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Facebook会不会因规模太大而灭亡

2013-04-15 08:05:44  来源:投资者报

  杰夫·史提伯

  当我在2007年预测MySpace很快将被脸书(Facebook)取代时,大多数人都觉得我得了妄想症。MySpace正红火,专家们都预测它会取代Google和Yahoo!、取代书写文字,甚至取代了传播本身,但脸书的知名度却较低。然而,MySpace之后的命运就跟它先前的每个社交网站一样,只剩燃烧完的灰烬。脸书也会走向同样盛极而衰的命运吗?

  脸书公开上市后,股价曾一路狂泻,至今也未翻身。何以有此颓势?自认专家的人们已提出了各式各样的推论,有些将原因归咎于脸书与投资者缺乏良好的关系,有些把它归因为营收成长不足、或是股票闭锁期已过等。更有CNN以及各大媒体开始讨论,质疑脸书的创办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这位从无到有创办脸书的传奇天才,能力还不足以经营一个大型的上市公司。

  尽管我们难免会把矛头指向脸书的运营层面,但依我观察,另有一个更简单的原因,可用来解释为何脸书想要无限期维持1050亿的价值,是这么的不容易。我的观点是,人脑没有能力掌控像脸书一样成长太快速的网络。

  回到人脑的本源

  要想理解这个观点,我们得先温习一下最初级的脑科学知识:人类的大脑在婴儿时期成长迅速,脑容量会在我们进入青少年时期达到巅峰的1400公克,而在我们二十岁左右时,脑容量其实已经开始下降了。

  早期大脑的快速成长帮助我们建立神经连结,而脸书的逻辑正是如此。不过,和脸书不同的地方是,我们的脑容量不会在后期还持续增长,大脑会精炼质量较高的网络和模式,而丧失大部分早期的神经连结。大脑用高质量的连结来取代重量不重质的纯粹脑神经网络,这让我们在不需要增加脑容量的情况下,也能变得更聪明。当大脑不再成长、到达平衡状态时,智慧随之而生。

  事实上,所有的网络都有类似概念的容量上限。大致上他们都依循人类大脑的发展模式在走。对于社交网络来说,对“量”的追求,应该止于当系统达到临界的最大值(critical mass)时。接下来阶段所应追求的,应该是平衡状态、是“质”。

  我们可以在自然界和生物圈里,观察到很多临界最大值的例子。对人类的大脑来说,一百兆组神经元的连结就是临界值,一旦显著超出承载量,就会造成混乱的情况。一个蚁群的魔术数字,则是约一百万只蚂蚁。一旦超出这个规模,蚁群的成长速度就会骤减——更糟的情况是,蚁群还可能消失。

  至于一个社交网站的临界最大值会是多少,我们还不清楚。我们已经看过太多社交网站内爆的例子,还记得Classmates.com、Friendster、MySpace吗?上述的每个网站,都在某个时间点达到极限,它们变得规模太大、使用起来不方便,最终萎缩成一个乏人问津的黑洞。目前已累积了近9.5亿会员的脸书,显然还在向上挑战极限。

  社交网站的上限

  所以我们该如何得知一个社交网站的规模已经过大?如果不是看会员的总量,那是看会员的网络连结和朋友数吗?如果看的是后者,脸书也已经累积了近一千亿。我想上述两者都需要考虑。

  我们可以再回到大脑的例子来想一想,这次把重点放在大脑新皮质运算(neocortical processing,也就是大脑进行数学运算)的容量。英国的人类学家罗宾·邓巴(Robin Dunbar)提出理论宣称,大脑的运算能力限制了个体能够拥有的稳定之社交网络的数量。对人类来说,这个数字估计是在150个人左右。换句话说,你的大脑只让你有办法维系大约和150个人左右的关系。因此,理论上,对脸书来说,有效的人际网络连结的极大值大约是9.5亿乘以150,任何大于该数字的规模,都会让这个社交网站的效能变差、面临内爆的风险。

  不过,脸书的规模早就超越这个数字了。每个玩脸书的人平均都有约229位“朋友”,所以我们可以合理推断在这些朋友中有些并不属于“高质量”的族群。凭心而论,脸书已在试着限制自己无止境的成长。它设计了简易的关闭通知功能,且已竭力做了许多防御措施。而你会在脸书上“不期而遇”的朋友一般而言至少你都认识、或者曾经跟你有往来,或是至少跟你有共同认识的人(而不会跟MySpace一样,平均你每星期都会收到几十个陌生人邀请加入好友的通知)。脸书就本质上来说是个“网络中的网络(a network of networks)”,这让它比过往的社交网站更聪明、也经营得更成功。

  脸书的唯一机会

  然而,几个未经筛选、无价值的信息通知,就会让脸书的效能受损。既然大脑的运算能力有限,再把有限心力花在了解那些跟你不相干、进不了你150位朋友名单的人的生活,就太浪费了,即使他们是你朋友的朋友。

  所以当你发现自己所身处的网络太大时,你会怎么做呢?一些合乎逻辑的做法会是删减你的好友名单、取消订阅好友状态更新的信息,或是移除所有的应用程序通知。但其实很少有人这么做。人们普遍的做法是减少登入次数,有些人干脆直接把账号给取消,然后搜寻一些新的社交网站来玩。一旦冲破最大临界值,一个网站就会跟先前的其他社交网站一样内爆了。

  不过,形势会有转变的时候。大脑在达到负荷量的临界值后,会开始萎缩。它会停止增加神经元,并淘汰大多数较弱的连结。大脑会定期清理那些最弱的连结,并除去那些失去连结的神经元,这个自然发生的过程称为“细胞自杀(cellular suicide)”。外来的信息会被剔除掉,而重要连结则会被强化。我们因此而变得更聪明。

  如果脸书也变得更聪明了呢?它可能也会开始过滤干扰信息、设法维系那些重要的人际关系。它让我们能有效地培养并维系那150名真正重要的朋友、也就是我们“真正”的人际网络,同时抵挡那些不直接相干的关系。脸书已经很努力在朝这方面努力,但他们还需要付出双倍的心力。这是脸书唯一能够增加价值的机会。(本文摘自作者博客。译者:陈佳颖)

责任编辑: 豆豆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