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后查韦斯时代的中国能源安全思考
第19期
大公财经出品
责编:莫莫

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的逝世牵动了世界石油市场的神经。作为中国第七大石油进口来源国,委内瑞拉政局的演变同样牵动中国的神经。中国目前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就是随着经济增长能源需求不断增长,能源对外依存度不断提高,尤其是石油对外依存度高达60%,虽然委内瑞拉目前占我国石油进口比重还不是很大,但对我国扩大能源渠道、多元化获取能源有着重要意义


 

查韦斯逝世牵动全球石油神经

   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的逝世牵动了世界石油市场的神经。委内瑞拉是一个典型的石油国家,是世界上重要的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目前,委内瑞拉石油储量已经取代长期占据第一的沙特阿拉伯,是世界最大的石油储备国,石油探明储量463亿吨,占全球18%,且出口占其比重高达90%。

   化石能源仍是主导 石油重要性中短期不可替代

   从国际能源发展的趋势来看,从现在到未来的十年甚至三十年,石油、天然气、煤炭占全球能源的比例在85%-87%之间不会发生太大变化,世界能源格局仍是化石能源占主导。石油占世界一次能源的40%左右,是现代工业的血液,尤其是在交通运输和国防领域中的不可替代性,决定了它在当今世界能源版图上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查韦斯逝世牵动世界石油市场神经

   从目前来看,查韦斯的离世尚未对世界石油市场造成强烈冲击。3月7日,国际油价小幅下跌,纽约商品交易所4月交货的轻质原油和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幅度分别为0.43%和0.5%,下跌幅度都不大。

   发达国家神经被牵动,虽然美国页岩气革命扭转了地缘政治对美国能源安全的威胁,但委内瑞拉是仅次于加拿大、墨西哥和沙特的美国第四大石油进口国,美国石油进口仍受到委政治格局的影响。

   查韦斯逝世牵动更拉美国家神经。一些国家在查韦斯执政时期获得委内瑞拉不少石油援助,担心援助政策因查韦斯逝世而变化,对国家经济造成较大冲击。

   古巴对委内瑞拉的能源依赖度最大,平均每天获得9.2万桶原油,全年进口总量市场价值大约32亿美元,相当于国内一半用油需求。

   尼加拉瓜对委内瑞拉石油的依赖度仅次于古巴,每年从委内瑞拉低价进口价值大约12亿美元的原油。 

 

 

全球能源格局

 

后查韦斯时代的石油供应于中国意义重大

 

 

 

 

  作为中国第七大石油进口来源国,委内瑞拉政局的演变同样牵动中国的神经。中国目前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就是随着经济增长能源需求不断增长,能源对外依存度不断提高,尤其是石油对外依存度高达60%。而据数据显示,去年12月,当月中国石油净进口量已经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当前形势下,石油进口来源对中国来讲尤为重要,而委内瑞拉石油于中国能源来源多元化、能源安全的意义非常重大。

  一是因为委内瑞拉石油储量居世界之首且对中国出口不断增长。2012年委内瑞拉对中国的石油出口总量增长了60%。2012年年初,委内瑞拉每日出口到中国的原油达到了36万桶(1810 万吨/年),到2012年年末,这一数据达到60万桶/日。

  委内瑞拉向中国出口石油始于查韦斯,从2007年第一次向中国输送10万桶石油起,委内瑞拉与中国的石油协议迅速增加。到2012年,委内瑞拉每天向中国运送40万桶石油,相当于美国运送量的一半。而查韦斯此前曾表示,到2015年,他计划将委内瑞拉到中国的石油出口了增加到每天100万桶。 

  二是因为中国从委内瑞拉获取石油价格要低于其他石油来源渠道。中国从委内瑞拉获取石油的价格要远低于从其他石油输出国价格,根据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2年12月从委内瑞拉进口的原油每吨只需要635多美元,比从其他主要原油进口国家的价格每吨要低100多美元。

  另外,中国在委内瑞拉的石油投资已经已经高达400亿,中国三大油企均投入了与委内瑞拉的石油和天然气合作,未来合作前景广阔。无论政局变化,委内瑞拉用石油换贷款和石油换投资的政策预计不会变,按照计划,2013-2018 年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的投资总额将达到2360亿美元,年均投资规模400亿美元。    

后查韦斯时代中国能源安全战略的思考

   中国的国情是,未来20年仍将是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快速深化的阶段,能源需求还将进一步增加。自然资源的禀赋决定了中国不得不更多地依赖进口来满足国内的需求。后查韦斯时代中国石油供应的担忧是中国海外能源获取的一个缩影,积极扩宽能源来源渠道,多元化获取能源对中国来讲非常重要。

   能源格局将发生变化能源来源多元化尤为重要 

   在全球能源市场,中东地区举足轻重,世界石油供需能否保持稳定平衡,与中东息息相关。但是目前中东油气在美国能源供应版图中的重要地位正在逐步弱化。美国从中东进口的石油占其进口总量的比例,已降至15%以下。与此同时,美国本土的能源产出持续增长,“能源独立”战略一步步成形。尤其是页岩气革命有可能使美国成为主要天然气出口国。

   这一变化将导致全球能源格局发生深刻变化,将对中国能源安全产生较大冲击。在进口来源上,中国的海外油源主要集中在中东和非洲,进口份额分别为51%和24%,这两地的石油进口占中国石油进口量的3/4。在此背景下,寻求多元化的能源来源尤为重要,所有有资源的国家都应该关注,像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等战略资源国需要重点关注;乌干达,伊拉克,利比亚,巴西,哈萨克斯坦,哥伦比亚,这些石油增产国家都需要关注;同时非洲、拉美等板块均需重视。

   破解能源安全 加大技术创新极为迫切

   由于人口和经济的继续增长,使得能源难以满足国内需求,同时不同于石油危机时代的情况是,全球已经进入“低碳时代”。在实现现代化征程中,过于依靠石油煤炭等高碳能源,也成为中国能源安全一大软肋。据测算,到2020年,中国的能源依存度有可能达到70%,二氧化碳排放量有可能到2030年超过10亿吨,如果没有新技术的变革,对中国将是灾难性的结果。而中国目前开发或者利用国外油气资源常规的比较多,但深海大的领域现在还难以涉及,中国尚没有实力,也没有技术手段,技术创新方面国内还面临较大的困难。因此,加大技术创新极为迫切。

   多渠道获取能源 加强陆路建设

   目前,中国能源运输通道,除了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两国的进口通过陆路外,其他超过90%的进口通过海上运输。尤其是来自中东和非洲超过80%的进口原油,都要经过马六甲海峡。这也是困扰中国能源安全的一个重要方面。中国作为一个欧亚大陆两栖国家,陆路通道非常重要,未来还需在陆路建设上下功夫,逐步改变依靠海洋通道的现状。

   另外,现在中国进口2.6亿吨石油,主要是靠贸易手段得来的,只有很少部分是通过份额油运回国内,现在我国国家政策里缺少关于石油贸易如何深化和保障的政策,贸易权完全交给三大垄断公司。因此,石油贸易需要提上日程。除此之外,参与投资仍然需要继续推进,从贸易到直接投资,同时,还要利用金融手段,参与到金融活动过程中,取得资源话语权。

 

九成原油进口靠海路运输 

 

 陆路管道建设尤为重要

 

 

 

结语

    自然资源的禀赋决定了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将更多地依赖进口资源来满足国内需求,石油进口尤为突出。中国进口石油折射中国能源安全的系列问题:能源来源问题、渠道问题等等。委内瑞拉是拉美地区以及在全球能源格局中都具有重要意义,近年来中国逐渐与其达成良好的能源合作关系,查韦斯的逝世是否会影响中国从委的石油供应是一个关键问题。如果政局发生变化,委内瑞拉与中国的“贷款换石油”合同能否延续就是一个大问题,中国在拉美涉及上千亿美元的投资安全就是大问题,这也为中国提出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那就是海外获取资源在一个地方扎稳脚跟,需要精根细作。

评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