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张瑞敏的信任与怀疑

2013-05-14 07:23:2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马云在卸任阿里巴巴CEO前的最后一次公开演讲中说,“以前讲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现在要讲究‘用人要疑,疑人要用’,信任是结合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用人要疑、疑人要用这四个方面。”

  马云最近的演讲,充满了对整个时代的信任,对变化中的机会的信任,对年轻人的信任,所以他说,“我是信任的,因为我们这个年龄跨不过去,说不定他(指接班人)能跨过去。”

  这都是从宏观层面讲的信任,但在微观上,要建立一个信任体系,并不容易。马云说,“我们的同事说为什么乞丐不可以贷款,只要从今天开始愿意注重信用。但是你真做贷款,背后需要大量的技术,大量的思考,大量的人力在里面去支持它。以前改变世界需要用枪火、炮火,今天改变世界是用想法加技术,技术是可以改变很多人的生活。”

  笔者想到多年前海尔CEO张瑞敏曾提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是小农经济的思想产物,是一种封建、封闭、缺乏辩证态度的看法,是导致干部放纵自己的理论温床。如果只用而不疑,企业迟早必乱;如果只疑而不用,企业人才必定越来越少。

  张瑞敏说,正确的态度是用人要疑,疑人也要用。“用人要疑”,主要是指约束和监督机制,用了的人不等于不需要监督,疑问在先,就能把可能产生的风险降到最低。疑人要用,就是在其人格、能力不确定的情况下,观察、选拔和使用他,不至于造成埋没人才和浪费人才。敢用疑人,会用疑人,才能保证企业的人才用之不竭。

  马云和张瑞敏的这些看法,在更大的范围也有适用性。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信任人,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事业才能蒸蒸日上。但同时,正如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指出的,“把权力赋予人等于引狼入室,因为欲望具有兽性,纵然最优秀者,一旦大权在握,总倾向于被欲望的激情所腐蚀。”靠人治、权治而非法治、限制监督之治,则权力很容易异化。无论是政府、企业或是大学、社会组织,只有形成公开透明、可问责、监督日常化、制度化的完整体系,才能在最大程度上,保证权力拥有者特别是“一把手”不受滥权的诱惑。建立在怀疑基础的制度,反而能结出信任之果。

责任编辑: 豆豆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