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财经下午茶:非洲有一个“保定村”

  分享嘉宾:世界华人联合会(总会)常务副主席、中非经济贸易促进会会长、非洲保定村创始人刘建军

  分享时间:2018年3月16日

  内容摘要:非洲有一个“保定村”。保定村的命名者刘建军机缘巧合,在任保定市外贸局长期间,发现了非洲的贸易商机。如今在非洲创业已有20年之久的刘建军说:“不去非洲怕非洲,去了非洲爱非洲,离开非洲想非洲,成就辉煌靠非洲。”

  非洲赶集问价

  上世纪90年代末期,我从保定易县县长调任保定市外贸局局长,正赶上东南亚金融危机,保定市外贸出口下降一大半。当时市领导召集干部开会,动员全市人民共同抗御这场灾难,我作为外贸局局长压力特别大。

  我问北京的老朋友,那些国家没有遭遇金融危机?朋友说,越是落后的国家影响越小。我动了去非州的念头,很快就组织了一个外贸考察团走进了非洲。对于非洲,大家都比较陌生,也没有什么关系和路子,我们就用最笨的办法,看超市问价格。

  晚上开商品信息碰头会,容城服装厂一个老板说,他发现一件儿童服装标价1040元(人币,下同)。我问“这样的童装容城做成本是多少?”厂长回答说:“30元紧点儿,40元肯定能做。”

  第二天,我找到超市的老板,提出给他供货,每套童装120元。他惊讶的问:“真的吗?真的吗?”

  所谓考察,就是“赶集问价”。同样的商品,比较非洲当地与中国国内的价格。考察团从南非往北,跑了10多个国家。考察的结果是:非洲比想象中好得多,许多商品卖得比中国贵得多。这次考察获得意外收获,我们一下订了71个集装箱商品。第二年,保定外贸出口逆市增长16%。

  发现非洲保定村

  28个“保定村”分布在非洲7个国家,最大的一个在乌干达,有1.7万中国人。“保定村”其实不是中国意义上的村庄,形态各不相同。起初,就是一个老板或几个老板组织的一个同乡企业生产社区,慢慢发展成为一个综合性的中国人居部落,有点象北京的温州村、美国的唐人街。现在的“保定村”,居住者大都不是保定人,而是来自中国各地的非洲创业者。

  有报道说是我创建了“保定村”,这个说法不准确。确切地说我是“保定村”的发现者。

  这次非洲考察快结束时,中国驻赞比亚大使馆工作人员让我帮个忙。他对我说:“赞比西河北岸有一群保定人,签证已经过期七八个月了,还不肯走。签证已经过期,再不走就麻烦了。你老刘是保定的官,赶紧做做工作,让他们回去吧!”

  我一听非洲有老乡特别兴奋,就先把这事应下来。大使馆给我派了车和翻译,驱车4个小时,赶到赞比西河畔。我老远给他们打电话,一听保定乡音,心里特别激动。我想知道,这些保定老乡,在遥远非洲是怎么生活的,非洲又是以怎样的魅力吸引着他们?

  1996年,保定农民跟北京一家建筑公司到赞比亚修水坝,一呆就是两年。他们发现这里水源丰富,土地肥沃。但是,这里人种植观念和生活方式还很原始。比如,玉米成熟了不收割,吃多少掰多少。要继续种植,就从干枯的玉米秆上掰一个玉米棒,剥下玉米粒,用脚在老玉米秆旁边扒一个小坑下种,没有垄,种哪算哪。

  保定农民在这里学会了法语,教非洲朋友种粮、种菜、烧砖,与当地人成了朋友,就把土地交给保定农民耕种。保定农民发现,这里一斤白菜2美元,一根葱1美元,黄瓜一斤2美元,一年可以收获三季水稻。有的在非洲的土地上种花,法国礼品公司开着飞机直接到地头收购,采摘一次收入2000多美元。

  一年后,我第二次来到非洲,发现赞比西河畔的这个小村庄,由几十人发展到300多人。有村长,有会计,男种菜,女种花,村民人均年收入超过3万美元。我问这地方叫什么名字?他们说当地土语叫蜂窝,意思是“白天干活,晚上回来”。我说这名字不好,我建议叫保定村。大家一听就鼓掌,保定村就这样传到国内。其实,国外人并不这么叫。所以,在非洲地图上找“保定村”估计有困难。

  胡德平给我指路

  我们说“黄金有价玉无价”,但在几内亚,玉石论吨卖,黑木也就卖个松木价。有许多罕见的大树,大得出奇,直径2米的树到处都是,有的生长年头在三千年以上,一棵树可产木材40立方米。我们常见的树直径一般也就几十厘米,能产1立方米木材就算不错了。在非洲,像这样千年以上的树成片成片地存在。

  刚果有个矿区,路面是用矿石铺的。由于含铜量高,路面都发绿。那里有的矿石含铜量高达40%,咱们这的矿石含铜量达6%就了不得了。中国人在那边买山,买开采权,买矿石的人很多。交通不方便的地方,价格就便宜一点;交通比较便利的地方,价格就贵一点。就算贵的,开采成本加运输费,只相当于国内矿石价格的1/3左右。

  2006年初,李柱(现达菲国际投资集团董事长)和我去了一趟乌干达,李柱顿时感觉开了眼。当年10月,他再一次到乌干达,租了2000英亩地,租期五年,租金总共是12500美元。原本计划是种菜、养鱼,搞一个农场。巧的是,他租的这块地里有一座山,原来是一座富铁矿,含铁量60%以上。后来又发现了金矿、钻石矿和蛭石矿。李柱改变计划,搞起了矿业。

  非洲“保定村”创业故事,经媒体报导传到国内,并到很多领导的关注。当时,胡德平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在一次会议期间,他专门听了汇报,他问我有没有一个发展战略?我说有,十六个字:“农业落脚,加工致富,贸促发展,资源共享”。胡德平说那是战术,不是战略,我回去帮你想一想。几天后,他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我也送你十六个字:“文化先行、义利兼顾、背靠祖国、追赶世界”。

  胡德平还对我说,保定市棉纺厂那些旧机器,不要拿到非洲去。我们给非洲的技术和设备要力争世界一流,我们要立足长远,我们要和欧美先进的国家在非洲展开竞争。

  蒙代尔给我信心

  2002年4月,科特迪瓦市长授予我六部族联合名誉大酋长职务,并赐予荣誉公民“利纽”名字。2016年4月,乌干达大酋长扣代德来到中国投资服务中心,扣代德对我说:“我比你大四岁,我的妻子们、儿子们都有很多财产。大儿子还有50万头牛,养了许多年了,只长岁数不长个,你帮他卖给中国。我的那些地,留着也没用,送你100万英亩,不要钱。我出手续,你再多带些人来把它种起来,一年三季种玉米、小麦,卖给我的人民,吃不了就卖给苏丹”。

  我回到北京后,成立了“留学生服务中心”,决心为中非文化交流搭建一个平台,以顺应时代要求。我向国家有关部门和联合国华人组织协会主席蒋位卿汇报后,决定像当年开发北大荒那样,组织大批的力量开进乌干达,开发“刘建军大地主”那块相当于10个县的土地。既转移产能,又拉动农业机械、种子、化肥、包装物、运输工具的出口,更主要的是与当地人民融为一体,巩固和发展中非友谊。

  我在非洲创业20年,如今又赶上国家“一带一路”的大好机遇。今年我73岁,仍然怀揣非洲梦想,想在更高的起点上重新出发。我所在的中非经济贸易促进会,聘请了一个国际顾问智囊团,其中包含欧元之父罗伯特·蒙代尔。罗伯特·蒙代尔客气地对我说:“我给你们当顾问,出不了什么主意,只是关注你们。因为世界的竞争,2020年以前是海洋,2020年以后是非洲,你们早了许多年”。

  非常感谢大公报给我提供这样一个学习分享的机会,欢迎大家到非洲“保定村”考察旅游。最后送给大家四句话,也是我非洲创业20年的真情实感:“不去非洲怕非洲,去了非洲爱非洲,离开非洲想非洲,成就辉煌靠非洲”。

  今年4月2日,中非经济贸易促进会,在河北省保定市举行非洲“保定村“创建20周年庆典暨中非经贸合作项目对接会,欢迎大家莅临指导。 

责任编辑:胡明明 DN00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