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军:中关村最早一批“个体户”之一。199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建筑系;1993创立的华1993创立的华旗资讯数码科技公司。1997年,创建品牌--爱国者。

爱国者数码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冯军在接受大公财经专访时表示,作为一个企业家要讲诚信,不能伤害民族利益,不但要对企业、个人讲诚信,还需对整个国家和民族守诚信。

马云的C2B将来会非常了不起,能诞生出很多的像雷军的小米一样的这样的优秀的企业,用C2B的方式,就是预售的方式,让大家都参与进来,让消费者参与到产品的定制研发过程,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大趋势。

爱国者数码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冯军在接受大公财经专访时表示,现在如果抓住了中国梦,同时以诚信为纽带,现在创业比过去创业容易多了。

爱国者数码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冯军在接受大公财经专访时表示,新商业文明越简化越好,只支持那些诚信的中国企业,让诚信的人越来越多,让不诚信的企业寸步难行。

冯军认为,各行各业赶紧得考虑转型。“手机已经成为人类的第八器官了,你现在很难见到一个朋友说没带手机的,几乎不可能了。


冯军接受大公网财经访谈实录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大公访谈》,我是主持人周楠。中国的未来不仅在于体制性的变革,更在于一批有责任、有魄力和新视野的人,去思考和践行新一代的商业文明。那么,在新的时代背景和国际环境下,我们需要一种什么样的新商业文明呢?今天做客我们节目的是爱国者数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冯军先生一同来探讨。冯总您好。

   冯军: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像我们刚才提到的,其实我们无论是上到国家层面,下到地方政府,再到各个企业,其实都面临着一个大转型的时代背景,您认为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我们应该需要什么样的新商业文明?

   冯军:我觉得其实觉得越简化越好吧,我觉得可能需要两点:一个是爱国,一个是诚信。爱国很容易理解了,咱们别狭隘的民族主义,但是日本民族抱团,以诚信为纽带,最后崛起了;韩国民族也是在奥运会之后的第五年,也是以诚信为纽带,开始抱团,最后崛起了;风水轮流转,该转到中国了,中国人不能再一盘散沙了。所以我们爱国不必排外,但是自己支持自己是非常必要的,所以我们只支持那些诚信的中国的企业,这时候进入良性循环,让诚信的人越来越多,让不诚信的企业寸步难行。这个时候诚信问题解决了,中华民族的抱团问题就解决了。

   主持人:那么您认为我们在建立这样一种爱国和诚信的新商业文明这条路上,还有哪些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

   冯军:我觉得问题是难免的,但是其实奥运你像原来多惨,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基本上是一个很失败的、全世界抵制的奥运会,那比made in china所面临的困难要大得多。但是只要坚守爱国和诚信这两个原则,萨马兰奇愣是活生生地把这么一个快倒闭的垃圾品牌变成了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让每一个参与奥运的运动员、赞助商、举办国和媒体,只要诚信都成了赢家。所以我认为中华民族又勤劳又智慧,现在唯独缺的就是好象不太抱团,不怪人,因为你判断不了谁诚信,谁不诚信,你怎么抱团呀,所以只要解决了诚信问题,中华民族的抱团问题就会迎刃而解,那这个时候来讲那些小问题我认为都不是什么问题了,所以核心问题是解决诚信问题。

   主持人:那么在新商业文明的构筑过程中,相信企业家精神也是其中比较重要的一环,您认为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我们这一代企业家应该要具有一种什么样的企业家精神?

   冯军:我觉得核心还是要放在诚信上,如果没有诚信,企业家越折腾越成瞎折腾了,就像赖昌星,也许有的人说赖昌星挺诚信的呀,确实是,他也许在某些方面是诚信的,但是他对于国家,对于民族来讲他是不诚信的,他靠偷漏税,靠这些东西,靠走私,还把它当事业了,那是跟整个民族的利益是相冲突的。所以诚信应该是全方位的,一个木桶原理,不但要对消费者诚信,要对上下游合作伙伴诚信,要对媒体诚信,很重要的是对整个民族诚信,对整个国家的发展诚信,我觉得这些东西都缺一不可。

   主持人:冯总有一个大家对他的称呼,叫“民族主义斗士”,其实刚才我们听到您关于新商业文明的理解当中也能感觉到这一点,您自己对这个称呼怎么看待?

   冯军:其实我觉得好象没有人这么称呼我,第一我也不认同这个称呼,因为第一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只不过是一个学生创业者而已,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只不过说是可能我脸皮稍厚一点,别人在内心深处都很爱国,但是不好意思承认。因为在改革开放之后,好象谁提爱国,谁就有点假积极,或者有点文化大革命残余分子似的,都不好意思承认爱国。可是全世界的发达国家,之所以能够发达,你已经分不清楚是因为他们富裕了才爱国的,还是因为他们爱国了才富裕的。总之我们不去探讨它,我们其实做一个自己内心深处想做的事就行了。我认为感恩母亲、感恩故乡、感恩祖国、感恩老师无可厚非,全世界都尊重你,所以我觉着爱国是我们每个人该做的,只不过别去伤害别人,不要因为爱国而去变成义和团,变成狭隘的民族主义。所以爱国就是热爱自己的故乡,热爱自己的人民,能够为自己的父老乡亲做点事,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这不存在什么斗士不斗士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民族的骨气和底气。只不过很多好朋友都不敢表达出来,我觉得现在在中国梦时代该表达出来了,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我觉得这些梦想如果以整个民族的崛起、和平发展作为共同的梦想的时候,每个人的梦想成功的概率都会提高。

   主持人:所以您创办了自己的企业,也取名为爱国者。我们也知道爱国者近期在推出了一个商家诚信圈,这个是怎么具体去理解呢?

   冯军:叫诚信商圈,其实很简单,就是复制奥运。那么奥运会很成功,我们也请了萨马兰奇做了我们的荣誉总顾问。我就问萨马兰奇,他是怎么把一个快倒闭的一个垃圾品牌,变成了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他告诉了我一些方法,我们把这些方法复制到咱们国内,先帮中型企业,中小企业去享受这个成果。所以我们把全国分成了5000个商圈,因为中国大,这5000个商圈服务起来比较好服务,本地化服务。另外全国5000个圈子用移动互联网打通,打通了之后,任何一个人只要把一个圈子做好,只要诚信,这时候全国的4999个圈子都知道,这时候这个人就很容易成功,他的营销成本大大下降;那同样如果有任何人在一个圈子里面干了坏事,我们有发公告权,让全国的4999个圈子都知道,这个时候就等于给每一个中国的企业,诚信的企业都戴了紧箍咒,这个时候来讲,大家只能干好事,不能干坏事,谁干了坏事全国都知道,对于它以后来讲非常不利。所以这个时候大家会非常的认真,守住自己的诚信,这个时候中国人的抱团就开始了。

   主持人:这个商圈有一定的约束力在,那么关于这个诚信商圈您怎么去判断到底是不是诚信呢?有一个什么样的衡量标准?

   冯军:特别简单,两个方法:一个方法,每一个进入到诚信商圈的诚信商家或者vip必须有介绍人,相当于去银行贷款的时候必须有担保人一样,这个担保人其实起到了很大的监督作用。

   主持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担保人呢?

   冯军:我们这个诚信商家,它会靠我们初期的一批志同道合的人,由他们去寻找跟自己同样诚信,或者比自己更诚信的合作伙伴来不断的加入,这样的话就可以形成了一个相互鼓励,相互帮助,同时相互制约的一个圈子。大家可以尝试一下,在微信的通讯录的服务号里面搜索一下诚信商圈,然后你进去一关注,一查看消息就知道了。另外对大家也送一个礼物,大家可以不花一分钱,就可以得到一个你人生中第一次拥有的微自媒体,只要点一下你的微自媒体就了解你了;你想了解别人,也是通过微自媒体马上就能看到别人。这个时候全国的圈子是打通的,这5000个圈子既能够扩张,同时又能做到本土化,这样别大家跑来跑去的太累,远亲不如近邻。所以这个圈子来讲,一个是有介绍人,第二全国这5000个圈子,每个圈子咱们的邻居们互相帮助,也在互相监督,你要敢干坏事的话,这些邻居们就可以监督你,同时我们还有5000个合作伙伴,这些合作伙伴要负责发公告,比如说周楠帮助了其他的人,干得很好。

   主持人:就表扬一下。

   主持人:这个时候就要表扬,但同时如果有人耍赖,跟你写的合同最后不兑现,耍赖不执行,你要不兑现的话你就违反了诚信比生命更重要的相互的承诺,我就得被迫发公告,我一发公告就惨了,全国5000个商圈都知道了,将来这个数据库是无法销毁的,所以后面随时有任何人一查你的名字就能查出这段历史,你赶紧处理。这时候他会想方设法把你这个诚信商圈,把周楠的这件承诺他得兑现了。如果他还不兑现,这时候就找他的推荐人,再给他的推荐人打电话说,这个人不行,这个人不诚信,你推荐他的,虽然说是他不负责任,好象跟你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作为推荐人,你有连带责任关系,我们公告上会说某某某耍赖,不执行对周楠的承诺,他的推荐人是某某某。所以拜托了,你是不是赶紧帮着协调一下。所以作为他的推荐人会玩命儿地说,求求你了,你别耍赖,它那边确实有困难,那行,那作为他的推荐人来讲,去跟他协商,甚至来讲,可能他们互相信任,他去帮他一把,最后去兑现承诺。

   那么其实中华民族真的把诚信做好之后,其实再大的困难都能度过去,但是诚信没有的话,再小的坎儿都能把你绊倒。

   主持人:这其实也就像总理之前提到的,“让诚信者走得更远,让失信者寸步难行”,那么这个诚信商圈对于商家有这么好的无论是约束作用还是推动,包括监督作用,那么对消费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冯军:对于消费者是最爽的,在这个微自媒体上,每一个用户通过诚信商圈的服务号进去之后,右下角有一个微自媒体,你一点进去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微自媒体,挺高兴的。这时候右上角有一个兑换区,你一点进兑换区就看到了,这些诚信商家提供了大量的用积分兑换的各种各样的服务,比如用500积分可以兑换免费的健身一个月的体验,可以用500积分兑换一个SPA,可以用368积分去兑换西安的一个非常优秀的酒店,这个时候,消费者成了最大的赢家,等于是他从诚信商家消费,将1:1的得积分,拿这个积分又去诚信的这些增值服务商那里享受免费的服务,所以消费者感觉有点像打五折似的。

   主持人:所以这个诚信商圈这么听下来,其实它也是建立在互联网这么一个手段之上的,那么现在电子商务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一个方面,尤其是赶上什么活动的时候,电子商务的促销力度也是极为大,吸引了很多的人,但随之而来的,也延伸出很多假货或者水货的现象,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冯军:这个现象可能在互联网初期发展的时候难免,但是我觉得像马云,我觉得越做越好,可能最初的时候淘宝可能稍微乱一点,但是后来的天猫来讲就诚信得多,所以我提议大家掌声鼓励一下我们的马云,好不好。

   主持人:既然冯总提到了马云,前一段时间,也有媒体爆出“马云将失信进军游戏产业”,您对这个现象怎么看待?

   冯军:我觉得游戏你也要把它分类看,如果它沾黄赌毒,那我觉得就是一个不好的行为,但是如果游戏是一种很健康的、娱乐的,我觉得这个市场无可厚非,你还不让人轻松一下。而且你像腾讯的张晓龙他们搞的微信上的打飞机,我看很多好朋友他正好休闲的时候就玩一玩,挺好的,像这种东西它又不沾暴力,又不沾色情,我觉得像这种游戏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是暴力、色情、赌博,那我觉得要谨慎,所以我还不太了解马云这方面的细节。

   主持人:据您来猜测,您认为马云如果进军游戏产业,他的目的何在,是为了我们想象的那样……

   冯军:这个可能你得问马云,因为我们是好朋友,但是具体的他这个方向来讲我并不是太了解。但是我认为马云的C2B将来会非常了不起,能诞生出很多的像雷军的小米一样的这样的优秀的企业,用C2B的方式,就是预售的方式,让大家都参与进来,让消费者参与到产品的定制研发过程,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大趋势。

   主持人:爱国者有没有打造自己的电商平台,对于这一块有没有什么规划?

   冯军:没有,我这边很简单,我就是在做诚信商圈,基本上我跟马云,还有马化腾都是好朋友,所以我们错位经营,马云做商品销售做得非常好,马化腾做沟通平台做的我认为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我就做这些诚信的企业的交流和兑换,所以消费者来讲也可以受益,让这些服务、实体经济可以受益,这些实体经济的服务来讲,作为海归,作为外资的电商来讲,他们服务起来确确实实可能优势不如我这边大,我这边就专心做好这些服务,跟这些好朋友们一起来共同把电商和实体经济变成1 1=11的共赢,我觉得这个事业值得做,谁都是好人,在这里边帮助别人,而且它的诚信机制用移动互联网既容易,而且容易监督,任何一个消费者只要消费了,或者用积分兑换了,他就有评价权,这样既防止了水军的干扰,同时也没法作弊,你要作弊成本太高。所以这样让消费者可以踏踏实实地了解谁诚信,谁做得好,竞量排名,我不搞竞价排名。谁诚信,谁的服务量大,谁兑换的积分多,谁排在前头。这些消费者很省心,有心思的看看评价,没心思的一看排名,就可以放心地去了。

   那么把这些假冒伪劣打了之后,跟国际品牌公平竞争,千万不要说去抵制什么货,去打击什么国际品牌,那种说法是狭隘的民族主义,是义和团的行为,是惹祸的,千万不要。我们爱国不需要排外,爱国应该体现在做好自己,然后中国人互相抱团,就像日本民族他们用抱团的方式赢得了全世界的尊敬,韩国民族也一样,都是在奥运会之后的第五年开始抱团,走诚信的道路,走精品道路。现在风水轮流转,该转到咱们中华民族以诚信为纽带,以爱国为纽带,最后抱起团造福于全世界,这时候来讲全世界会尊敬咱们的。

   主持人:那么您在专注地去做自己喜欢,感兴趣,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去了,对于企业的发展您放心吗?

   冯军:当然放心了,这些同事比我优秀,我是土木系的,又土又木的,学建筑的,是很幸运而已,1992年正好南巡讲话,可别人可能不信小平爷爷,那我信。我信我就是受益者,那我就直接在单位只呆了半个小时我就出来创业了,虽然我妈只给了我220块钱,我就专门做诚信的键盘、诚信的机箱就行了,并不难。其实创业在中国来讲机会很大,因为诚信问题没解决,你只要坚持诚信,也许初期会稍微累一点,但是随着时间的积累,你一旦闯出了一个信用,其实很好做,真的在中国创业并不难,从小做到中很容易,难是难在从中做到大。

   主持人:那您当时创业的时候您感觉并不难是吗?那您如何评价现在的创业环境?

   冯军:现在你如果抓住了中国梦,爱国和诚信这两件事情,只要抓住这个机会,现在创业比过去创业容易多了,只要你把这两条当做机会,别老看不起咱中国人,非要卖国际品牌,非要当假洋鬼子,那你是累,你做达芬奇,现在没人看得起你,中国人非要给自己起个假洋鬼子的名字,你何必呢?累不累?现在老外都要起中国名字,甚至老外玩命儿地盯着中华,买中华牙膏,投资中国优秀的企业,所以现在电商外啥都是外资?都知道这是未来。中国人放长远一点的眼光,别老看眼前利益,我们看长远点,以诚信为纽带,你的未来会越来越好的。

   主持人:所以首先作为我们个人说还是要尊重我们自己的本土的文化以及我们本土的品牌,那么我注意到前段时间其实全国人大常委辜胜阻先生也说过,企业在发展的过程当中一般会面临三个阶段:要么往上走创新转型,要么往外走海外拓展,要么就往下走,面临被淘汰,您对他的这段描述怎么看待?

   冯军:我觉得说的挺好的,因为现在转型是必须的,移动互联网彻底颠覆了这个世界,原来春节前每三个月一个变化,在春节期间,红包,马化腾的红包几天的时间,就建立起原来可能马云得花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建立起来的支付系统,包括最近的打车软件这么一弄,效率一下就上来了。现在给我感觉已经是每个星期一个变化,所以别再犹豫了,现在必须得转型,赶紧跟移动互联网挂钩,手机已经成为人类的第八器官了,你现在很难见到一个朋友说没带手机的,几乎不可能了。很多人很离谱,除了洗手间带了手机也罢了,洗澡的时候都带了个塑料袋,边洗边看手机,我说你太过分了,这是啥呀,但是没办法,因为确确实实手机移动互联网把每个人的生命延伸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各行各业赶紧得考虑转型,我觉得这一点我挺佩服小马哥马化腾的,因为这次他是完全用自己的微信打击自己的QQ,完全是自己革自己的命,才取得这么大的成果。一般人成功了之后容易懒惰,容易没有动力,那我觉着马化腾虽然年轻,但是他有一种强大的一种造福于社会的愿望,去靠技术,让更多的人受益,所以你看消费者没花一分钱,就上了微信,很多人沟通多方便?所以我们也想把这个诚信商圈变成一个用移动互联网把全国串在一起,但是最后在各地也能够让实体经济能够面对面地抱团,然后能够相互受益。我们为什么不能帮一帮中国的诚信的企业呢?不诚信的企业我们把它打击掉,零容忍,但是诚信的企业为啥不帮帮自己家人呢?这种帮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这是一个人本能的理所当然的对自己的父老乡亲的回报,这种精神把它用起来的话,我觉得这个O2O将会对消费者、对中国的企业都做出点贡献。

   主持人:那么冯总其实免费地做诚信商圈,目的也是为了要营造一个诚信的商业环境,诚信的商业环境也是我们无论是作为企业还是作为消费者来说都是非常希望看到的这么一种环境,除了关注诚信之外,其实爱国者作为我们民族品牌的一个骄傲,我们也特别关注于它的发展,您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爱国者未来的发展方向,有没有上市的打算,因为我们看到很多成功的企业都已经通过上市来走向世界?

   冯军:那上市是早晚的事,必须得上的,爱国者电子那么多优秀的员工,他们在干这个事,上市也是对他们的一个回报。所以对于我来讲反正都裸捐了,无所谓,上不上都可以,现在是他们在经营,肯定是要上的,现在国家开闸了,所以他们正在努力,我们的那些移动储存,数码产品,在杨吉庆的带领下他们现在越干越好,我挺高兴的,基本上他把我时间给节约出来了,让我专心干我喜欢干的事。所以我在那边就是第一大股东,只参加董事会,具体管理我就不管了,让他们去管。所以原来舍不得放手,舍不得放手别人永远成长不起来,放手之后他们干得比我好。

   我的规划,我还是想办一场中国品牌的奥运会,这是我的梦想,自从认识萨马兰奇之后,我就不务正业了。其实萨马兰奇大家可能有所不知,因为每次他来北京基本上都打电话给我,让我跑贵宾楼陪他聊聊天,陪他吃吃饭,陪他游故宫,陪他做一大堆事,我才发现萨老清闲得不得了,没事干。这让我很吃惊,这么大的奥运会,怎么会没事干呢?

   主持人:为什么呢?

   冯军:其实他的方法特别简单,就是诚信加爱国,就把这两条做透就行了,所以去共赢,去调动各种各样的合作伙伴,一起共赢,让别人赢,自己来讲的话,当志愿者,也相当于裸捐了,就等于国际奥委会不赚钱,赚了钱全是合作伙伴们拿走了,所以合作伙伴们很高兴,赞助商很积极,都成了赢家。包括奥运主办国,基本上在奥运之后的第五年都开始崛起。我说萨老为啥第五年呢?为啥不?他说没办法,全人类都一个毛病,只有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

   所以咱们中国原来树的本样,从小学的榜样好象都是离开的,什么黄继光、邱少云、雷锋,我觉得除了追认烈士之外,应该对活着的做贡献的好人应该多给一些鼓励,包括中国诚信的品牌、诚信的企业,我也提议不但是咱们老百姓可以多支持支持,我建议政府应该向韩国民族支持三星、支持现代一样,政府也出面支持,没有必要避嫌,这些好的企业只要诚信,就去把它们支持起来,也拉动了就业,也创造了税收,对整个民族都会有帮助的。条件就一个,俩字,诚信,盯住这两个字就够了。

   主持人:刚才我也注意到冯总提到了榜样,的确榜样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那么最后我们也希望能够请冯总来聊一下您认为在这个时代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榜样?

   冯军:榜样,我觉着其实这个时代来讲,我觉得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榜样,它已经不是那种点对多的模式了,其实现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是中心,所以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良心的,其实没有人想干坏事,都想干好事,得到尊敬。所以我觉得中国梦的时代来讲,我认为其实每个人把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个渴望,自己的那个梦想,和中国梦调成一致,14亿中华民族,如果每个人都有着共同的个人目标和国家的大的目标是一致的,这时候以诚信为纽带,我觉得不得了。我觉得不抱团的原因不怪消费者,不怪中国人,是怪没有解决诚信机制,而这一点靠政府来做,你得累死政府,不太现实,而且政府管得太多,容易滋生腐败。所以这件事情还是应该多一些民间力量,以诚信为纽带,来相互监督,在监督别人的同时,也给自己戴上紧箍咒,你给自己戴上紧箍咒之后,我们在互相帮助的同时,也得到了互相监督,这时候就可以可持续发展、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主持人:但有了约束之后。

   冯军:所以媒体在这里很重要,像大公报大公网你们是唐僧,你们有念紧箍咒的权力,我觉得像咱们这些媒体如果跟这些民间组织相结合,为中华民族的诚信建设做点贡献,我觉着何必而不为呢?

   主持人:那么我们大公报大公网也会像冯总说的那样,以引导和监督为己任,共同营造这样一个诚信的环境。

   冯军:得对得起“大公”这个词,大公无私。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份事业,真的值得我们去为之献出我们的青春,而且我认为把这个事情做成之后,真的我们受益终生,甚至我们子孙后代都会跟着受益,所以我提议真的更多的朋友们,可以重视一下移动互联网这次难得的机遇。最后还是以两个核心成为我们共同的纽带:一个就是爱国,一个就是诚信。

   所以拜托父老乡亲们了,拜托兄弟姐妹们了,如果有机会的话,真的咱们一起合作;如果你们有更好的点子,也请你们告诉大公网,然后我们洗耳恭听;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跟爱国者多联系。

   所以我们希望成为腾讯的升级版,马化腾做得很伟大,我们在他的这个平台上,和app打通,这样既帮了腾讯,也帮了我们自己,然后这个时候以诚信为纽带,实实在在地帮助中国诚信的企业家还有消费者,我们一起像奥运一样越办越成功,像日本民族抱团一样,最后为国争光,像韩国民族一样抱团,创造奇迹,预祝大家成功。

   主持人:我们也希望像冯总说的那样,以爱国和守诚信这两个为核心,来共同营造一种新的商业文明模式,共同去推动这个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感谢冯总做客我们节目,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我们下期再见。

   冯军:好,谢谢大家了。

支持那些诚信的中国的企业,进入良性循环,让诚信的人越来越多,不诚信的企业寸步难行,当诚信问题解决的时候,中华民族的抱团问题就解决了。

诚信应该是全方位的,就像木桶原理,不但要对消费者诚信,还要对上下游合作伙伴诚信,要对媒体诚信,最重要的是对整个民族诚信,对整个国家的发展诚信。

马云的C2B将来会非常了不起,用预售的方式,让大家都参与进来,让消费者参与到产品的定制研发过程,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大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