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经济“弱复苏”或停止 政策陷入两难困境
第39期
大公财经出品
责编:恺睿

 

    导语: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一季度GDP同比增7.7%,增速低于去年同期水平,也低于去年四季度。创下两个季度新低。统计局表示,一季度国民经济总体来说应该是开局平稳、稳中有进。在此前的数据中,超发的货币并没有给经济的回升带来应有的动力,市场就此认为改革正在进行。

经济“弱复苏”面临冲击

    中国经济弱复苏似乎被停止。最新公布的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速回落至7.7%,增速低于2012年第四季度的7.9%和市场分析师预期的8%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在发布会上指出,一季度增速小幅回落主要是国际形势复杂多变以及国内主动调控的结果,“从经济增长的基本面看,保持中国经济稳定较快增长还是有比较多的有利条件。”

    他进一步解释称,中国仍处在工业化和城镇化加快的进程之中,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信息化还有国际化、市场化这些进程都没有完成,将会释放出巨大的投资和市场的潜力。他并强调,中国经济基本面没有发生根本改变,对全年完成7.5%的GDP增长目标持乐观预期。

    面对经济增速下行的现状,多数分析人士认为,在本届政府打造经济“升级版”的背景下,未来经济发展将更重质而非量,预计政策方面将针对转型升级和制度改革等长效机制方面有更多考量。

    在通胀低迷、增长乏力、信贷超发的背景下,未来的宏观政策将面临多重目标互相矛盾的境遇,虽然中国经济的转型趋势不变,但一贯的政治思维很难坐视短期经济走低。

传统模式的缺陷暴露

    超发的货币,低迷的经济增长,不免让人疑惑的是,货币驱动增长的路径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传统经济学理论给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信贷扩张传导到实体经济活动中通常需要一段时间,在中国这一时滞通常为1-2个季度。从货币投放的趋势上,纵然有“8号文”的约束,但以当前的资金需求来看,未来还将维持可观的增势。如果历史确实能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启示的话,今年二、三季度经济复苏的步伐会更加强劲一些。鉴于本轮信贷扩张的势头弱于上次,政府还收紧了房地产相关政策,经济复苏的势头应该会更加温和,未来将保持一个震荡的格局。

    然而,更值得相信或者遐想的逻辑是货币被拿去还款了,尤其是流向地方债务平台,这点从信贷结构可以一目了然。相比于5年前的信贷大幅扩张时期,地方政府现在积累了更多的债务,现金流动性更加匮乏——因为一些长期投资项目尚未产生回报,房地产政策的收紧则影响了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让收入,并且由于监管层要求银行减少对地方平台的信贷投放(至少是表内信贷),他们现在面临更多的融资约束。虽然只有一些个案而非坚实数据来支持这个观点,但部分银行贷款以外新增信贷可能被用于偿还现有债务(支付利息而非偿还本金)。

    过去的大量投资并不能创造现金流,在投资下滑的背景下,货币依然流向这些领域,反映了一个现实,货币的边界效应正在下降,并面临债务约束。这是量到质的变化,未来或将更加明显。

经济低迷驱动改革加速

    如此推来,倾向性的判断是,依靠货币驱动投资、拉动经济的模式正在成为过去,即便采取这样的模式,面临着是机制的内在矛盾,不可长久。

    近期,刚刚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的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表示,7.7%远低于市场上预计的8%。3月的有关数据更为低迷。总理座谈会上我形容当前形势是冰火两重天:地方换届后领导干劲冲天,非国有部门犹豫观望。有关领导插话讲同一意思。怎么办?加快改革,给民营经济让利,启动民营经济积极性。

    在扑朔迷离的宏观数据中,虽然模棱两可,但一个不容客观的事实是,中国传统的经济增长模式正在悄然失去了魅力,为了满足中国必有的政治需求,维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中国领导人正在努力开辟新的模式,以维持这艘巨轮前行。

结语

    过去五年,中国高层领导人反复表示希望调整经济结构,将重心转向促进消费,摆脱对投资的过度依赖。李克强说:“即便有个别的措施,是临时性的,也要考虑长远,使它不至于对市场化改革的推进设置障碍。”

评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