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与屌丝:淘二手货的两个面孔

2013-04-15 13:35:23  来源:天下网商

  有人买二手货是为了生活所需,有人则专淘二手奢侈品。

  文/王烨

奢侈与屌丝:淘二手货的两个面孔

  在所有的古着店里,除了体验旧日生活气息,你还能看到代表过去时代的审美。

  在东京涉谷街头,晚上9点以后,109百货大厦已经闭店,表参道HILLS、东方市场等大型商店门口,最后一批客人也鱼贯而出,涌到街道上来。

  在这些大型商店身旁的窄巷里,一家二手奢侈品店亮着三层的灯,通宵营业。临近晚上11点了,营业员们还在店里穿梭,用钥匙打开玻璃橱柜,拿出一只 只 Miu Miu的钱包、Prada的手提袋。还有一条不长不短的队伍排在收银台旁边,能看到有妈妈带着女儿安静地站在队伍里,各自提着一只刚刚挑选好 的二手LV手 提袋。

  巷子更深处会有一些动漫音像店,一层是时下的流行作品,二层是各自店铺的特色动漫商品,三层是二手DVD,几个男孩走进店里,直接冲向顶层。

  日本人完全把购买二手商品视为生活方式的一种。

  很多年前,中国的时髦姑娘听到“二手”两个字,都会谨慎地放下东西,转身逃出店面。二手跟跳蚤市场这样的词关联着,跳蚤,又让人联想起细菌和脏乱。“那是别人用过的。”那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这么想。

  不过现在,她们也会在店铺里轻巧地拨动手指,满怀欣赏地端详着二手货们,有时还会遗憾地感慨:“哎呀,没有日本那些店里便宜,东西也没那么全。”

  理由呢?时代变了。

奢侈与屌丝:淘二手货的两个面孔

  (赵鹏觉得,买二手货,是一种节约的方式,也是乐趣。)

  “买二手货很容易上瘾,”赵鹏说,“你可能完全不需要它,但会说服自己,也许哪天就用到了。”

  赵鹏住在北京燕郊,确切地说已经属于河北省廊坊市境内,乘坐818路公交车驶出东五环外,经过大约40分钟的几个大站的车程之后,他的手机就会接到信息提示“河北移动欢迎您”。

  赵鹏买的房子大约120平方米,二手房,在北京一个郊区典型的巨型住宅小区里。他是一个自由漫画作家,今年25岁,喜欢漫画、摄影和一切电子产品。

  虽然他居住的小区附近只有一家看起来相当简陋的商场,但对他的生活质量倒是毫无影响,因为除了蔬菜水果等食品之外,他的一切生活所需品都是从网上购买的,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二手商品。

  赵鹏的所有电子产品都是二手的。他有两个二手单反相机,四只镜头;五只手机,还有一些又被他卖掉了;七八个电子游戏机,有PSP、任天堂的双屏便 携 掌上游戏机、1990年代的俄罗斯方块掌上机、Xbox、Wii、世嘉游戏机等等;一个CD随身听;一台iPad;两台笔记本电脑;一台二手打印机兼 扫描 仪。他还有一个二手海鸥机械相机和一个二手Lomo相机,两张二手桌子,一个从朋友手里买来的长相甜美又诡异的二手娃娃。二手漫画书就更不用提了, 大概有 上百本。

  他甚至有两件二手的毛衣,他说自己是一时兴起花80元钱从一个大学生那里买的,“那个男生戴眼镜,高高的,我们在豆瓣上商量好了见面交易,就在北新桥地铁站,俩人都没有出地铁口,就在站内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然后各自又坐地铁回去。”

  “二手货就是一个观念上接受的问题,接受了之后,就能够发现优点了。当然最大的优点是真的很便宜!”

  他接受二手并没有多大困难?赵鹏说,小学的时候玩游戏机,一张新的游戏卡卖40元,小孩们普遍买不起,于是卖游戏卡的老板就允许他们每次花5元钱 把 原来的游戏卡交还回来,换一张没玩儿过的。当年攒下的游戏卡全部都是二手的,之后零花钱多了一些,他又开始从同学手里买二手游戏机,这让他记住了, “二手 的东西也不错。”

  赵鹏觉得,买二手货,是一种节约的方式,也是乐趣。

  赵鹏对北京的二手市场非常熟悉,光顾最多的是南三环宋家庄的二手电子市场,还有另一个超大住宅区天通苑附近的二手市场。不过在互联网时代,对他这样的二手商品爱好者而言,还是网络途径更有效。

  豆瓣、淘宝,还有一些同城信息服务网站都是他淘东西的地方。

  如今,互联网已经彻底将人们的交易信用模式改变了。首先应该感谢淘宝和支付宝,让交易有了第三方监督体系,为纠纷提供了若干解决方案,同时确保资 金 能够在双方充分确认的情况下才划转——最终让人们信任并习惯了网上的点对点交易。赵鹏最多的购买行为还是发生在淘宝上,一般会挑二手商品的店铺而非跳 蚤 街,其一是淘宝对店铺的约束更多,其二是与个人相比,店铺能够提供售后服务。

  而在豆瓣这样的网站上,气味相投的人们先彼此“认识”,形成圈子,然后大家彼此之间再自发地做起生意。租房的时候,赵鹏会在淘宝的小组和论坛里看 哪 些友邻最近换了新住处,淘汰下什么有意思的家具和生活用品,而现在,他只在豆瓣上淘相机镜头,因为这种比较精密的设备,还是找越信任的人越好。

  而像赶集网这一类专门提供信息服务的平台,也是许多人交换二手商品的去处。根据赶集网提供的官方数据,网站日上传商品数量在18万件左右,其中手 机 数码、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家具家电占了二手商品80%的数量。“最厉害的是手机和交通工具。春天到了,打算给自家宝宝换婴儿车的人数量明显增加,这 两个 月在北京买卖空气净化器的人也多了很多。”赶集网的一位工作人员说。

  如果没有这些网络平台,赵鹏的二手宅男生活可能没法过得这么舒心。

  因为对手机、游戏机等东西格外喜爱,赵鹏买一些二手电子产品时完全是出于收藏目的。“电子产品的价格完全取决于技术,一般技术过时了,研发成本也 就 收回了,但商家一般也会选择停止销售。我觉得二手电子产品反映的就是它当下的真实价值。”在他的记忆里,自己上小学的时候,大概1996年前 后,Game Boy游戏机是最先进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即使是二手的也要卖到600元,现在50元不到就可以买到了。所以,二手店满足了他好多夙愿,比 如上学的时候特 别喜欢但买不起的某款手机,现在就会买回来收藏,还有漫画书,“几乎所有的二手漫画都比定价更贵,因为你不可能买到新品了。”

奢侈与屌丝:淘二手货的两个面孔

  (王婉红最有成就感的事是看到有淘宝卖家写“支持寺库验货”。)

  二手货并不属于中国人传统消费方式的一部分。

  跳蚤市场这个词来源于英文直译,flea market,据推断可能是由18世纪纽约曼哈顿区的fly market演化而来。在欧洲,跳蚤市场也 存在了几百年,人们在跳蚤市场上交易的东西从曾经单纯的衣服、家具、器皿,演变到现在,又多了汽车和电子设备。 现在许多欧洲国家都有规范的二手连锁商 店,一部分出于慈善目的经营。

  在日本,关于二手货的专有名词就更多了,最出名的是“古着”,也就是英文中的vintage,主要是指1940年代到1980年代之间的二手服饰,这些服饰在日本已经完全发展成了一种复古风潮。

  虽然在1980年代,许多中国家庭还不是那么富裕,也会从朋友或同事那里接过别人家淘汰的二手皮沙发和彩电,但二手市场并没有出现在人们的集体记 忆 里,更多人会把旧东西卖给高价回收的小商贩,小商贩再把它们拆掉作为原材料或废料进行后续处理,人们也不太知道那些旧物的去向。

  北京南三环潘家园旧货市场,号称中国最大的二手市场,就完全保持着一种传统的样态。虽然名字叫旧货市场,但偌大一个市场里,二手店铺只有零零星星 的 几家,只卖三类东西:钟表,连环画,1970年代收藏品。“当然是因为能保值了!”一位在市场里闲逛的店铺老板说。那是一个非常封闭的圈子,外人很难 打进 去,而散落在市场中的那些露天摊位,则摆放着一些奇形怪状的商品,比如挂着Dior的Logo的双卡双待手机 ,没有人指望它们是真的。

  对于更昂贵但几乎没有升值空间的奢侈品,如今国内不仅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二手市场,而且还有人企图将它规模化。

关键字: 二手 支付宝
责任编辑: 房小葵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