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时代 云存储靠不靠谱?

2013-04-16 11:30:31  来源:科技日报

\

\

  新视野

  在数字化时代,你的文件和记忆或将不再真正属于你,它们属于云。

  一朝上传,不曾拥有

  凯尔·古德温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有一天,他决定成立一家公司,在美国俄亥俄州拍摄当地的体育赛事。有那么一段时间,他的生意还是不错的,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他大为光火。

  为了保存自己拍下的这些珍贵影像,古德温把它们放在了云这个当下最流行的存储设施中。悲剧的是,2012年1月19日,所有这些资产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像他一样把所有东西都放在那里的人据说超过了1.5亿。他想要回这些身家性命般的视频资料,但他的请求被无情地拒绝了。于是,他决定上法院讨个说法。

  古德温的经历提出了一个深层次的问题,这也是我们当今在如何使用技术方面的核心问题。美国电子前沿基金会的著名律师科尔尼·麦克谢瑞给古德温提供了法律援助,他说,这件事事关互联网用户以及互联网使用的未来。为什么呢?古德温的视频录像是数字化的,并存储在“云”端的计算机服务器上。美国政府没收了他的材料,并声称他已丧失了所上载数字财产的拥有权。

  云中生活,你准备好了吗?

  由此产生的影响是利害攸关的,因为现在几乎每个人都在网上以某种方式使用云计算,无论是网络邮件、社交媒体还是阅读电子书。远在千里之外的服务器上存有我们喜欢的音乐、照片回忆和重要的通信内容。我们正在走向一个云中数字生活的时代,但这些发展都在以令人惊讶的方式时刻准备着改变我们对数字财产所有权的基本假设。

  几十年前,计算机用户通常会和其他人共用一台机器(主机),从本地终端访问办公网络或校园网络。由于CPU(中央处理器)的时间和存储空间非常昂贵,因此资源被汇集起来。低价个人电脑的到来终结了这一切。

  现在,钟摆又回来了。不同的是,这些共享的计算机资源处于像亚马逊、谷歌或微软等公司拥有的庞大数据中心里。然而,云创造者们所开的最大玩笑是要让世界确信它并不存在。在韦克菲尔德研究中心最近的一项调查研究中,有一半的被调查者说他们不使用云计算,但实际上95%的参与者都在使用。

  云计算的影响力遍及我们的数字生活。光亚马逊就拥有遍及全球的45万个服务器,为成千上万的网站和企业提供存储和其他服务,这些客户都认为这要比投资自己的服务器更加经济和便利。根据一项2012年的研究,每天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互联网用户会访问一个依赖于亚马逊服务器的网站。

  云也搭建起了我们个人活动的基础,允许我们从任何设备便利地访问在线服务和数字财产。这里包括我们在社会媒体网站上发布的照片、视频,以及存储在电子邮件服务商那里的通信和附件。我们也在越来越多地使用谷歌Driver、微软SkyDrive和苹果iCloud提供的数字文件存储箱。

  到2020年,云计算将运行所有的数字生活,这已被广泛认为是大势所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手中的许多电子设备将成为无言的、空洞的物件,其唯一要做的就是访问互联网,所有的计算和存储都在另一端进行处理。

  这个愿景让很多人感到不安。计算先驱和活动家理查德·斯托曼甚至将云计算称为“草率计算”,这句话或多或少道出了许多人的心声。

  云资产,我到底有木有

  将个人财产存储在亚马逊、谷歌和微软等第三方提供的服务器上,就像是把你所有的家产倒在了别人的仓库里。这里的难题是:云存储服务协议已成为标准条款,而这对于由砖和水泥组成的仓库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如果你已创建并上传了照片、视频或文字,虽然你在技术上还保留着版权,但现实的情况是,同意本服务条款(说实话,你可能根本就没阅读)通常意味着你已放弃了许多你理所当然认为拥有的权利。例如,网上很流行的照片共享应用程序Instagram,在被脸谱收购后,最近就改变了它的条款,授权自己可使用用户上传的照片用于广告营销。

  此外,基于云计算的服务有时会故意删除文件。服务商的算法会抓取邮件中被认为是非法或色情的文本,他们可扔掉你的东西,还不用受罚。相反,如果你想删除你的文件,你却无法得到保证,服务商会真正从其云服务器上删除文件。麦克谢瑞说:“无论何时,你只要将你的财产交给第三方,就会存在风险,但人们甚至都没有意识到风险是什么,他们这样做只是贪图方便而已。”

  这些问题就是古德温要打的官司的核心。像数以百万计的人一样,他把文件存储在一家称为Megaupload的数字网盘公司。对其合法用户来说,不幸的是,Megaupload因其作为盗版电影、游戏和软件的大本营而声名大噪。因此,最终落下个被美国联邦调查局强制下线的结局。

  古德温转向法院提起诉讼以要回他的影像资料。目前法院尚未裁定,但美国政府的回应是,古德温已丧失了他在云端的财产权。

  英国伦敦大学从事云计算法律研究的克里斯·里德认为,虽然美国政府的辩护可能听起来有些可笑,但这是基于相当坚实的法律基础上的。目前的问题在于,我们对财产权的理解是基于实物之上的。但是,所有的这些数字信息都不具备可以指向的存在实体。

  毕竟,一个数字文件是作为一种物质状态(即各种各样的磁态)存在的,而不是物质本身(磁盘)。如果云服务提供商给你实际的产权,那么在你存储信息的服务商磁盘上就会拥有成千上万的业主。

  在任何情况下,你的云财产很少会只存在于一个位置。比方说,如果你把资料上传到数字存储箱Dropbox(使用亚马逊服务器),它会经由你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以多种路由到达亚马逊的一个数据中心,这种数据中心大都分布在北美地区。一旦到达,你的文件将被复制到多个服务器,有时甚至被分裂成片,以平衡负载并保持客户的数据流。你根本就没有办法知道它的最终所在。

  更重要的是,如果你的文件被其他人上传,如一张音乐专辑的数字拷贝,Dropbox只会将你链接到现有文件,而不是浪费网络带宽和空间再次上传一份一模一样的东西。其他人上传的这些文件,现在归你所有吗?当然不是。要厘清你在云中的财产权确实是一件混乱不堪的事情。

  技术解决,还是改变观念

  我们关于财产的直观概念与技术造就的现实之间就此发生了紧张的关系。我们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有人提议重新调整云的基本架构,以使其更接近传统的财产观念。电子前沿基金会前董事会主席布拉德·邓普顿认为,我们在保持云计算的同时,还要保持对个人计算的部分控制权。两者之间应能找到一个愉悦的中间地带。

  邓普顿主张将这一想法称作“数据保险箱模式”。例如,在脸谱上发布的一张照片,将被存放在你具有一定控制权的网络服务器上,这可能是一台在你家中的小型服务器,亦或是一台与你家共用的邻居家的服务器。总体思路是,不用再去争辩自己是否合法拥有照片,因为它会存储在类似于一个租来的公寓这样的地方,或是一个安全的保险箱,而不是脸谱的第三方服务器。脸谱页面上的图像,在任何时候都是由你本地的存储器提供。

  邓普顿认为,这样的设施可作为ISP的一部分得以提供。目前已有项目可提供这种允许个体运行数据保险箱的易用软件,如Diaspora和FreedomBox。Diaspora社区成员甚至开拓了自己的社交网络,一个自力更生的迷你版脸谱。其不足之处是,除非与ISP或脸谱之类的网站签约,否则邓普顿所期望的那种平衡是很难实现的。

  那是否还有其他选择?也许吧,但绝不是重新设计云,新选择必将使我们更易探索和了解其运作。

  英国剑桥微软研究院的哈珀认为,为了更好地处理这些问题,重要的是要了解人们在使用云的经历中感觉到底失去了什么。为此,他和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维尔·奥多姆正在从社会学角度研究人们对待云所有权的态度。

  一位受访者曾告诉他们,上载至网站的照片集是他最重要的财产之一,“但同时我又不知道如何拥有它们,好像只是一种幻象,这是一种始终萦绕在我脑海里的很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似乎会延续好几代人。在一项类似的研究中,微软研究院的蒂姆·里根采访了一群青少年,了解他们对使用脸谱的感受。虽然这些孩子最初对在线张贴个人照片满不在乎,但之后他们产生了“这些东西到底在哪里、又是属于谁”等疑问并感到不安,这种不安情绪甚至大到令人惊恐,以至人们都不愿去面对它。

  那么有什么好办法避免这种不安呢?哈珀认为,设计一个计算机界面,给人们提供一种在云中的“地理”感觉,应会有所帮助,这样我们在翻箱倒柜地寻找那些数字物品时就有了方向。“人们总是喜欢这样的感觉,那就是他们还知道自己的东西在哪”。

  去年推出的应用程序“发现”(Found)或是一个开始。该程序允许你查看和搜索你在网上的所有东西,无论是Gmail,还是Dropbox及其他类似的服务,这样你就能知道你在云中的“股份”确实还在。

  最终,我们可能需要从根本上重新设计我们用以探索数字世界的视觉显示设备。幸运的是已有一个先例。在窗口和图标等界面占领桌面电脑前,一般的电脑用户是无法直观感受其硬盘驱动器上的所有数字文件的。原则上,设计人员可为云计算如法炮制。

  在这种假设的云接口到达之前,很多人都在预测未来几年会发生云“灾难”,如大规模和大范围的云数据丢失。里德认为,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选择:要么重新备份一份云资产,要么放弃部分所有权观念。我们正处于一个一切都在变化中的动荡时期。云资产的法律和社会问题要得以解决,起码还需要20年的时间。

责任编辑: 房小葵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