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岁末年初,因佳兆业引发的风波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在这场风波的背后,人们谈论的不仅是佳兆业的债务违约、楼盘被锁和人事震动,还有反腐和房地产行业。风波掀起的,或许只是刮向房地产行业涉腐的冰山一角。



风波乍起

1月12日晚间10点30分,深陷破产、债务违约舆论风波的佳兆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兆业”)在港交所发布最新公告,其中“汇丰的豁免通知”尤其引人关注。据此公告,汇丰豁免佳兆业(01638.HK)因前主席郭英成辞职而违反汇丰融资协议的违约事项。这意味着,佳兆业不须即时偿还汇丰欠款。

然而,令佳兆业深陷债务违约泥潭的,正是由于其2015年初未能偿还汇丰提供的4亿元融资贷款,而这有可能成为今年中国资本市场首例违约。这一重磅消息令彼时正因前主席辞职、楼盘被官方锁定、破产重组传闻困扰得焦头烂额的佳兆业雪上加霜,并触发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华夏银行等佳兆业的“金主”的敏感神经,它们随后(1月8日)纷纷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查封佳兆业在深圳的部分资产。截至发稿,申请对佳兆业采取措施的金融机构数量已达19家,波及范围包括佳兆业在深圳、上海、珠海、大连、惠州、苏州和杭州等地项目。

在佳兆业所面临的一系列困境之中,深圳房源被官方锁定是一个关键节点。佳兆业2014年12月11日公告称,该公司遭深圳国土局锁定的地产项目达到13个,基本已经囊括佳兆业于深圳大本营的全部可售房源。而在约一个月前的10月13日,深圳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蒋尊玉被广东省纪委带走。

对蒋尊玉被调查的原因目前未有官方定论,有消息人士指出是因为与其主政深圳大运会期间的主场馆大规模工程建设有关联,疑涉价值逾20亿元工程腐败;也有消息称是因为当地一家房地产公司被审计出重大经济问题有关。

危机发酵

据不完全统计,佳兆业在全国范围内被封锁或限制的楼盘已有9个、约4000套房源,包括其深圳5个项目2000多套房源被锁定,以及广州、杭州、武汉和大连的部分项目。

佳兆业危机的风波中心——深圳,早前被锁定的楼盘目前并无任何将要松动的消息。对此,除了申请债务保全的金融机构之外,最着急的非那些佳兆业业主莫属。据香港《文汇报》报道,日前约2000名佳兆业业主身着“我爱我家”T恤在深圳市民中心附近的广场集会维权。[详细]

在楼盘被锁、业主维权等消息之外,债务违约问题或许更能扩大此次危机的影响。随着深圳证监局开始排查佳兆业资管产品的消息传出,截至19日,公开消息显示已有24家金融机构向法院申请对佳兆业资产保全,其中不乏平安信托等大型信托公司。据悉,佳兆业信托融资规模巨大,其中平安信托涉及资金规模最大。2014年4月和10月,平安信托通过两款信托计划,共计向佳兆业融资近29亿元。另据Wind数据,华润深国投、外贸信托、爱建信托、中融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共计有数十亿元资金牵扯进佳兆业事件。[详细]

白武士定风波?

2月1日晚,佳兆业与融创中国双双发布公告宣布合作,融创全资附属公司天津腾耀与佳兆业全资附属公司上海新湾达成协议,天津腾耀将分别收购上海新湾旗下上海荣湾、上海青湾、上海赢湾、上海诚湾四家子公司,其总额为23.75亿元。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月2日早间,佳兆业集团发布公告,称“金志刚先生因有意投放更多时间发展个人事业,已辞任本公司行政总裁职务,由二零一五年二月一日起生效。金先生将会留任本公司执行董事。”

此次人事变动为近两个多月以来,佳兆业集团经历的第二次高层换血。此前一次人事变动,以集团主席郭英成的辞职为起点。

2014年12月10日,郭英成辞任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提名委员会主席、薪酬委员会成员及佳兆业集团授权代表,自2014年12月31日起生效。郭英成因健康理由而辞职。

同日,郭英智(郭英成三弟)调任为非执行董事,自2014年12月31日起生效(生效当天辞任)。

2014年12月28日,谭礼宁辞任执行董事兼董事会副主席;张鸿光辞任首席财务官,两项变动均自2014年12月29日起生效。

2014年12月31日,郭英智辞任非执行董事;霍羲禹辞任非执行董事、薪酬委员会主席、审核委员会成员、提名委员会成员;张鸿光辞任公司秘书及佳兆业集团授权代表。[详细]

2月5日,内地多家财经媒体称融创已于1月30日按平均每股1.8港元收购佳兆业的49.25%股权,涉资逾45.5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36.6亿元。 但大公财经发现,双方还未就此发布正式公告。

融创若真成了佳兆业的白武士,那么这场风波恐怕也不会就此平定,毕竟佳兆业“老臣”们相继离开,且风波中心的深圳大本营——佳兆业的命运如何转向?自救还是他救?从目前的形势看,答案似乎仍不明朗。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