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阅读蚕食传统出版 写手日入万元不是梦

2013-03-23 15:13:47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在每天等公交时、睡觉前、吃饭后,我们都捧着手机做各种事情,而数字阅读占据了其中大部分的时间,它正以你知道或不知道的方式悄然侵入你的生活。据云中书城发布的《2012年度中文数字阅读数据报告》显示,其1600万阅读用户中,有高达77%的人有意愿为好的数字内容埋单,用户基于内容吸引、价格合理、方便阅读、排版精美等主要原因愿意付费。有至少1200多万人愿意为数字阅读花钱,这预示着数字阅读将迈入一个更高的台阶,一个新兴产业链即将形成。

  网上出书:作者的新选择

  微博名人“和菜头”曾分析,目前传统出版的书的版税收入,以一本25元的书为例,一般35万字,稍有名气的作者版税可谈到8%,即一本分2元,首印刷若给到2万册,则起步就有4万元收入;若书卖得好,像韩寒等畅销书作家,一本书光版税就几百万元。

  而以起点中文网为例,作者千字0.02元,万字0.2元计算收入。假设一个起点作家作品35万字,共计7元。普通水准的作者,可以获得1000个固定读者,则收入是7000元;若上推荐位,则可能达到上万固定读者,那么收入是70000元。新快报记者查询发现,目前起点中文网会员点击榜排行第一名的作品周点击率高达21836次。

  豆瓣阅读也有类似的模式,一般收纳3万-5万字的中篇,每本电子书售价1.9元,作者可以收入七成,折1.33元;那如果是35万字,则每本15.5元,卖1000本就已经可以收入15500元。不过目前豆瓣阅读付费用户量还不够,要达到每本书卖1000本这样的数量应该还需时间。

  “我们不能忽略的事实是,传统出版行业门槛高,不是人人都能出书,也不是人人都能成为韩寒”,某网络写手这样告诉记者,但数字出版行业门槛低,你甚至可以先不收钱出连载,有市再谈价,“读者多了,日入万金也不是梦”;此外,读者在数字阅读上投入比实体书低,低价总能增加部分销量。据悉,网络作家唐家三少曾连续100个月“不断更新”、总阅读人次达到2.6亿;而我们熟知的《盗墓笔记》、《鬼吹灯》等系列小说都是从网络上火起来,然后再出实体书。作者从免费写作,到因此有版税收入,这也是数字出版与传统出版融合的结果。

  “数字出版”已开始盈利

  “你是否看过网络小说?”90%以上的人都给出肯定的答案,年近五十的郑先生告诉记者,“在网上看小说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同时表示,如果不是为看小说,他根本不会上网。网络文学的诞生改变了人类阅读的渠道,同时给文学以新的载体。

  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曾公开表示,“网络文学是非常独特的中国故事”。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早已有超过两亿人阅读原创自网络的文学,数量甚至超过了电子购物人群和移动社交网络用户群体,并且这个数字还在快速增长中。借助于数亿读者基数,数百万作家构成的原创阵容,以及近千名专业编辑的“上帝之手”,最终呈现出来的网络文学,涵盖几乎所有的类型,已经成为部分网民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据悉,小说搜索也成为百度网页搜索最大的流量来源之一,去年,百度的搜索总冠军便被一本网络小说摘取。网络文学对传统出版业带来的冲击可大可小,在某电子书阅读器项目组工作的倪先生告诉记者,“网站上的连载小说吸引不少用户。”数据显示,盛大文学在2012年第一季度线上收入同比增长59.1%,开始扭亏为盈,这预示着以网络文学为主的数字出版开始体现出强有力的引擎优势,有一家的盈利带来的力量都是巨大的,这至少印证了,“数字出版”是可以赚钱的。

  事实上,在作者获利的同时,平台的盈利其实更容易。目前国内数字出版已有了较为成熟的商业模式,例如,除了按章节、单本收费外,将版权售卖,做游戏、拍电影、改编漫画、有声读物、实体书这些变现的形式都能让渠道商及作者从中获利。“越来越多作者喜欢跟数字出版业合作,这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我们是双赢的”,某数字出版企业市场部门的黄先生提到,作为渠道商的网络平台还可以通过广告、增殖服务等方面增加盈利,“行业收入的增长也很明显”。数据显示,2012年第一季度盛大文学的互联网阅读收入同比增长50.5%,无线阅读收入同比增长60.6%,广告收入同比大增119.2%。

  数字阅读步入移动时代

  在安卓应用下载平台豌豆荚里,只需键入“阅读”两字,就有45651个应用等着你去下载;而在appstore里,也有1991个应用可供选择。这个数字每天都在变化,应用数量会变多,每个应用的内容也日益丰富,移动端市场成为数字阅读行业里大家互相争抢的“蛋糕”。

  互联网行业工作的倪先生介绍,数字阅读倾向于“碎片化”。用户一般选在零碎的时间进行阅读,如起床前、上下班路上、睡觉前、上厕所时、吃饭时,这些时间不是很长,而且不适宜做比较有深度的事情,即所谓的碎片时间。白领郭小姐也笑言,现在每天的“碎片时间”都在玩手机,阅读占很大部分,“手机里除了看电子书的应用,还有个专门看杂志的”。

  事实上,移动端的便携性刚好切合用户在碎片时间进行数字阅读体验的需要。《2012年度中文数字阅读数据报告》分析,有62%的用户使用手机阅读,16%的用户使用电子书阅读,12%的用户使用平板电脑阅读,整体看有超过90%的用户使用移动设备阅读,这表明数字阅读用户的移动互联趋势更加明显;而最常见的阅读场景是在“睡觉前”,31%的用户都会在这个时候进行数字阅读。

  “数字阅读向移动端发展是趋势”,倪先生还提到,我们的消费习惯导致了用户不愿意在一个功能相对单一的产品上花费太多,与如kindle、bambook等电子书相比,手机、平板电脑更具有优势。

  链接

  电子书为什么可以那么便宜?

  一本《三体I》纸质书售价23元,在电子版售价4.6元,等于打了2折在售;如果是高级会员只花4.14元就能购买。为什么电子版能够如此便宜?

  让我们来看看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相比有哪些不同。

  对话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

  未来盈利模式不止于内容销售

  新快报:数字出版中怎样进行利益分配?

  邱文友:目前我们的收益主要是来自内容销售收入,内容销售后,我们与版权方按比例分成。未来可能尝试别的盈利模式,比如开拓免费+广告模式,或者阅读器(Bambook)+内容联合销售,现在还只是构想,其可行性还在探索中。

  新快报:阅读应用未来会以什么作为发展优势?

  邱文友:我们将继续以内容为核心展开工作。这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一个是原创+版权引进的传统意义上的阅读,另一个是阅读社区。在传统意义上的数字阅读内容上,继续保持并创造性地利用原创文学的绝对优势,更为重要的是继续加强版权引进的力度,在品类上进一步丰富。就行业而言,移动互联网和智能终端终将改变我们的阅读形态。手机是当下电子阅读的最佳承载平台,对内容精耕细作的二次深度开发利用,形成以内容为基础的阅读社区,这应该是阅读应用未来最为重要的趋势。新快报:目前数字阅读市场有哪些困难,阅读应用发展有哪些瓶颈?

  邱文友:虽然用户有爆发式的高增长,且有高达77%的用户有意愿为优秀的数字内容付费,但面对火热的数字阅读市场,各种盗版行为仍然猖獗,虽然盛大文学在打击盗版方面不遗余力,也卓有成效,但相关法律法规的缺失以及现行法律法规较弱的执行力度仍然与数字阅读市场的发展不相匹配,这是数字阅读市场所面临的最大困难。提供正版产品和保护作者利益不管是针对传统出版还是数字出版而言,都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而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各个阅读应用都在承担本不属于其职能范围的内容生产,例如将作者原始文本转化为用户可用的电子书的制作过程,并为之付出了高昂的成本支出,暴露出产业链发展不成熟的特点。如何为用户提供最优质的数字阅读服务是整个产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链接

  “卖硬件”的传统硬件厂商

  ●代表 :汉王、方正汉王和方正生产用于数字阅读的电子书硬件,只是“终端”而不是“书”,随着手机 、平板电脑的冲击,这种电子书硬件生产形式逐渐式微,只生产硬件的厂商更是无法在数字阅读市场上有更大的发展。国内大部分阅读用户往往不在乎手上的终端是什么,甚至是否有纸质书的体验都不重要,“内容”才是数字阅读的真正重要的地方。所以另一种内容+硬件的模式更有市场,如kindle、bambook。

  绑定内容的

  阅读器应用

  ●代表:云中书城、多看

  数字阅读步入移动时代,阅读器应用成为市场竞争的焦点,以阅读器+内容的模式也正被大部分读者所接受。阅读器应用除电子书硬件等基本功能,还会提供更多视觉上的享受,及更好的体验,与内容相绑定让用户更轻松;与手机、iPad结合后的阅读器打败了电子书硬件,成为市场追捧的对象。

  电子书销售平台

  ●代表:当当、京东

  当当与京东网上书城,销售电子书目前是为了平台的多元化;书内容不够丰富,制作也不算精美。(记者朱玲)

责任编辑: 豆豆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