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老龄化挑战中国经济 人口红利转型势在必行
第22期
大公财经出品
责编:莫莫

10日,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公布,方案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取消卫生部和国家人口计生委,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此前数据显示我国人口红利拐点已经提前到来,人口老龄化问题的解决也被诸多分析指向放开二胎等,甚至有人建议取消计生政策。然而,中国人口结构非短期可以改变,解决中国人口问题不能指望计划生育政策,而应该切实挖掘目前人口结构红利,提高人口素质,提升劳动力技能,释放新一轮人口红利,推动中国经济继续高速增长,才能真正解决中国所面临的一系列人口问题。 

老龄化趋势日益严重挑战中国经济发展

中国老龄化进程在加快

中国目前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且老龄化速度在加快。按照联合国标准,中国早在2000年就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60岁以上老年人口在人口中的比例达到10%,或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达到7%,一个国家或地区就成为老龄化社会)。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数量达到1.94亿,老龄化水平达到14.3%;65岁以上老年人口数量1.27亿,占全部人口比重为9.4%。

从人口总抚养比和老年抚养比来看,总抚养比不断下降,老年抚养比不断上升。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提高速度在加快,十一五期间较之十五期间老年抚养比上升幅度在加大。未来的20年时间里,我国老年人口增长率和老年人口绝对规模将会陡然加剧,在经济社会发展还欠发达的情况下,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使解决未富先老的问题更为急迫。

人口结构问题带来系列社会经济问题

人口老龄化为中国经济带来的挑战,除了不断加重的抚养负担和养老问题将越来越突出等压力外,更重要的是对经济活力的影响,劳动人口数量减少和劳动结构老化将影响创业和创新的活力,降低经济发展的速度,从而影响中国能否跨越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

全国人口结构变化:老龄化日益严重

人口结构短期难改变 放开二胎无解人口困境

 

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各地区生育情况

——城市家庭生育二胎比例低  

 

    人口老龄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经阶段,今后也将是中国人口发展的一个常态化过程。对此,我们应该正确看待中国人口现状。首先中国人口基数大,整体看中国劳动力资源并不缺乏,统计局长马建堂近日表示,我国劳动人口总量,尽管在稳步下降,减少了345万,但是总量依然很大,依然有9亿多的劳动力,这仍然是中国最大的一个资源优势。其次从人均占有资源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来看,中国均属于世界较低水平,因此从经济发展角度看,中国都应该继续实施计划生育政策。

    对于是否放开二胎,有诸多分析认为应该无条件全面放开生育管制等,然而全面否定计划生育政策,一下子全面放开生育管制不现实。全国同时全面放开二孩将会造成短时期内生育水平以及出生人口的急剧增加,对教育和医疗等公共服务产生冲击,不利于经济和社会的稳定发展。其实近年来中国已经逐渐认识到人口政策存在的问题,一些微调的措施也在不断实施,如取消生育二胎时间间隔,不再要求间隔4年才可以生育二胎,符合条件的夫妻可以自主决定生育时间;东北的吉林、辽宁,江苏和安徽、福建、天津、上海等地已经开始针对农村家庭试点“单独家庭”放开二胎政策等。在此基础上,逐步总结经验,稳步推进,逐步探索合理的人口政策是一个比较理性的做法。
    全国人大代表、国家人口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马旭也表示,根据人口和社会经济发展状况,我国应积极稳妥地调整生育政策,根据各地情况分类指导,而不是简单地“放开二胎”,更不能搞一刀切。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在农村多数地区允许生育二胎,然而在此基础上,计划外生育的还比较多,合理的计划生育政策很有必要;而大城市即便放开二胎也不见得就增加多少人口,真正导致生育率低的因素并不是政策,而是抚养能力。

提高人口素质释放人口红利 更好推动经济增长

  提高劳动力素质参与资本类分配

  对于人口红利的消失不必那么恐慌,因为刘易斯拐点说是指人口红利的绝对拐点,但实际它还有一个相对拐点,也就是说,当前的劳动力处在劳动密集型产业,中国亟待通过提高劳动力技术水平使之从劳动力要素变成人力资本要素,参与到资本类分配,从而释放新一轮的人口红利。推动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应该作为应对人口红利消失的中长期战略。
  通过产业升级、劳动力参与率扩大挖掘比较性人口红利

  对于企业来讲,必须通过生产率的提升应对劳动力成本的上扬,已经有迹象表明产业升级正在逐步挖掘比较性人口红利。随着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不断从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转移,中西部地区的就业潜能不断被释放出来。从劳动力大省四川来看,“拐点”开始出现,2012年,四川省首次出现省内输出农村劳动力超过省外输出的转变。不仅是四川大中城市,一些县城也有就业扩张的态势。

  应对老龄化,挖掘老年劳动力资源红利

  首先是通过养老保障制度安排创造新的储蓄源泉,以及通过劳动力市场制度安排,扩大人口老龄化时期的劳动力资源和人力资本存量。其次,适当延长退休年龄也有利于释放更多老年人口红利。目前退休年龄设定男性为60岁,女性55岁,退休过早是人才资源的浪费,尤其是专业技术和经验积累的岗位,人才浪费问题就更为严重。因此,在今年两会上,中央组织部、民政部以及全国妇联相关负责人参与妇联界联组讨论时明确提出应该延迟女性退休年龄,充分发挥高层女性人力资源的作用。


结语

    解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一系列社会和经济不良影响,一味指责计划生育政策,指望放开二胎都不太现实,理性分析中国人口面临的结构性问题,促人口红利从“人口数量红利”转向“人力资本红利”转变,实现劳动力结构的升级从而实现产业结构的升级,进行劳动力培训和素质提高工作,注重人力资源的充分开发利用,实现经济增长与就业匹配以及劳动力升级与转型匹配,从而使经济步入新的良性增长轨道,才是正解

 

评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