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创业公司“退出交易”的五大杀手

2013-02-13 15:29  来源:虎嗅网

  早期创业公司有很多有才华的工程师,但是在其他方面投入的资源不够。小规模的“收购雇佣(acqui-hire)”交易(大概低于1000万美元)通常被认为不过是稀有的顶级人才在签雇佣合约而已,细节不为外人所知且数额不小;大一点规模的交易往往则是“收购和组建(buy vs. build)”战略的一部分,大公司不仅可以挑选已经过考验的团队,而且能获得市场承认的产品,甚至是对其研发计划至关重要的产品。

  在创业公司只有“团队”或者“团队和技术”的背景下,许多以退出为目的收购交易最终以失败告终。“退出交易”失败的原因有许多,本文列出笔者在创业团队中目睹的最常见的五个:

  一、重要的人——创始人、关键雇员(比如:核心工程师)或投资人——不支持“早期”退出交易

  首要问题是:你的核心开发人员/技术人才或其他联合创始人是否准备继续花时间精力在公司的技术和业务上面?最重要的是,是否愿意在收购完成后与新东家通力合作?在早期退出交易案例中,收购方通常将所收购公司的创始人、开发人员和战略团队视为“必须保留”的一部分。

  二、公司的“知识产权”没搞定

  在创业时,公司应该拥有创始人“贡献给”该公司的任何科技的知识产权,均需要有效且经过审核的转让协议。签署的协议会将之后在公司工作中获得的知识产权与目前和过去的创始人分开(比如,发明转让协议和保密条款)。你的团队还必须要从独立合同工那里获得类似的协议;没有特别转让的说明文字,合同工通常会保留大部分知识产权所有权。同样重要的是留存一份第三方保密协议的纪录,许多科技公司用电脑软件来做这件事。

  最好的情况:在公司知识产权方面对收购方没什么需要披露的,或者即使有一些要披露的内容,也能给出周全的解释。

  最坏的情况:在尽职调查中,收购方发现创业公司方面尚未知晓的重大问题。

对于许多互联网和移动公司来说,科技就是代码,可能不大会去注册专利,或者就算申请了进展也不理想,在早期退出交易中没有什么价值。所以大部分处于早期的创业公司在处理知识产权时主要依靠商业秘密和版权保护。基于这一点,收购方会希望说明档案完备的软件代码能够整合进入收购方自己的技术当中,并为收购方的技术团队所采用,同时希望创业公司的开发者能够遵照本国的知识产权协议(开源、自由软件、公共版权等等)。注意自由软件和开源软件常常引发最多的担忧,因为协议条款比较复杂,定义宽松的文档有潜在风险,对于大型收购企业来说是“交易终结者(show stopper)”。

  类似的,对于一家网络公司的业务来说,数据隐私、流程处理、安全措施和政策等方面的工作就绪也尤其重要。

  三、公司的资本报表(也就是反映所有人权益的数据)不完整或不精确

  向合同工或雇员发放股权的承诺没有记录在案,未能落实到文件,未能由公司董事会通过并由受让人签字确认,当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问题就来了。无法搞定“纸面工作(paperwork in order)”会导致严重的问题,引发口头讨论(甚至更糟:电邮往来)和其他风险,比如雇员或合同工声称“曾经被承诺过”更高数额的股权、权益条款(vesting terms)等等。心怀不满的离职创始人、合同工和雇员在尽职调查过程中只会把问题复杂化。

  四、公司核心资源控制权的转让需要第三方同意

  如果某项关键协议需要来自第三方的同意才能生效,一旦无法满足条件将会危及整个收购案,起码更高的收购价格是没希望了。在并购之前联系某个关键客户或者战略合作伙伴可能有点不地道,特别是涉及到知识产权也就是业务核心方面的事情,出售公司通常不愿意这样做。但是如果不知情的话,进行中的谈判可能就会半路腰折,发生更多律师和咨询费用,更糟糕的是可能影响之前的其他重要业务。

  如上第二、三和四条,每种情况均要求出售公司排查潜在的问题,及时纠正以免影响到收购流程。一旦收购方提出收购邀约或者收购意向书且待出售公司的董事会和持股人经商讨并最终同意,而这些问题却尚未得到妥善解决,在尽职调查中曝露出来的话,可能会葬送整个交易。

  五、创业公司(有时候在不经意间)仅和唯一潜在的收购方进行联络,或者只和唯一有兴趣的公司进行技术或商业合作

  意图在出售的团队(这里强调“意图”二字),只和唯一一家可能的潜在买家接触,往往会以失望而告终。对于待出售公司的持股人来说,一次合意的退出交易往往并不是来自由该公司牵头的并购谈判;更多时候是一些不同战略合作伙伴、客户或者其他商业合作形式促成的机会。

  这就是说,无论交易有多好、收购方多么有诚意,买家的CFO或者类似的交易批准委员会都准备要使劲砍价(如果他们觉得有机会的话),有多几个收购的竞争对手会让局势对出售的公司有利一点。当谈判的关注点从商业交易变成潜在收购机会时,稍微停顿一下,看看周围对手的情况。和其他潜在买家保持联络会为你带来一个更好的退出交易。 
责任编辑: 冬子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