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钱荒来袭 倒逼银行调整贷款投向
第61期
大公财经出品
责编:清风

从5月中旬以来,中国银行间市场资金利率逐步走高;进入6月份,资金面呈现高度紧张状态,连日来资金利率不断创下新高。同花顺数据显示,端午节前夕,隔夜拆借年化利率曾一路飙升至9.581%的阶段性峰值,未曾想到,端午节后,市场利率下降后又开始回升。截至6月20日,银行间市场隔夜拆借利率达到了惊人的13.444%,创历史新高。质押式回购隔夜利率盘中峰值甚至达到了30%。部分交易员直呼“终于见证了历史”。

 

钱荒蔓延 市场资金面紧张

     端午节后,银行间拆借市场利率在短期下降后出现大幅上涨的局面,截至6月20日,利率飙升到13.444%,创出历史新高。同日,质押式回购隔夜加权利率也升至两位数,盘中甚至报出了30%的峰值。

除季节性因素,以及银行近期需要集中向保险机构付息的压力外,一些非常规的人为因素也在困扰着银行间市场。

日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表态,会选择合适时机让QE退出。这一言论直接导致全球的热钱从新兴市场向美国回流。此前备受青睐的中国市场无疑成为热钱流出的重灾区。数据显示,中国前四个月新增外汇占款分别为6836.6亿元、2954.3亿元、2363亿元、2943.5亿元,5月骤降至668.62亿元。新增外汇占款的下降,变相拉高了资金价格。

    国家外汇管理局5月5日发布的《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在6月底即将实施,迫于外币纳入贷存比考核的压力,一些银行可能已提前开始买入美元补充外汇头寸,以求达到监管标准,这是近期美元买盘力量增大的主要原因,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银行间资金面紧张状况。

    此外,还有银行面临年中存贷比考核,债市整顿风暴等一系列因素,在短期内同时发挥作用,造成了史无前例的资金面紧张。不过在央行看来,部分银行肆意拉高杠杆率、脱离监管的表外信贷膨胀,致使自身流动性风险增高,成为导致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的罪魁。

近七个月外汇占款情况

央行为何不施与援手?

在市场资金面日趋紧张,银行间市场利率的飙涨的情况下,银行对央行出手释放流动性的预期越来越强烈。但出乎意料的是,6月18日、6月20日,央行却连续两次发行3个月期20亿元的央票。央行以持续回收流动性的表现,回击了市场降准的预期,进一步表明了不放松的态度。

分析人士认为,央行迟迟不愿入市放水,释放出实施稳健审慎政策的坚定决心。央行的意图是打压风险偏好,促使商业银行以更加谨慎的方式管理资产负债表,特别是控制一些机构流动性错配的风险。今年以来,商业银行信用膨胀非常厉害,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多增3万亿元,积累了越来越多的风险。央行此举意在对信贷和“影子银行”规模的过快扩张予以警示,以抑制整体债务规模扩大和金融风险持续积累。以前只要货币市场资金比较紧张,央行都会投放资金,熨平市场波动;这次央行有意让资金成本往上走,希望资金能够向实体经济更有效率的方向流动。

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要求“引导信贷资金支持实体经济,把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住、发挥好,合理保持货币总量”。从国务院最新表态来看,当前货币政策的基调是紧,坚持稳健、盘活存量、用好增量意味着顶住压力继续调结构。

优化资金配置 银行贷款需“转向”

    其实,央行释放流动性并未能从根本上解决银行钱荒的问题,银行仍需要“纠正贷款偏向”才能有效防止未来可能出现的金融风险。

   “钱荒”给银行经营造成了一定负面影响。以往,银行的放贷存在“偏向”情形,大部分的银行贷款投向了一些产能过剩的行业,比如钢铁、水泥、光伏、造船等等,但是这些行业的出现的种种问题使得企业还款出现困难,这也是导致银行频现钱荒的重要原因。所以,在目前存量资金规模巨大的情况下,银行未来更应该做好资金配置,积极有效调整信贷结构,引导资金流入满足实体经济需求,重点对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进行信贷支持,比如高新技术、节能环保、新能源等行业。此外,银行还要有效调动资金头寸,对贷款的投放有保有压。这样一来,银行信贷结构得到有效调整,从而使资金流保持畅通。 

结语

    汇丰中国制造业PMI显示,6月份中国经济仍处低速运行状态,这也给货币政策和金融市场提出了更高要求。银行作为重要的金融机构,必须有效配置资金,用好增量、盘活存量,优化贷款结构,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在此基础上扎实做好金融风险防范。

评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