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柏林:科技创业者和投资者的新乐土

2013-05-01 07:23:12  来源:腾讯科技

德国柏林:科技创业者和投资者的新乐土

  据国外媒体报道,《纽约时报》日前发表文章称,德国首都柏林日益受到科技创业者和投资者的青睐,成为新的科技创业公司聚集区。柏林有自己的优势,包括创业成本较低,政府支持力度大等,但也面临着自己的问题,它不像硅谷那么开放,创新的商业理念也比较少。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在柏林的罗森萨雷·普拉兹(Rosenthaler Platz)地铁站附近,处处透露着这座城市的高科技未来景象。

  古老的酿酒厂和马厩已经变成公共办公室,里面放置着色彩鲜艳的宜家家具。时尚的咖啡馆里坐着很多20多岁和30多岁的年轻程序员,操作着全新的笔记本电脑。尽管这座城市的失业率仍然居高不下,但古朴的服装店销售着Dr. Martens牌黑漆皮靴子,售价约为180欧元(约合235美元),吸引来自欧洲各地、操着熟练英语的技术移民们购买。

  “我感觉一下子就被柏林吸引住了,”从瑞典一所大学里辍学的亨里克·伯格伦(Henrik Berggren)这样说。他于2011年来到柏林,在自己的电子书创业公司ReadMill工作。“很显然,这就是我想要呆的地方。”

  发展速度快

  在柏林墙倒塌20多年后,德国首都已经从冷战遗产转型为发展最快的创业社区之一。近年来,在地下音乐演出、前沿艺术馆、时尚酒吧和低廉房租的吸引下,大量工程师和设计师们涌入柏林。

  在抵达柏林泰格尔(Tegel)机场几个小时之后,33岁的计算机程序员伯格伦就在这座城市最新潮的一个街区找到一处公寓,与两位20多岁的德国年轻人合租,每月仅需支付300欧元(约合390美元)房租。几天之后,他又为自己的四人团队找到了一处廉价的办公区,这是与其他创业公司分享的一个办公场所。

  随着新一轮创业家的涌入,柏林,这个过去被看作与法兰克福和汉堡等德国主要商业中心差距甚远的城市,正在提升自己在德国经济结构中的地位。

  今年3月份,德国总理默克尔造访了几家柏林当地的科技企业,表达一种支持态度。这座城市的政客们也通过快速追踪科技行业和其他员工的签证申请,简化国际工作者的签证过程。

  “整个景象非常年轻,”SoundCloud联合创始人阿莱克斯·利昂(Alex Ljung)表示。SoundCloud是一个音乐网站,得到了美国风投公司KPCB等支持。“柏林尚未证明自己。这就像是一个处于创业过程中的公司。”利昂说。

  仍落后于硅谷

  以硅谷的标准来看,柏林仍然是落后者。

  企业家们认为,高质量的程序员和工程师很难找到,缺乏风投公司提供的早期资金,尤其是欧洲风投公司的资金,阻碍了公司的发展。在互联网泡沫破裂中受伤之后,德国风投资本家基本上全部避免进行大笔投资,他们更倾向于用200万美元以下的资金对发展早期的公司提供支持。

  这座城市还需要摆脱复制美国商业模式,而非发展创新理念的名声。

  萨姆沃(Samwer)兄弟创办的柏林创业孵化器Rocket Internet已经完成了一系列成功的交易,它将德国版eBay和Groupon出售给了更加有名的竞争对手。这三兄弟,亚历山大·萨姆沃(Alexander Samwer)、奥利弗·萨姆沃(Oliver Samwer)和马克·萨姆沃(Marc Samwer),利用这些收益投资了多家公司,例如Facebook和Zygna。他们最大的项目之一,在线零售商Zappos的德国版竞争对手,估值高达37亿美元。

  “过去柏林的创业公司主要是山寨公司,”风投公司Benchmark Capital的合伙人马特·科勒(Matt Cohler)表示,“这是过去的主要情况。”科勒曾是LinkedIn和Facebook最早的员工之一,他也投资了柏林的一家创业公司。

  成功先例少

  更重要的是,过去少有成功的退出(包括出售给大公司或成功上市)先例,这影响了柏林在全球创业领域的地位。在这些退出交易当中,几乎没有一笔交易额度超过10亿美元。

  2010年,Groupon以大约2.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欧洲团购网站CityDeal,谷歌则收购了柏林的另外一家团购网站DailyDeal,有报道称谷歌的收购价高达2亿美元。今年早些时候,谷歌又把这家公司售还给公司创始人。

  “很多基金的成立时间选择错误。”柏林的天使投资人克里斯托弗·麦雷(Christophe Maire)表示。他还有一个绰号叫“指挥家”(Conductor),因为他曾为柏林的很多新一代年轻创业者提供了指导和投资。他说:“这实际上是不愿支持创新。”

  但是随着本地创业公司吸引了国际关注,以及国际风投的支持,企业家和投资者也越来越重视柏林。尽管自金融危机以来欧洲其他地区的风险投资停滞不前,但柏林却在去年吸引了1.73亿欧元(约合2.26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比2009年增长164%。

  大型科技公司也表现出了自己的兴趣。本月早些时候,日本科技巨头松下收购了柏林本地的音频流媒体服务商Aupeo,收购金额未透露。谷歌也投资了一家当地的创业公司Factory,而这座公司正是建在过去柏林墙所处的一处地方。

  “有一些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只是在等待,”当地风投公司Early Bird的合伙人蔡兰·奥莱利(Ciaran O’Leary)表示,“有些大交易即将进行,这只是时间问题。”

  本地限制严

  伊哈德·麦迪奇(Ijad Madisch)深知在德国创办科技公司的限制。

  麦迪奇是哈佛学大学医学博士生,同时也是微生物学博士,他还曾学习过计算机科学。然而,当他开始在社交网站Research Gate工作时,却遇到了一些限制。Research Gate是一个允许科学家分享自己工作并在某些项目上进行协作的社交网站。

  2008年,麦迪奇从美国返回汉诺威,这里距离他的家人很近。麦迪奇希望从事一项兼职工作,进而打造自己的创业公司,但他的大学老师却要求他放弃自己钟爱的计划。第二天,32岁的麦迪奇辞职,不久后就前往哈佛大学。一位过去的导师很高兴让他减少工作时间,同时追求自己的创业理念。

  在通过美国西海岸的投资者完成早期融资之后,麦迪奇于2011年将Research Gate从波士顿迁到柏林,并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将员工规模扩大了10倍,达到120名员工。目前,该网站连接着世界各地260万名科学家,麦迪奇计划通过出售学术会议和招聘广告而盈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过去曾警告他放弃自己计划的导师,现在却成为该网站最活跃的用户之一。

  麦迪奇表示:“我不得不离开德国,这样才能再次返回德国。”Research Gate的三楼办公楼位于柏林中心,有一个很大的游戏室和睡眠仓,以保持程序员们精力充沛。他说:“德国风投资本家更早想到了这个理念,但是他们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创业成本低

  对于企业家而言,柏林提供了基础设施,没有北加州、纽约或伦敦那样的昂贵人工费。商用房的租金只相当于伦敦的一半,这使得企业家可以压缩自己的创业成本。

  EyeEm是一款类似于Instagram的移动图片应用。三年前,EyeEm的创始人们在柏林一个特别的地区租用了一间艺术馆,启动了全球在线摄影竞赛。艺术馆的陈列室里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2000多张图片,这也成为他们的商业理念的基础。

  不久之后,EyeEm又在另外一个地方举行了相同的展览,但是成本迅速上升,因为创始人不得不为租用一家新潮的艺术馆而付出高昂的租金,并且需要提交多次申请,才能获得授权许可,另外还需要给服务人员和安全警卫提供高昂的薪金。

  “柏林便宜的租金可以为你节省时间,而时间就是一切。”EyeEm联合创始人洛伦兹·阿科夫(Lorenz Aschoff)表示,“如果我们最初的艺术馆不是免费租得,那么这个理念可能会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随着柏林的创业公司越来越成熟,企业家和投资者都希望这个城市的某一家创业公司能够将关注转化为现金。现在Wooga获得了很大的关注,这是一家成立于2009年的网络游戏创业公司,与Zynga争夺手机 和社交网站用户。

  在装饰得五颜六色的办公区里,来自世界上35个国家的250名Wooga员工正在忙碌地为下一款网络游戏做准备。在通过欧洲和美国风投公司获得投资之后,Wooga联合创始人兼CEO詹斯·贝格曼(Jens Begemann)表示,投资者渐渐开始重新考虑未经检验的理念。这家公司正努力提升自己的手机游戏,以摆脱对Facebook等网站的依赖。

  现年36岁的贝格曼在该公司的五层办公楼里说:“游戏就是要把优秀工程师与创新氛围结合起来。Wooga在柏林之外的任何一座城市都无法生存下去。” [责任编辑:honestsun]

责任编辑: 李硕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