管道,把道路修好,提供更好的服务。”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在面对OTT企业时,运营商并不占据主动。侯宏认为,运营商确实不具备产业重构的资格,因此强化自身网络能力是王道,而不是先想着强制阻断OTT。先行王道再行霸道还可理解,没有王道支撑的霸道只会沦为旁门左道。

  程德杰认为,仍能强有力地掌控管道是国内运营商的幸事,随着未来电信市场进一步放开,运营商这部分资源将变得更加重要,“像谷歌在美国已经建立光纤网络,如果国内也是这样,对运营商的冲击可能会更大。”

  降低成本是战略

  运营商目前正处于微利时代,前文中已有提及,比如中国电信2012年净利润率为5.9%,而腾讯的净利润率为29%。在未来数年,微利的趋势不会改变,低成本高效运营成为必要。

  “电信业的基本思路就是垂直封闭式架构,软硬件一体化,追求高性能。”韦乐平表示,长此以往,结果是形成了一个复杂无比、刚性而昂贵的巨大网络,而且还在不断繁衍扩大,“动不得、碰不得。”

  “运营商总是强调自己提供的是电信级服务,这种高性能背后意味着高成本,也意味着浪费。其实针对普通需求,提供合理的性能就行。”程德杰表示。 他认为,电信运营商拥抱互联网,就是要实现其网络和服务的IP化,推动其网络的开放性,并最大程度降低设备成本和服务部署成本。“运营商以前采购的系统都是封闭的,华为、思科、中兴的系统彼此不能通用,成本太高。如果虚拟化程度提高,硬件可以通用,那么可以大幅降低成本。”程德杰表示,在运营商网络的IP化进程中,SDN技术值得运营商们高度关注。SDN可以实现网络虚拟化、IT化和软件化,网络设备的种类与功能将由软件决定,“简单地说,如果中兴、华为的设备都能通用,变得不再封闭,无疑会大大降低运营商的成本。”

  *时报观点*

  认清大势 顺势而为

  无论乐意还是不乐意,国内运营商都不可避免地卷入了OTT。微信事件只是个缩影,而且从工信部表态的转变来看,互联网公司占据了上风,“工信部表示,微信是否收费应由市场决定,这实际表明政府部门不管了,运营商的希望破灭,难道他会掐断微信吗,不可能的。”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表示。

  微信事件并不孤立,只不过集中反映了运营商的尴尬处境。而这种尴尬其实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即使没有微信,还会有其他移动互联网业务会对运营商造成冲击。

  风起云涌,大势已变,运营商现在所处的环境同往日已经大相径庭,认清大势,才能更好地向未来前进。

  • 责任编辑:房小葵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