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中国熊市能否被中国梦唤醒
中投的尴尬:董事长空缺下的投资难题
第49期
大公财经出品
责编:拾禾

从中投公司现有的管理层来看,出自证监会、央行、银行的人士兼而有之,任意一人的到来,可能都不会在中投内部产生太大的抵触。或许中组部及更高层目前要做的就是果断地下决定,因为再周密的盘算可能永远赶不上瞬息万变的外部环境变化快。而中投公司账目上的投资可能存在某些不妙的意外也许让某些目标继任者望而却步,外媒更是把中投董事长一职比喻为有毒的圣杯。

不稳定的投资回报率

    2012年,中投公司境外净投资收益率10.65%,这一数据说明,中投公司自成立以来累计年化投资收益率超过5%,已经足以覆盖中投公司资金成本。

中投公司赚钱了,这对于资金成本不菲、资金量庞大的中投公司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07年,中投公司成立之时,财政部发行了一笔1.55万亿元人民币的特别国债,以此向央行购买了等值的外汇储备,约2000亿美元,作为中投公司的注册资本金。这一特别国债的票面利息约为4.3%到4.5%。也就是说,中投公司在成立之初,就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当时,搭伙接过“烫手山芋”的楼继伟、高西庆、金立群等人发现,每个工作日,中投公司必须有3亿元人民币的盈利,才够覆盖成本开支以及对投资回报的要求。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在中投公司“出海”的第一个年头,就因投资黑石、摩根士丹利而发生浮亏,这曾经让中投公司的一干高管颇为尴尬,在公开场合被问到此事,甚至会面露难色。

2009年,中投公司终于打了一个翻身仗,全年境外投资回报率为11.7%,与汇金合并,实现了12.9%的总资本回报率。从这一年开始,交完学费的中投公司开始在国际市场展现自己的判断能力,比如拒绝国际通用的“管理人收取2%的管理费,并获得20%的超额利润分成”的托管模式;反思长期坚守一种资产配置的模式;质疑国际金融体系的合理性等。

 

 2008-2012年中国外汇储备相关数据一览
中投公司基本投资回报率
“身份不明”:世界最强经济体对中投说“不”

    在4月召开的博鳌论坛上,中投某高管透露,美国人正在不断向包括中投公司在内的中资企业或机构说“不”。

一个占全球GDP38%的市场,成为了一个受限的投资区域,这对中投公司来说,不是一件好事。美国的封闭,源于对美国国内资本和产业的保护,同时也是对中投公司自身性质的忌惮。

从中投公司诞生那一天起,就决定了中投公司并不是一家简单的国有企业。在中投公司过去多年的海外投资经历中,最苦恼的事情不是找不到好的投资标的,而是对方不卖给中投公司。很多政府没有把中投公司当做一个企业,而是当做中国的一个政府部门。

在美国不断拒绝中投公司的同时,欧洲向中投公司敞开了大门,不过欧洲自身接连不断的债务危机,时刻向它的投资者展示着风险。甄别风险中的机遇,是中投公司在欧洲需要面对的课题,而中组部显然会要求新的董事长,能够拥有足够的专业知识和国际视野,来做重大的投资决断。

 

董事长人选难觅之谜

    

究竟谁能成为中投的新掌门?最终脱颖而出的可能不是最想去中投的人,而是最适合中投的人。

    最初被关注的屠光绍,其实是一个不错的人选。1995年,319国债期货事件爆发后,屠光绍被任命为中国证监会交易部主任,他对风险的理解可能相比其他人要更深刻。

    从中投监事长李晓鹏的任命来看,银行系一脉进入中投的可能性也不小。李晓鹏在到中投公司前,任工商银行副行长,其老同事姜建清,凭借多年的金融运作经验,进入中组部的视野也不奇怪。

    领导人空缺突出表明,中投有可能变成中国金融业里一个失去核心地位的角色。中国央行已将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打造成事实上的主权财富基金。外管局负责管理中国3.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过去五年,外管局已把越来越多的资金投资于股票、地产和私人股本基金,与中投的投资领域大致相当。

                     中投组织架构图

结语

    在全球主权财富基金的俱乐部中,中投是比较另类的——它既不像挪威那样使用财政盈余作为法定的资金来源,也不像中东的科威特和阿布扎比那样,使用石油收入对外投资。中投的投资资金来自于外汇储备,但是在2011年底收到第二批300亿美元的注资之后,由中投管理外汇储备的长期机制并未建立起来。资金来源背后是中投的定位。无论谁接任中投董事长都需要面对一个长期命题——中投以什么样的方式为国家管理更多的外汇储备。

评论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