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移动“收购”出口带宽流产

2013-04-09 16:57:10  来源:通信产业网

  【通信产业网讯】(记者 陈宝亮)据《通信产业报》(网)了解,广东移动计划在今年扩容800G互联网出口带宽,为正在进行的4G扩大用户体验提供更快的应用接入,截至目前,大部分应用服务器仍掌握在电信联通手中,移动自己的IDC暂时还无法满足网民对4G的互联网需求。

  按照现行的网间结算办法,广东移动需要为这800G带宽付出每月约8亿元的成本,而其他的小服务商则只需要支付10%的价格。广东移动于是计划向这些服务商“收购”电信联通端口,分批次实现800G的目标。

  3月22日上午,广东移动首次80G带宽招标开始,然而当日下午,收到消息的广东电信就启动应对策略,紧急封杀了所有广东境内有可能流入移动的“民间端口”,总量约150G。翌日,广东联通也采取应对措施。广东移动此次招标因“无货”告吹。

  <b><p  align=
隐匿的“地下带宽”

  隐匿的“地下带宽”

  实际上,广东移动并非是首吃螃蟹者,2008年三大运营商重组之后,“基本上所有移动省分公司都走过这条捷径”,只不过此次广东移动的规模比较大,而电信联通的反应也相对激进。

  众所周知,历史积累不足造成了中国移动互联网资源的匮乏,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均把内容资源部署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IDC中。

  据相关资料显示:2010年中电信、中联通IDC用户数分别为30000、20000,而中国移动IDC用户数则只有1600,TOP200互联网服务商引入不足20个。很多情况下,移动用户都必须访问电信、联通网内的资源。而要保证用户的访问体验,移动必须要与电信、联通开通足够的互联互通端口。

  一直以来只有两个途径实现不同运营商网络资源的互联互通:第一种是各运营商都连接到国家互联网交换中心,在此互联互通;第二种是直连方式,运营商直接开放省内端口,提供给所需运营商。

  一资深业内人士张朋(化名)向记者介绍:“采用第一种方式连接,需要向中电信、中联通缴付端口费110万元/G/月,第二种一般为10万元/G/月。”

  根据中电信、中联通明文规定:中国移动只能通过国家互联网交换中心与己方互联互通。“第二种方式是运营商‘施舍’民营运营商的,随时可能被收回。”张朋介绍。

  巨大的“交易差”产生了代购市场:一些服务商通过直联方式采购了带宽端口并转售给中国移动,帮移动大幅节省开支的同时,为自身牟差价。“宽带地下市场”逐渐成型。

  随着中移动挺进宽带、部署4G,互联互通的需求也水涨船高。广东移动网内互联网资源在移动内部几乎垫底,2010年统计,广东移动IDC用户数只1户,多年来用户访问资源完全来自互联互通。

  2010年,为了在端口上遏制中国移动大幅进军宽带的步伐,电信、联通对民营运营商、服务商进行大清洗。“当时受影响的用户高达1100万,大部分是移动、铁通用户。”

  在话音为王时代,这种互联互通对中移动的影响还不明显。随着4G时代的到来和话音的没落,中移动无疑急需补上出口带宽这一课。业内人士分析,广东移动此次收购受阻后,就算高价也会继续扩容带宽的目标。

  三张大“局域网”

  不甘心在出口上受制于人,同时也为了节省“提速成本”,中移动从2011年起奋发图强,大力拓展IDC业务。“到现在为止,我们用户流量大部分都走移动IDC。”浙江移动市场部葛长伟向记者介绍:“互联网端口将不再是制约,对日后的宽带、LTE发展影响不大。”

  根据中移动规划:2011年~2015年间,中移动将投入112亿元资金,将IDC总建筑面积扩容6倍,并引入全部TOP2000互联网服务商。届时,中移动对于互联网资源的需求将得以解决,出口带宽将不再依赖于电信、联通。

  “中移动有能力摆脱电信、联通控制,但是没有牌照。有牌照的弱势运营商却因为无法经营IDC必须依附于电信、联通。”葛长伟分析:“他们大部分收入都只能‘捐’给两大运营商。”

  目前,借助铁通牌照,中移动已经发展了2000万宽带用户。“刚够10%,份额太少了。”葛长伟希望能够占有20%~30%的宽带用户:“到时候,LTE与宽带能同步发展,我们也有一定的筹码去谈一谈互联互通、网间结算的公平机制。”

  随着中国移动自身IDC资源的丰富,移动必然逐渐摆脱对互联互通的依赖。“届时,三家运营商、用户对于互联网资源的需求大部分都可以‘内部实现’。”张朋介绍:“很可能,三大运营商只需要一定的节点互通即可,至此,三张大‘局域网’成型。”

  然而,硬币的另一面是,移动IDC的崛起,将加重互联网内容提供商的负担,也不利于网速的改善。

  互联网的带宽成本

  对互联网企业而言,同样的内容,他们需要在三家运营商中都部署一遍。甚至,不同的省份也要部署相同内容。”张朋认为:“三张局域网,意味着互联网企业的成本至少要提升三倍。”

  2011年底“宽带反垄断”事件中,国家发改委人士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互联网企业的接入成本是双份的。”随着中移动数据中心业务崛起,如果互联互通的问题依旧得不得解决,互联网企业的接入成本将变成“三份”。

  国际互联网流量分析公司ComScore曾有调查称,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带宽接入成本远高于其他国际公司。比如,中国视频企业的单位带宽成本是Youtube的“四倍左右”。“这也就是为什么视频公司不推1080P视频的根本原因,”张朋认为:“推出1080P视频的同时,需要购买更多的宽带端口,也意味着更多的成本。”

  随着国内电信市场的开放、宽带速率攀升,业内“降低结算成本、改善互联互通”的呼声日益升高。也许,降低结算费用可能会减少其短期收入,但实际上这会减少运营商的重复建设,也节省了互联网企业的投资成本,宽带提速也能因此进入良性循环。

  在中国香港地区,电信管理局非常重视互联互通,如果运营商不能通过谈判解决互通问题,电信管理局会介入裁决,香港电信管理局成立至今至少裁决过15宗互联互通纠纷。对于互联互通问题拒不执行或者设置障碍的企业,香港电信管理局有权作出20万~100万港币的处罚,甚至可取消其牌照。目前,中国香港地区宽带速率远高于大陆地区,香港宽频正在主推100M/500M/1G带宽。

  此外,德国、美国、新加坡、日本等国家对于互联互通的管制也极为强势,“主流国家网间结算费用不到国内10%,而且每年都在降。”葛长伟指出:“但我国几年来一直没有变化,这是网速慢的根本原因。”

责任编辑: 房小葵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