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音乐收费之困:平台盈利模式遇瓶颈

2013-05-11 08:47:41  来源:京华时报

  近一段时间网络音乐收费问题持续热议,在音乐人高晓松放言7月音乐市场将全面正版化后,国家版权局副局长阎晓宏上个月在知识产权日上也明确表态,网络音乐收费是必然。似乎网络音乐收费近在咫尺,但记者调查发现,在盈利模式没有全面明晰的情况下,音乐平台仍在推进网络音乐收费上的道路上苦苦探索,收费是趋势但不会对用户立即生效。

  □最新进展

  网络音乐收费是趋势

  收费不会立即生效

  万雄是一名互联网从业者,他在上下班的路上和晚上看书时都要用手机或者电脑听音乐,每天听歌的时间在2小时左右,音乐几乎都是从网上免费下载的。随着3月份音乐人高晓松放言今年7月网络音乐将正式收费,万雄也开始关注起这一话题。在他看来,能一直免费最好,但如果真的向用户收费,自己也会支持正版化,但希望价钱越低越好,“每月最好不超过15元”。

  关于收费之事,经记者多方了解,目前业内正在积极推动,但并不会立即生效。“甭说今年7月,明年7月份都没有可能。”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理事、鸟人艺术CEO、著名制作人周亚平这样告诉记者。其实,高晓松也在事后澄清,称之前的言论是说音乐版权将正式走向正版化,“至于收费,那是平台自己的事。”周亚平表示,目前唱片公司能达成一致方案,但与渠道方沟通方面,双方还是个博弈的过程。“每个互联网平台经营模式不同,没法很快推进,需要磨合。”

  各方都在积极推动

  事实上,自2002年网络推出音乐共享平台后,网络音乐就成为普通消费者的“免费午餐”——用户可以在互联网上免费下载、试听歌曲,而音乐版权费则是由渠道方(音乐平台)向内容方(唱片公司)支付。记者了解到,去年11月,中国音像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成立下属数字音乐发展工作组,团结了80%以上主力版权公司,开始积极推动网络音乐收费。

  4月末,文化部发布《2012中国网络音乐市场年度报告》显示,从趋势上看,今年国内网络音乐市场的企业收费盈利模式将陆续展开。该报告称,2012年10月以来,以百度、腾讯、酷我、酷狗、多米、虾米为首的数字音乐从业企业相继推出以正版付费音乐为目标的产品整合和战略布局。

  “同鸭子游水一样,表面上水很安静,但实际下面做了很多工作”,在谈到网络音乐收费难推动时,多米音乐总裁石建平向记者比喻。“这并不是某一方的原因,现在大家都还在相互了解对方,在寻找最合适的方案”。石建平说,近一年来,互联网音乐平台和唱片公司就收费的问题沟通过很多次,是进展最多的一年。

  酷我音乐数字音乐部总经理曾莺也向记者证实,关于收费,音乐平台和版权方的确有过相关探讨,但现在确实没有定论。“收费必须是大家要做一起做的,如果一家做,就会死掉。”从互联网音乐平台的角度来讲,主要会维持给用户的基础服务是免费,至于收费,会不会做,哪些方面要做,目前还没有定论。

  □行业现状

  音乐平台在苦苦挣扎

  盈利模式遭遇瓶颈

  文化部《2012中国网络音乐市场年度报告》显示,2012年我国网络音乐总体市场规模为45.4亿元(以网络音乐服务提供商——音乐平台,内容提供商——唱片公司总收入计),较2011年的27.8亿元大幅增加。尽管产值大幅增长,但是相比网络视频等其他兄弟行业,产值仍然过小,而且无线音乐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电信运营商的彩铃业务,给互联网平台的机会并不多。

  “制约我国网络音乐产业发展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好的盈利模式,音乐著作人享受不到应得的利润,音乐平台也没有好的盈利。”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助理王齐国表示,视频网站能够植入广告,广告商愿意花大钱去购买,但数字音乐行业在广告投入上,有很大的劣势。

  酷狗音乐总裁谢振宇曾引用酷狗音乐数据进行过相关计算,用户每次试听酷狗大约需要向版权方支付0.25分的版权费,即每千次的试听需要支付2.5元,再加上带宽的成本,每千次试听大约需要人民币1.6元,也就是说用户每千次试听,音乐网站需要超过4元钱的成本,但是千次试听的广告收入只有1元左右,通过广告来养活音乐网站,最终很难赚钱。

  很多平台仍在亏损

  面对着巨大的版权费压力,目前国内音乐平台在商业模式上主要还是依赖流量变现,周期长且被动。收入来源包括广告、游戏联运、线上线下演出等增值服务,高音质版本付费,以及会员收费等。但由于数字音乐广告转化率低,版权及运营成本使多数音乐平台生存艰难,要么持续处于亏损状态依赖外部投资,要么依赖增值服务营收平衡。

  以多米音乐为例,石建平向记者坦言,2010年上线的多米目前仍然还未实现盈利,只是通过委托开发和客户端上“非常偶尔”的广告有些“小收入”。石建平指出,“目前还是投入阶段,重点还是提高用户体验。”

  而像酷我、酷狗等已经“打拼”多年的音乐平台,虽然很早就走上了商业化模式,但目前并未实现太大收益。去年年底,酷我音乐CEO雷鸣曾公开表示,酷我正处于盈亏平衡阶段。

  “现在音乐平台也非常苦,每年支出的服务器带宽千万级别,版权费用也是千万级别,即使每年广告收入达1亿元,也都支出掉了。”酷狗音乐副总裁伍巧思向记者抱怨。

  努力探索盈利之道

  有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虽然未明确披露盈利状况,但目前QQ音乐应该是业内唯一一家盈利的数字音乐平台,其收入主要依靠B2B的广告收入以及B2C的增值服务。

  据了解,2007年,QQ音乐就将音乐VIP升级为QQ音乐绿钻贵族,会员定价为10元/月。据易观国际2012年中国移动音乐行业年度报告,目前QQ音乐绿钻用户已达600万。

  针对目前数字音乐平台发展的现状,石建平指出,平台们自身都在努力寻找新的盈利模式,在保障基础用户的权益上不断尝试。今年3月,多米和中国联通联合推出了沃·多米“包流量畅听”业务,资费为8元/月,旨在为用户节省流量,提升听歌体验。酷我音乐方面也向记者独家透露,将在五月上线无损、高品质音乐频道,频道运营初期将采用免费的模式,而未来将成为商业化的新方向。

责任编辑: 豆豆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