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根治食品安全乱象 需狠抓生产流通和市场监管
第58期
大公财经出品
责编:哈妮

食品安全问题屡被曝光,“染色馒头”、“三鹿奶粉”、“地沟油”、“毒豆芽”……昨天,国家食药监总局紧急通知,各地严查皮蛋生产企业和市售皮蛋,违法企业一律停产退市;含重金属超标的问题皮蛋一律下架、停售、召回。 
    这些年被曝的食品安全大案可谓是让人不安和焦虑,针对这一系列食品安全的乱象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即将启动《食品安全法》的修订,食品安全,是关乎民生的头等大事,目前食品安全事件频发之时,修改《食品安全法》确实是迫在眉睫。

食品安全谁主导?

   食品安全问题直接影响消费信心、冲击社会诚信和政府公信力。“民以食为天”,这句话道出了食品在每个人生活中的极端重要性。食品质量涉及千家万户,关系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是衡量人民生活质量、国家法制建设和社会管理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
    《食品安全法》修改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普通消费者更加关心,修改后能够真正根治食品安全的乱象?如何有效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成为社会各界讨论的焦点。食品安全由谁主导?

    食品的生产流通和市场监管这两个重要的环节是组成食品安全的核心区。所以,笔者认为应该是食品制造企业和监管部门多方合作。只有这两个环节都抓起来,食品安全方能有效的实施下去。

解决食品安全需企业自律

    生产企业应该追寻更长远的发展,在生成源头保障食品的安全,这样才能得到长远的发展,而不是短期的利益;而政府部门应该更有效的对这些生产者进行扶持,监管。

    提升产业素质、推进产业健康发展是产业发展根本

    解决食品产业面临的问题的根本,最终还要归于提升产业素质、推进食品产业健康持续发展。我国目前食品产业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企业数量巨大。生产、加工、流通、消费等企业类型繁多,监管难度极大。二是产业层次低。生产条件差、工艺落后的“小作坊”占多数,组织化、集约化、现代化程度低,环节多、链条长、高度分散。
    提升产业素质的路径,第一,要实施大企业带动战略。应该分区域、分行业、分专业培育一批大型食品企业集团。以核心企业为龙头,对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企业实行并购、重组、整合,形成“龙头企业 配套企业 基地 农户”的产业发展模式,从而提高产业的整合度和集中度。第二,是强化行业协会的作用。把分散的小作坊、小摊点式的生产、经营者都分门别类地纳入当地的一个行业组织,通过行业组织的自治、自理、自律机制,提高分散经营者的组织化程度,实现“户籍式”有效管理。

    食品安全急需企业自律

    细化到企业生产的最底层,也是食品安全的最重要的生产环节,企业应该充分认知这个责任的重要性,产品的安全性已经成为消费者对于选择购买的首要因素,需求决定企业的发展和转型,在消费需求由数量安全向营养安全的快速转变过程中,食品企业更应该把核心竞争力放在食品的安全性上,作为品牌发展也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底线。

    如何做好企业的产品生产安全,这是一个系统化的过程。其中包括以下以五大部分:一、加强原副料的检查制度;制定一套完善的供应商审查标准体系,为原副料做好产品的标准化和系统化;二、完善生产过程中质量安全的控制制度;要保证产品可追溯安全防范系统,严格按照工艺流程、操作规范、产品标准等组织生产加工过程。三、进一步规范产品进出库的管理制度;对于食品类产品流通过程更加重要,从客户的订货,车辆的配货,产品的出入库情况都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质量把关;四、完善产品出库出厂检验记录和产品召回制度。食品类产品出现质检问题时候,一定要企业做好召回的后期工作,这不单能给消费者一个放心的消费环境,还为完善企业的食品安全工艺做一个有效的质量管理;五、加强产品安全自查自纠制度。

监管制度需要执行问责制

     整治“地沟油”案中发现仍缺乏明确责任主体,各部门互相推诿,令人不知所从。所以食品安全监管制度应该是科学的,执行应该是专业的。
 

    监管需要形成体系 明确责任主体  

  

    我国首部《食品安全法》的监管模式是从农田到餐桌的分段监管,但是在现实中,“分段监管”却演变成了在食品许可和标准订立时的“多头管理”。这种多头监管,也直接导致了出现食品安全事件“谁都不管”的现象。
    监管单靠一个机构或者政府是不行的; 政府权力资源整合。要解决政府部门职能分治、相互掣肘、职责不清的问题,形成统一高效的组织领导体系。
    一方面要建立中央对地方政府的奖惩机制,制定明确的考核目标和奖罚办法,严格奖罚,尽量遏制地方负责制带来的激励不相容弊端;另一方面要充分利用市场力量和市场机制,通过与社会中介组织合作和政府购买服务,减少监管盲区,提高监管效率和质量。 

    专家呼吁专章问责
    

    业内专家指出专章问责,具有很强的指导和现实意义。

    首先,它能强化监管者的法律意识。长期以来,法律对监管渎职问责力度明显不够,设立专章问责有利于扭转和改变这种态势。其次,针对食品监管中存在的监管疏漏、营私舞弊,以及有利时争着管,没利时“都不管”等现象,提出针对性、可行性问责条款,能有效激活食品监管人员的紧迫感、危机感以及公共责任感。

结语

    在严峻的食品安全形势下,我国终于重拳出击。修订《食品安全法》既要秉持严惩制假贩假企业者的精神,又要强调市场监管者的法律责任,对监管不力者严厉问责,追求其刑事责任,只有这样才能实现重典治乱,有效推动食品安全进程,保护百姓的吃到放心食品的幸福美好生活。

评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