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角膜之光 ——父亲的梦

  孔子曰:“五十而知天命。”意思是说人活到五十岁,明白了上苍的安排,习惯了自己应扮的角色,不再像年轻时激情澎拜、敢于尝试。然而,芸芸众生总有例外。他们不服岁月,不认天命,执着追梦想,一任两鬓霜。我的父亲就是这例外的一员。

公司董事长王宝泉工作近照

  父亲原本在一所高校从事管理工作,环境优越,生活舒适,大可安度后半生。但他偏偏不是安分的主,虽到暮年,还壮心不已,不愿日复一日消磨时光,惟愿做些更有意义的事,实现人生最大价值。

公司无菌生产车间净水设备照片

  大约是2009年春季,父亲第一次听说人工角膜的概念。他通过查阅有关资料了解到全国有近400万角膜病盲患者,其中有几十万患者在苦苦等待捐献角膜供体,而我国每年捐献角膜仅有4000例左右。角膜捐献与需求相比,可以说是杯水车薪。众多角膜病盲患者失明的痛苦、复明的渴望,深深地触动了父亲。他再也坐不住了,像着了魔似的念叨人工角膜,还特地找出美国盲人作家海伦创作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一书读了又读,读得热血沸腾。他向往的跟我描绘,身为盲人的书中女主人公,假如给她三天光明就幸福无比;如果让她长久的看见五彩缤纷的世界,那还不幸福到天上去了?让更多的盲人走出黑暗、重见光明,是一项多么了不起的事业啊。

技术人员在为动物做角膜移植手术

  现代科技可以使众多白内障患者复明,但好多角膜病盲患者却因捐献角膜供体的匮乏还在黑暗中苦苦挣扎。如果研发出代替捐献角膜的人工角膜,不就可以让数以万计的角膜病盲患者重见光明了吗?怀揣着这个梦,父亲一头扎进了人工角膜这个未知的世界。他毅然离开了高校,没几个月便联系几个志同道合的人于2010年上半年注册了家生物工程公司,组织十几位生物学博士、硕士匆匆开启了创业之路。

角膜冰冻切片

  创业的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很快两年过去了。从父亲那终日紧锁的眉头,我猜想到他的人工角膜事业进展得不怎么顺利。一天晚上,隔着书房门,我听见母亲在心疼地数落父亲,都五十好几的人了,放着安稳日子不过,抛家舍业地去搞什么人工角膜,你是自找累受啊。原来,这两年时间里,父亲和伙伴们投进了一千万元,竟然还没摸着正门。没有听到父亲辩解的声音,但我知道,他认准了的事情是绝不会放弃的。从上幼儿园起,听父亲讲的最多的不是追求真理的哲人、捍卫国家的英雄的故事,就是荡气回肠的唐诗、宋词。父亲的坚韧、执着,深深地感染着我。我坚信父亲的梦一定会实现的。

角膜病理切片观察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经意间,时光走进了2012年的深秋季节。校园里一排一排的银杏树迎风摇曳,金黄色的树叶飘飘洒洒,在夕阳余晖的照射下,散发出柔和诱人的光彩。我从学校刚进家还没来得及关门呢,父亲就像一阵风似的从外面卷了进来,眼中灿若星河,脸上泛着兴奋的红光,整个人仿佛刚刚经历了圣水洗礼,口中还自我陶醉地念念有词:“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不用问,一定有戏。

  果然,父亲高声发布了“重大新闻”:他们的人工角膜研发终于有了新突破,利用动物源性材料制备的生物人工角膜顺利进行了动物实验,产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得到了初步验证。更可喜的是,他们的项目被山东省发改委列为省科技创新平台重点项目,获得省财政2000万元的科研扶持资金。这无疑给他们的项目插上了腾飞的翅膀。父亲感慨地说:“个人的梦只有融入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才会直挂云帆,得以实现。”是啊,父亲赶上了一个创新创业的好时代。复兴的浪潮滚滚而来。父亲选择了做勇立潮头的弄潮儿。

  从懵懵懂懂地闯入一片陌生的世界,到清清晰晰地朝着目标奔跑,父亲仿佛真正认知了“天命”,那就是搭上创新创业的时代列车,去实现“创造光明,造福人类”的崇高梦想。

角膜病理切片观察

  父亲是个不愿吐露心事的人,哪怕是愁肠百转,也只会自己默默承受。在我中考那一年,正好是父亲创业最艰难的一年。一般来说,自然人投资的收益期望大致在二三年,三年还见不到收益,许多投资人就会失去信心。到2013年初,父亲的公司成立快三年了,研发的产品还没能进入临床试验,一些股东便打退堂鼓。屋漏偏遇连阴雨。就在这年,公司租用的办公楼要拆迁,必须重新租办公楼并建造洁净实验室。这不仅需要钱,更要命的是耽误研发时间,真是雪上加霜。

  公司没有土地房产,银行贷款是又没有指望。无奈之下,父亲把自家及朋友的房产抵押了。“资金再缺也不能少了员工工资,困难再多也不能停技术研发。”这就是父亲的情怀。正是这种情怀,铸就了他的人格魅力。公司的核心团队始终无怨无悔地和他砥砺同行,一起追梦。

  父亲为了寻找资金,四处奔波。2014年春季在北京的一次企业家交流会上,他结识了广东汕头的一位企业家。听了父亲对生物人工角膜研发进展情况的介绍后,这位企业家十分看好这项造福人类的光明事业,很快便投入2000多万元,为父亲解了燃眉之急。父亲追梦的路上又多了一位志同道合的人。

  在政府、朋友的鼎力支持下,父亲公司研发的生物人工角膜2014年7月获批进入临床试验,2015年6月获批进入国家创新医疗器械特别审批程序。父亲的光明事业进入了快车道。

  父亲不会打牌,不会钓鱼,唯一的爱好就是在闲暇的时候写几首古体诗词。2017年初春的一天,我收到了父亲从杭州发来的一首七言诗:“谁人揉碎七彩云,撒落超山报晖春。唐霜宋雪铸傲骨,暗香吹尽更销魂。”我一直都是父亲新诗的第一个读者,有时候还点评几句,哄他开心。从这首诗里我仿佛听到了春天的脚步,闻到了梅花的幽香。我赶紧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电话那边父亲范进中举似的笑声立刻倾泻而出:“女儿,我们成功了!我们的生物人工角膜临床试验成功了!”

  是的,父亲和他的团队成功地完成了生物人工角膜临床试验,中皓生物的临床试验统计分析报告已完成,植片透明率超过95%,治愈成功率为97%以上,占据了这个技术领域的国际制高点。目前,全球仅有3家企业完成生物人工角膜临床试验,还没有产品进入市场规模化销售。父亲公司的生物人工角膜是全球唯一完全由企业自己原始创新、自主研发的,并且临床主要评价指标更高、效果更好。父亲公司的项目从正式立项启动到临床试验成功,整整度过了五个春秋。苦尽甘来,他应该高兴,他值得高兴!

\

解刨镜下成品检查

  或许是上苍的安排吧,父亲公司生物人工角膜临床试验成功这一年,正好是父亲踏入花甲之年。在这一年,他成就了人生最有意义的梦想——为角膜病盲患者开启了一扇光明之门。

  俗话说,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我钦佩父亲强烈的事业心和浓厚的创新意识,更心疼他日渐衰老的身体。心疼之余,我还为父亲庆幸,庆幸他赶上了一个创新创业的好时代,庆幸有那么多好人支持他。我曾当面问过多次帮助过父亲的一位叔叔:“您为什么会那么全力帮助我父亲?您认为他能成功吗?”这位叔叔回答说:“你父亲是一位有创业激情的人,更是一位值得信懒的人。他一定会成功。”有一位记者问父亲为什么花甲之年还要这样坚持不懈地去追逐这个遥远而艰难的梦,父亲不假思索地答道:“能让数以万计的角膜病盲患者解除病痛,恢复正常生活,值得我倾尽一生去追求。如果再让我活上60年,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追逐这个梦。”

\

瑞士原装进口Haag-Streit BQ900裂隙灯显微镜

  我的中学阶段正是父亲砥砺奋进,艰难追梦的时期。我即将迎来高考,父亲也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曙光。父亲公司研发的生物人工角膜正在按照国家《创新医疗器械特别审批程序》申请产品注册,相信不久的将来必定能为众多的角膜病盲患者带来光明和希望。

  今天,我也在追梦的路上。尽管我现阶段追的梦与父亲有所不同,但最终我会沿着父亲追梦的路走下去。无论父亲的梦还是我的梦,都将融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的,“创造光明,造福人类”这一崇高的梦想,同样值得我倾尽一生去追求。(张文璇,青岛市第十六中学高三学生)

  

责任编辑:徐孟楠 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