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央行降息“潮涌” 中国货币政策左右为难
第45期
大公财经出品
责编:夏天

继美日相继实施宽松货币政策,欧央行将利率降至历史新低后,澳大利亚也难以承受经济数据疲软的压力,5月7日宣布降息。欧美流动性“潮涌”,考验着中国决策者平衡的艺术:一方面,国外央行降息,扩大内外利差,容易引致更多的热钱入境套利;另一方面,房地产调控,乃至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都对降息形成掣肘。此外,中国又缺乏资金外流的渠道。结合当下的国内外宏观大背景,货币政策似乎陷入了左右为难的纠结境地。

    

一周三降 几大央行“比赛”宽松

    5月7日,澳大利亚决定降息25个基点至2.75%,创历史最低纪录。这是近一周以来第三家全球主要央行做出降息决定。此前的5月2日,欧洲央行决定下调欧元区主导利率25基点至0.5%的历史新低。一天后,印度央行宣布今年的第三次降息,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7.25%。加上美国、日本仍在持续的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欧美流动性进一步趋于宽松。

  尽管市场普遍认为,降息对于拯救这几大经济体疲弱的经济现实作用有限,但也不得不承认,降息已经是没有选择的选择。然而,现实还远不止于此。欧洲及澳大利亚央行在宣布降息的同时,还表达了未来政策或将进一步宽松的可能。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6日发表讲话指出,欧洲央行正密切关注近期出炉的欧元区系列经济数据,如有必要,可能出台更多的宽松政策措施,以提振不景气的欧元区经济。德拉吉称:“未来几周中,我们将关注所有与欧元区经济有关的数据,如果有必要我们已准备再次采取行动。我们的货币政策将保持宽松。”

  澳大利亚央行行长格伦·史蒂文斯在7日货币政策会议后发布声明表示,此次的降息行为是适宜的,澳元高企、信贷需求低迷及通货膨胀前景温和是降息的主要原因。市场人士指出,今年以来,全球势不可当的宽松潮,给澳大利亚的出口,特别是所倚重的能源类企业带来一定压力。如果此次降息的刺激效果不明显,澳大利亚或在年内再度降息。

 

 

热钱压境 中国货币政策面临抉择

 

 

 

    欧美流动性“潮涌”,无疑考验着中国货币政策决策者的权衡艺术。

  必须正视的是,发达经济体持续大规模的量化宽松,已经严重影响了中国经济复苏的进程。

  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看来,外部宽松的流动性从两方面影响了中国。其一,人民币升值,中国出口受到影响;其二,热钱影响中国金融秩序的治理,对资产泡沫治理、影子银行的调整亦有负面影响。

  国外央行降息,扩大内外利差,容易引致更多的热钱入境套利。一季度我国新增外汇占款1.2万亿元,刷新历史纪录。外汇占款是央行和商业银行收购外汇所形成的投放于实体经济的资金,是观察市场流动性的参照。正是看到了热钱流入的加剧,国家外汇局近日发布通知称,将加强对异常资金流入的审查,还要求银行加强结售汇综合头寸管理等。

  然而另一方面,房地产调控,乃至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都对降息形成掣肘。

  中金公司宏观经济研究部指出,“目前房地产的投资性需求还较大,降低基准利率无疑将刺激房价进一步上升的预期。我们的判断是,除非有进一步的结构性调控政策来抑制房地产泡沫的扩张,货币政策难以大幅放松,微调压力增大。”同时,在中国经济增长弱反弹、通胀温和的背景下,难以支撑经济政策走向激进。

  此外,中国又缺乏资金外流的渠道。结合当下的国内外宏观大背景,货币政策似乎陷入了左右为难的纠结境地。

微调难免 经济政策料难大变

    面对有可能来势汹汹的热钱,中国货币政策调控的难度正在加大,是硬挺还是微调?二季度的货币政策再度成为焦点。

  从当前来看,尽管外部冲击有加剧迹象,决策层采取的应对政策仍然以稳为主。4月初召开的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季度例会就强调,要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有分析认为,受到制造业通缩压力的影响,未来我国货币政策出现微调的可能性将有所增加,但大幅放松的可能性不大,预计央行将主要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和信贷指导的微调来维持较宽松的流动性,以支持实体经济。

  事实也印证了这样的判断,在前两周连续暂停资金净回笼的背景下,周二,央行开展了550亿元28天期正回购操作,以此保持银行间资金面“中性平衡”,因为本周公开市场将有760亿元的正回购及1100亿元的央票到期。

  同时,银行间市场资金面仍维持总体宽裕态势,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稳中有降。尽管全球货币政策日趋宽松,但业内人士多数认为,目前还看不到中国央行降息的可能性。

  安信证券发布策略数据周报称,用汇丰PMI数据与去年比较发现,今年4月份PMI整体要好于去年同期水平。虽然经济增长动量不强,但从同比角度看,工业增速可能出现反弹。目前经济数据和企业盈利都验证经济弱复苏的趋势,预期经济将表现稳定,且政策不会有大变化。

 

 

结语

    平心而论,当前我国外贸形势仍不乐观,外需仍未企稳,而人民币升值压力加大也给今年出口企业形成新的压力。除了实体经济之外,货币政策也将面临巨大挑战。大量资本会涌入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将会进一步加大我国货币政策的调控压力和难度。因为中国想要保持经济大体的稳定运行,就得适度放活货币政策。在通胀担忧还未完全远去、同时也还未有进一步的结构性调控政策来抑制房地产泡沫扩张的背景下,货币政策是否将被迫从中性向微调转向,或许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评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