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力避步北电后尘 急迫进行自我变革

2013-04-25 14:59:19  来源:IT商业新闻网

  【IT商业新闻网讯】(记者 左川)不久前,《巴伦周刊》援引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凯·科斯谢尔特(Kai Korschelt)的话说,阿尔卡特朗讯(阿朗)这艘船已经开始在正确的航道上航行了。他认为,阿朗拥有成功扭转局面的关键因素:一个有着成功削减成本记录的新任CEO,一个极为乐观2013-2014年营收和利润增长变化,还有相当成熟的产品组合。

  对于今年2月时,阿朗任命前沃达丰欧洲CEO米歇尔·康贝斯(Michael Combes)为新CEO的举动,科斯谢尔特也表示认同,认为这会是阿朗满足以上目标的关键因素。据记者了解,阿朗方面也给自己施加了压力:到2015年时,营收要达到150亿欧元,毛利润增长35-37%。

\

  从以上这些信息来看,阿朗正在急迫地实行自我变革。这也与其目前的境况有直接关系。近年来,全球整体经济形势的低迷使电信设备商们近两年来集体遭遇 “寒冬”,但在全球前五大电信设备商排行榜上,尤以阿朗的境遇最为尴尬。阿朗自2006年成立以来,曾跃居全球第二大通信设备商宝座。但其后业绩却持续下滑,在2012年,阿朗销售额下降5.7%至144.5亿欧元,净亏损13.7亿欧元,全年消耗现金6.79亿欧元。这一财务数据,让长期受困于业绩压力的阿朗陷入了更深的困境中。

  连续多个季度以来,亏损、裁员对阿朗来说已成为“家常便饭”,其股价也一度被分析师评为“垃级股”。诺西CEO苏立曾说:“我坚信全球只有三家长期盈利的电信设备商可以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生存下来。”如果阿朗不变,其就会被业界淘汰。

  阿朗也一直在尝试。过去几年里,其剥离了数十个产品线,将业务集中在无线、IP、光网络等几个核心领域。与此同时,阿朗曾多次采取裁减员工、出售资产等手段削减成本。就在2012年7月,阿朗宣布再次削减7.5亿欧元的成本,退出不盈利的市场、取消部分合同。然而,“收缩战线”并没有让阿朗走出阴影,CEO韦华恩使得阿朗的前景更加不明朗。阿朗如何继续,会不会像当年的北电一样?没有人给出确切的答案。

  这也与互联网的大举侵入有直接联系。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早已开始了对传统电信业的蚕食,这让电信运营商普遍患了收入减少、用户流失、增量不增收和盈利下降的痼疾。有研究报告显示,全球94%的运营商正在经历收入流失,一半运营商收入流失已"非常明显"。而阿朗等电信设备商,也正由于受到了运营商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影响,致使遭遇了所谓的"天花板效应"。业内认为,这才是电信设备商盈利集体下滑的根本原因。

  四川通信设计院副总工程师程德杰博士曾在接受IT商业新闻网采访时认为,仅仅依靠通信设备销售,显然不足以支持阿朗的业务发展战略。"我们对比爱立信的转型可以看出,在通信设备制造企业未来的增长战略,将不只是寄托在设备销售上,而需要拓展通信服务如代维、运营外包等相关的业务领域"。

  IT商业新闻网记者试图与阿朗方面取得联系,但未获成功。

  随着互联网取得巨大成功,基于强终端,弱中心的互联网模式也对基于弱终端,强中心的传统电信网模式带来了挑战。随着电信业务多样化,高速化发展,传统的基于集中式的电信网控制和管理模式已经不能适应高度复杂的电信业务要求。相反,通过增强终端智能,弱化中心路由设备的功能,将网络功能进一步分散到全网各个终端的互联网模式,更能适应复杂电信业务的要求。很多例子均已证明,传统电信设备制造商必须完成从传统电信网模式到互联网模式的转换,才能适应当前电信业务发展的要求。

  阿朗已经开始为向互联网相关业务倾斜做准备。其看中了市场规模目前已达到40亿美元的核心路由器(构建高速互联网的重要设备)业务,该业务由阿朗互联网事业部负责运营,该部门已成为阿朗近年来盈利状况最好的部门。去年5月,阿朗已推出了互联网核心路由器7950 XRS产品系列。不过,阿朗想在这一领域立足并不容易。其需要应对来自思科、Juniper和华为的威胁。这三家公司在核心路由器市场的收入高达96%。

  另外,兴业证券通信行业分析师李明杰也曾告诉IT商业新闻网记者,阿朗在国内并未真正合并,其实是有两套人马,分别是上海贝尔和青岛朗讯。上海贝尔50%的股权属于当地国资委,整合起来十分繁琐,估计会在长时间内维持现况,但未整合又牵涉内部执行易遇阻碍等实际问题。这也影响了阿朗在国内的决策和竞争。

责任编辑: 房小葵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