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代工厂联电25年:曹兴诚的“谋与略”

2013-03-14 13:21:55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联电荣誉董事长 曹兴诚

  联电荣誉董事长 曹兴诚

  作者:方儒 台湾资深杂志从业者

  联电荣誉董事长曹兴诚的名字,在两岸,很久没有听到了。

  联电(UMC)与台积电(TSMC),并称台湾晶圆代工双雄,一手带大联电的曹兴诚,则与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并称为台湾半导体产业中分量最重的两位企业家。就连台湾芯片设计龙头联发科,最初也是联电旗下的芯片设计部门,后来才独立出来成为联电集团的子公司。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则是曹兴诚的子弟兵。虽然蔡明介如今已经茁壮为亚洲第一的芯片设计教父,但两人见了面,蔡明介还是要敬称曹兴诚为老板、老领导。

  然而,曹兴诚这位全球半导体圈的老将,十多年来为了联电投资苏州和舰,与台湾政府、法院闹得不可开交。这使得他不得不决定退休,联电少了他,如今与台积电的距离越拉越远。

  领导联电25年,曹兴诚不服输,凡事争第一的个人风格,早与联电融为一体。曹兴诚影响联电集团真的非常深,就像张忠谋影响台积电一样。在管理学上,分析领导人的类型,有一种是非常具有魅力,容易号召底下的人跟着他冲锋陷阵,而这种独特的领袖魅力,通常在较刻苦的成长环境中蕴育而成。曹兴诚就是位典型的魅力型领导人,他聪明又剽悍,尤其擅长谋略。

  1976年,台湾半导体行业谱出序曲。这一年,台湾从美商RCA移转芯片制造技术,跨进硅时代。以工研院电子所为核心的一批人,就是先遣的研发部队,而曹兴诚即是其中一员。从RCA移转技术回来后,在当时台湾“经济部”部长孙运璇推动下,电子所开始规划成立衍生公司,将技术结合市场。后来成立国内第一家集成电路公司,因为原始股东中华开发、光华投资、华新丽华和华泰电子等公司的名称中,都有一个“华”字,于是便命名为联华电子。

  一年后,联电需要一位副总经理,当时电子所所长胡定华在所内人才济济的博士群中,独挑硕士毕业、年仅33岁的副所长曹兴诚。“做研究和经营事业不一样,他的话不多,但意见很多,有大格局。”胡定华曾如此说。

  当时外界都不看好联电,认为台湾没有机会做半导体。对于要不要去联电,曹兴诚不免有些犹豫,但最后他在考虑是要屯田驻扎,还是出去开疆辟土之后,选择了开拓IC荒田,成为电子所首批离开工研院的人。直到今天,曹兴诚最看重的,就是能离开母公司到外面开疆辟土的人。

  事实上,曹兴诚一直都有“点子王”美称。在工研院时期,他就以谋略见长而闻名,他的同事在那个时候为了表示对他的恭维,便纷纷以龙门客栈中工于心计的“曹公公”称呼他。对此称号,他不但不生气,还欣然接受。

  过去,宣明智曾形容,联电团队最大的特色就是没大没小,大家互相吐嘈求进步,一步步打造出联电霸业。

  曹兴诚确实是一个动脑的人,即便是休闲活动,也是如此。他最常玩的就是围棋。每次从他进行的棋局中,都可看出他认真的一面。1996年,台湾清华大学校长沈君山向曹兴诚募款,但因曹兴诚本身并不是清大校友,为了师出有名,以棋为注就是最好的方式。于是双方约定以下棋作为赌注,一子一万美元,最多50子输赢。结果曹兴诚当真输了,并且言而有信地捐出50万美元给台湾清华大学,作为学校聘请客座教授的经费,这样的一段经历在当时传为美谈。

  遍读历史典籍,学管理出身的曹兴诚,对于管理学之父Peter Drucker的相关书籍可说是一读再读。值得一提的是,Peter Drucker善于将很复杂的观念,以一句简单的话表示。在这思维上,曹兴诚与Peter Drucker有异曲同工之妙。例如在形容高科技产业时,曹兴诚说,“很多人不太了解这个行业,就拿骑脚踏车来说,轮子大或轮子小都好骑,重点在于骑的人会不会。对不会骑的人,轮子小的好骑,但骑起来很别扭,马路上坑坑洞洞的,骑起来满头大汗,很累;轮子大的也好骑,但你要有技术。”高科技产业属后者,财务周转率高,要运转顺畅是不容易的,顺畅后就安稳了,小风小浪就影响不到它。

责任编辑: 豆豆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