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油溢价购优尼科 中企“出海”吃闷亏
中海油溢价购优尼科 中企“出海”吃闷亏
第5期
大公财经出品
责编:欧阳卿

7年前折戟优尼科后,中海油以151亿美元成功购得加拿大尼克森,又拓展了一块海外领地。历时之长,打破了中海油过往的并购历史。从对加拿大方面展开柔和攻势,到对美国方面,对投资人的一系列沟通,中海油战胜了政治因素,抱得“洋油”归。

151亿美元的并购金额,外加43亿美元的尼克森负债,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其成本最终还将转嫁至中国消费者。正如此前在海外并购中铩羽而归的中国企业,很大程度上,还是在价格上谈不拢。


中海油抱得“洋油”归

2012年7月23日,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油”)宣布,已与加拿大油气公司尼克森(下称“尼克森”)达成协议,中海油将以151亿美元现金收购尼克森全部股份。收购单价为普通股27.5美元,优先股26加元,较之尼克森前一个交易日股价溢价61%。同时,尼克森43亿美元的债务亦由中海油承担。

194亿美元,中海油此次出手不凡。

与中石油、中石化相比,中海油国际化及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在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董秀成看来,通过收购尼克森,其国际化程度还将上一个平台。更重要的是,可快速提高产量规模,以追赶其他大型石油企业。

“约20%的产量增长,约30%的证实储量增长。”据中海油测算,这是在此笔交易中壮大自己的收获之一。他们更看重的,还有战略性地进入北海海上盆地和加拿大的霍恩河盆地,在已有的加拿大油砂、墨西哥湾和尼日利亚海项目上提高资产比重。【详细】  

打开一扇门 也关闭了一扇窗


   海外扩张,是中海油获得油气资源的战略。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海油对海外油气资源抱以相当开放的态度。

   2006年,中海油27亿美元收购尼日利亚Oil&Gas Assets;2008年,25亿美元收购挪威Awulco Offshore ASA;2010年,30至50亿美元竞购非洲的油气企业Kosmos Energy油田;2011年,21亿美元收购加拿大油砂开发商OPTI……

   大额海外并购,造成其资本支出额逐年上升,2012年至2013年,这一资本支出很可能达到最大值。对于中国企业而言,这是资源紧缺时代的发展模式;而对于海外国家来说,却涉及到国家安全,以至于7年前中海油失于并购优尼科之战,美国方面对此次并购的批准也曾被世人所忧。

   即便是加拿大,也提高了警觉,对中国表现出“不信任”的态度。

   加政府宣布批准该收购案的同时,也宣布了有关外国企业投资加拿大的新规定《加拿大投资法》——针对外国国有企业对加拿大油砂资产的收购案作了额外限制,即加拿大政府将在“特例的情况”下才予以批准。【详细

整合难题临“大考”

“后路”难料之际,当下的整合亦是最棘手的问题。

“从以往经验来看,管理理念分歧等因素导致中国企业海外收购受挫,此类案例占海外收购总数的一半以上。”这正是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主任何曼青最担心的地方,“中海油收购尼克森之后,也面临经营管理、文化融合等多方面的挑战,更大的困难也许还在后面。”

尽管中海油在次轮并购中完胜于“政治因素”,但未来能否完成跨国文化的整合?能否顺利整合跨国资源……接踵而至的还有利益分配机制等需权衡各方利益的问题。

这一切,也是过去中国企业“出海”中铩羽而归的的警戒。

中钢、中信泰富在西澳,武钢在巴西亦一掷千金。2008年,中国中钢百亿元收购澳大利亚中西部铁矿公司,事后才知晓,上次的转手价仅5000万元,中钢“被耍了”【详细


结语

在中国经济对外开放转型期,中国企业正以不同的模式利用外部资源;而在中国通胀之际,能源企业也将资金投资于资源性企业以求保值。他们大多是国企,是暴发户,也交了不少学费,而能源并购的特殊之处就在于,不能在短期内产生效益。

不仅仅是中海油,对于任何一个能源企业来说,海外并购考验的是资金的实力和整合的力量。没有这个基础,势必面临“断臂”的一天。

评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