拦车救狗后续:10家宠物医院告腾讯拖欠救治费

2013-05-15 11:32:27  来源:北京青年报

  京哈高速路救狗事件引出官司 10家宠物医院状告腾讯和“中小保”拖欠救治费———

  本报讯 距离2011年“4·15京哈高速拦车救狗”一事已经过去两年。如今由于拖欠50余万元治疗费,10家当时收治流浪狗的动物医院起诉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腾讯公司。海淀法院昨天表示,该院已受理了上述10案。

  昨天,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的相关负责人承认该协会因为救助当年被拦截下来的500余条流浪狗,拖欠动物医院50多万元救治费用。这名工作人员称,500多只救助狗死亡了80多只,目前在中国小动物协会救助基地生活的有200多只,当时被其他动物保护组织个人领养的有200多只。

  而此系列案的原告之一北京宠福鑫动物医院诉称,该院当时共收治了6条流浪狗,治疗费共计6.8万余元。2011年5月26日,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向该院支付了4695元,但剩余的6.4万余元至今未支付。

  宠福鑫动物医院认为,由于被救助的流浪狗有415条狗的所有权归属于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同时,腾讯公司曾向社会公开承诺,负责承担治疗费,所以该院起诉,要求两被告付清未支付的费用。

  该院院长朱宁介绍,他们提供给法院的证据包括所救治的每条狗的诊断证明、用药等明细。他说其实即便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和腾讯不做承诺,他们出于爱心,也会对这些流浪狗进行救治,“救助本身是一件好事,但是大家都应该在公开、透明、规范的环境中从事公益、慈善活动。不能让人做了好事还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新闻内存

  志愿者京哈高速拦车救狗500余只

  2011年4月15日14时,一辆开往吉林的载着500余只待屠狗的货车,被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组织拦在通州区京哈高速主路张家湾路段。志愿者发腾讯微博求助,紧急召集愿意帮忙协会并有车的各界爱心人士立刻行动进行帮助。

  两个小时后,数十位网友赶到现场,给狗喂水喂饭,实施现场救助。在志愿者及现场爱心人士、公益组织与狗贩的交涉下,最终商议由乐宠控股和上善基金出资11.5万元,从狗贩手中买下这500多只狗。

  腾讯公司副总裁孙忠怀于4月16日2时21分发微博:“腾讯公司将负责这一车狗狗的后续治疗和领养的经费。”此后,大部分狗被送至中国小动物协会救助基地暂时安置,一部分病重的狗被送至动物医院治疗。

  救狗者:拦下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参与2011年4月15日京哈高速救狗的小新(化名),是目前为数不多一直坚持照顾这批狗的志愿者之一。每隔半个月,她都会赶到位于海淀区北清路附近的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救助基地看望这200多只流浪狗,她称它们为“孩子”。

  先把它们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小新说,自“4·15京哈高速救狗”之后, 400只狗被分送到不同的宠物医院救治,两个多月之后,除了志愿者个人的零散领养,约有200只被集中送到了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救助基地生活。

  “当时,基地为它们安排了两排新房,但是这些大型狗更多时候是在笼子里度过的。”小新说,有一只叫瘤瘤的狗,胸前长了一个肉坠,志愿者以为是瘤子,检查以后才知道那是因为长期活动受限而导致的磨损溃烂,最后形成了增生。

  2012年春节那几天, 20多名志愿者排班,每天五六个人,要处理五六百个笼子里的狗屎尿。小新和其他志愿者后来集资并募捐了一笔钱,去年7月,为这些“孩子”修起了户外的栅栏。

  最困难的时候看不到那些“英雄人物”

  “在外人看来,把狗拦下来就完了,其实更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小新说救狗是第一步,但接下来要面临的是十多年的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几百只狗啊,你要为它们找地方住,管它们吃喝,为它们治病……产生的人力和花销都是一般人没法想象的,这对于目前国内任何一个救助机构来说,都是不可能轻易承担的。”

  “在救援之后的初期,我每周都会去基地一次。”小新介绍说,由于“孩子们”恢复的程度各不相同,所以开始的工作比较繁重。基地的常规工作人员只有不到十人,但整个基地面积约有十几亩,每个工人平均要管100多只狗,根本管不过来。

  “初期大约每天都能去二三十个人,一大堆,可能是刚解救成功,还有热情和新鲜感。然后过了两个多月,就剩十几个人了。”小新说,“基本上参加救助的志愿者我都认识,大家都是朋友,有些话没法说。”

  小新说在最困难的时候,很多那场救助行动的“英雄人物”再没有露面。“那次救助行动成就了很多人,但之后那些人再没有出现过一次。”小新说自己不能妄断他们是因为这些狗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当然,也许有人真的是因为忙。”

  “再要救狗,我会更理性一些”

  现在,“4·15”被救下的狗在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以及小新等志愿者的照顾下,生活的环境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善,不仅有了可以栖身的房子,还有了栅栏,再也不用忍受关在笼子里的“苦日子”。

  “如果现在有人问我,每天高速上还有那么多被困的狗,你救不救;我想我会更理性一些,救下来而无法让它们好好地生活,这比不救它们更让我难以忍受。你不能只把它们救下来,让它们只是‘活着’就完了,也要有生活质量的保证,每只狗的性格都不同,争食、护食,喜欢和谁玩,都是要考虑的问题,让它们感到快乐幸福,这才是真正的救助。”文/本报记者 孔德婧

  声音

  腾讯公司:

  “拍脑袋费用”导致无法进一步捐助

  昨天,腾讯公司相关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1年腾讯公司支付了患病流浪狗的先期救治费用50万元。但是腾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所有慈善捐款的用途都需要有预算,有明细的账目和去向。腾讯需在第一笔捐款有明确用途和明细账目之后,才能进行下笔捐款的预算和给付,但是受捐方并没有给腾讯公司进行反馈。受捐方很多时候都是“拍脑袋费用”,其不专业、不透明、无计划、无明细账目,导致腾讯公司无法进一步捐助。

  腾讯公司表示,该公司与宠物医院没有合同关系,涉案狗只来源、受捐方的救助费用数目无法核实,因此腾讯公司不应承担涉案费用。

  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

  救狗事件已超出协会控制

  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代理律师蔡春红表示,高速救狗是志愿者在情急之下的一种救助行动。从理性角度看中国小动物协会本身实际上并没有能力接收这500多只流浪狗。由于腾讯公司公开声明承担救助狗的后续治疗等费用,最终500只被救狗被安置在小动物协会救助基地。

  很多志愿者用私家车将病狗分散到多家宠物医院救治,实际上这已经超出了协会的控制。对于被救狗的救治费用,后来中国小动物协会支付的费用已经远远超过了50万元。后期由于腾讯不再继续支付费用,一些医院停止了治疗。

  蔡律师肯定治疗的事实,但是他对10家动物医院提出的共计50多万元的治疗费用表示质疑。蔡律师还认为,腾讯公司公开承诺负担500多条狗的费用是具有公益性质的捐赠,不可撤销。动物医疗机构也未与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签订服务合同,而且该协会对部分犬只的收养建立于腾讯公司的承诺基础上,故该协会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文/李罡

责任编辑: 房小葵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