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杭派女装鼻祖“坏人”:电商是一场保卫战

2013-01-09 14:32  来源:天下网商

  互联网和电商老人“坏人”,在成为电商掌舵者的路上,还是一个初学者。现在,坏人将自己定义为“准商人”。

  走进坏人位于城西的浪漫一身办公室,你会被门口的一幅巨大的海报吸引。那是著名影片《肖申克的救赎》中的一幕,主人公在经历了种种磨难,越狱成功后,在暴风雨中享受着重获的自由。

  在杭州做电商的人,对于“浪漫一身”和“坏人”基本都不会陌生。作为杭派女装的鼻祖,浪漫一身曾经引领杭派女装走向辉煌。而作为互联网和电商老人,在这个圈子中,知道“坏人”这个名号的人也不算少。曾任职世纪佳缘、珍爱网、淘宝等互联网公司的经历,让坏人成为多个圈子的交叉人物。

  坏人原名杨溯,因为从小自认为是个坏孩子,“坏”的名号也跟着渐渐成长,从“坏孩子”到“坏人”,现在已经有人称他为“坏爷”了。

  坏人的QQ群里面,有几个分组:婚恋圈、交互体验圈、杭派女装电商群、阿里88群……这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杭州贝塔朋友群。

  2009年,坏人、白鸦、冯大辉等一群阿里前员工在杭州创办了贝塔朋友咖啡馆。那时,住在咖啡馆附近的坏人成为项目的监工,每天中午在咖啡馆对面的肯德基买一个嫩牛五方,然后去咖啡馆查看施工情况。

  作为杭州最早的互联网与电商主题咖啡馆,贝塔朋友咖啡馆成为了杭城电商从业者最为热门的聚集地点。坏人也逐渐从一个互联网和电商的“老人”,成长为一家拥有传统背景的电商公司的掌舵者。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转变,传统企业与电商,商业逻辑与商业新手,坏人需要从零开始。

  “我只是一个好玩的孩子”

  现在,坏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跑步。晚上八九点,在西湖边的白堤或者在通普路附近的小径上,跑步正在成为他每天坚持的一个习惯。

  不久前,他还在微博上自我励志了一把:“用 Nike+跑了 3.7英里。 曾经我最讨厌的就是跑步,现在谈不上喜欢,最少能说接收并乐于做此事。举凡你讨厌的东西都是你需要去面对和逾越的。加油!”

  村上春树曾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谈跑步,认为无论何等微不足道的举动,只要日日坚持,从中总会产生出某些类似观念的东西来。

  “我跑步的时候,遇到非常难熬的时候,就想,如果我连跑步这么难受的事情都能坚持,生活中,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在采访中,坏人兴奋地向记者秀了一下他的专业跑步装备。

  对于坏人来说,跑步更像是一场他与自己的较劲,不再因为年少轻狂的一句“没意思”而频繁地换工作,更换城市,在成为浪漫一身电商掌舵人之后,他像《肖申克的救赎》的男主角一样,磨自己的耐心,等待机会的降临。

  在进入浪漫一身之前,坏人混迹于互联网和电商圈子中已经有10年之久。那些他曾待过的互联网公司,有世纪佳缘、珍爱网这类已经上市或者准备上市的公司,也有如篱笆网、嫁我网、爱婴岛等公司,在没有基业常青的互联网界,如昙花一现,早已经被人遗忘。

  坏人说30岁之前面临过很多次选择,如果坚持到最后,他一定不是现在的坏人。谈及失之交臂的互联网暴富神话,坏人没有多少“悔意”。

  “30岁之前,我希望多积累经验和能力,在哪里工作,做什么样的工作,拿多少工资,并不重要,我是一个好玩的孩子,对我来说能经历什么和学到什么更重要。”坏人说。

  都说每一个贪玩的孩子,某种程度上保持了对于世界的好奇,而一个人的人生选择在童年时,就已经显示出大致的脉络。

  小时候的坏人是孩子王,也是老师最头疼的学生——脑子聪明,却最爱搞乱,成绩也往往是班上的最后一名。坏人回忆小的时候,觉得当时自己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玩,为了玩,还得安排好时间,想着怎么带领一群同龄的伙伴玩得好。

  而坏人的父母对于儿子的贪玩和不学习,也并没有太多的干预。在父母眼中,只要在不触犯法律和规则的前提下,坏人能在老家找一份月薪3000元的工作,已经是成功。

  但贪玩的孩子,一旦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点,就会一头扎进去,从不轻易抽身。譬如有一天,坏人觉得画画有意思,父母以为他只是心血来潮,却想不到坏人到现在从未放弃,只是这种对于画面的追求换了一种形式——摄影。

  打开坏人的flickr账号,三年来的照片,已经积累了上千张之多,他一直坚持只用胶片机拍摄,用他自己的话说,不贪多。而坏人的相片,以静物为主,一盆简单的盆栽,经坏人之手,居然颇有点禅意。

  “贪玩的孩子,其实是对于这个世界保持好奇心的。在学校学没学到知识这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你要对于这个世界,对你所从事的事情,保持一种好奇心,这样你才会有探究到底的动力。”坏人说。

  与现在很多家长整天逼着孩子上各种补习班,剥夺孩子童年快乐不同,坏人的童年经历让他对于未来自己孩子的教育形成独特的理念:底线之上的无限开放。

  “将来有小孩,学习好和坏,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他聪明不聪明,对于这个世界好奇不好奇,有没有解开这个东西的欲望。只要不触犯法律,在这个底线之上,是越开放越好。孩子会自己找到感兴趣的地方,进而钻研。我在学校并没有学到什么知识,相反,是进入社会后因为自己很贪玩,对很多东西感兴趣,反而学到了很多东西。”坏人个人的经历,成为他下一代的标准。

  婚恋圈的进与出

  “丁磊是学土木的,张朝阳是学物理的,马云是英语老师……学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命运和偶然走到这个地方,你喜欢这个地方,就停了下来,挖一块田,开始种地。”坏人如此形容自己30岁前的人生轨迹。

  从学校毕业后,20出头的坏人南下广州,在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如果不是遇到张静君,坏人可能一辈子都只是一个广告公司的设计师。

  在张静君任总裁的广州时代财富互联网咨询公司,坏人第一次接触到互联网,也开始深刻体会到互联网的暴富神话。张静君和丁磊同为网易163邮箱创始人,前者后以5000万的价格将网易邮箱卖给丁磊。而随着网易在纳斯达克上市,丁磊一跃成为全国首富,张静君也离开原来单位,创办了时代财富。

  张静君的时代财富和丁磊创业的故事,还有互联网上神奇的背后故事,都深深吸引着坏人。

  随着新浪、搜狐等早期互联网公司的相继上市,互联网的神话似乎给了坏人进入这个行业一个醍醐灌顶的启示:人人都能搭上这班高速行驶的列车,驶向财富的彼岸。当时的中国互联网还处在SP时代,坏人与他的朋友们在广州白云山举办了很多次互联网论坛,企图找到合适的项目,创造另一个财富神话,但均以失败告终。

  直到现在,坏人还是对这段经历耿耿于怀:“广州的氛围,可能还是不适合搞互联网,还是传统的制造业更适合一些。”

  虽然互联网没有带给坏人和时代财富暴富的神话,却让他遇到了人生转型的一个关键人物——丁志峰。如果说张静君的时代财富让坏人与互联网产生了交集,那么丁志峰则将坏人引进了门。

关键字: 淘宝 电商 淘宝卖主
责任编辑: 豆豆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