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社科学术精品“走出去” 人大出版社打造中国品牌

\

  图书付梓,尘埃落定,这是传统出版业的一定之规。除了后期的营销推广,当图书交到读者手中,基本就意味着出版流程的结束。但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把“走出去”基因渗入出版的各个“关节”,把“终点”当“中点”,再造传统行业流程,成为中国图书对外推广单体出版第一的出版社。“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年度综合排名,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以总分领先第二名20分的优势名列2016年单体社版权输出综合排名第一,这是出版社自2008年以来第九次获此奖项。

  图书出版“终点”成了“走出去”的起点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成立于1955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一家大学出版社,现有员工500多人,一年接待来访100多人次,年出访40—50次。1982年被教育部确定为全国高等学校文科教材出版中心,2007年获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先进出版单位奖,2011年荣获“新闻出版走出去先进单位”称号。2017年8月,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发起成立了“一带一路”学术出版联盟。来自世界30个国家和地区的93家出版商、学术机构和专业团体加入联盟,为“传播优秀文化、弘扬丝路文明”,搭建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合作平台而共同努力。

  人大出版社依托中国人民大学的综合优势,始终高扬人文社会科学的旗帜,秉承“出教材学术精品,育人文社科英才”的出版理念,实施精品战略,以优秀的出版物传播先进文化。建社60多年来,人大出版社已累计出书万余种,形成了以社科精品图书为核心竞争力的鲜明出版特色,成为图书、音像、电子、网络和数字出版物等多种媒体兼营的大型综合性出版社。

  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让中国话题成为世界出版的热门话题。人大出版社副社长孟超认为,适应新变化,中国图书对外传播面临两个巨大转变:转变输出内容,转变输出形式。

  只有中国的国力增强了,中国的出版和版权事业才能搞好,版权贸易才能做得更好。孟超表示,有国际影响力的出版社都是全球化的出版社,人大社的引进和输出,如同鸟之两翼,车之两轮,也要均衡发展。在中国图书“走出去”的语境里,人大社把传统图书的“终点”当作“走出去”的“中点”,对行业流程进行再造,版权出口深入欧美主流市场,年出口品种100种以上。

  孟超把以往中国图书出口热点归结为“老少边游”四个字——传统文化、少数民族、边疆风貌、旅游指南,主打图书品种是“老三样”——中医药、武术、学汉语。

  人大出版社是一个以出版高校文科教材和学术著作为主的专业出版社,人大的教材、学术著作是中国顶级的政治、经济、哲学、文学、历史等方面的优秀图书。世界要深入了解中国,预测中国,就要了解中国的学术文献,特别是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崛起等方面的内容。国外的研究机构、大学、知识分子,就是中国学术著作的海外读者。面向海外小众市场推介中国社科学术精品,人大出版社找到了自己的“走出去”道路——以“中国学术”出版品牌走出去。

  制度建设是“走出去”工作的保障。人大出版社图书“走出去”分为几个具体步骤:首先是一把手高度重视,较早设立了国际合作部,建立了支持图书出口的长期投入机制;其次是抓选题,即解决想让外国人看什么和外国人想看什么的问题;再次,要有合格的版权贸易人员,需要懂编辑、市场、销售、外语等的复合型人才。目前,国际合作部8个人中有3个专职版权人员,在考核上,规定看稿任务减半,将版权贸易业务纳入考核范围,奖金不低于社内基本平均水平。

  人社版学术精品出版后,人大出版社图书“走出去”工作才刚刚开始。图书做好后,还需高水平、高质量的翻译,人社版图书才能完整呈现给国外出版社。

  孟超表示,人大出版社作为中国学术精品重点出口基地,实际上创建了一套“中国学术”翻译标准,凝聚起语言的力量,构建融通中外的话语体系,向世界说明好中国,让世界更好了解中国。

  图书“走出去”重塑中国话语权

  中国出版“走出去”向世界说明中国十分艰难。在西方中心论和英文传播主导国际传播的背景下,西方有着强大的解读能力,要让外国人了解中国就如同让他认方块字一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从2004年开始,国际出版界对中国社科类书籍需求明显增大,这是中国崛起吸引了世界读者的目光,而阅读中国社会科学著作是解答中国崛起的首选途径。人大出版社依托人民大学的学术资源优势,形成“中国学术”特色和品牌,成为中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版权输出的排头兵。

  人大出版社版权输出数量保持高速增长,关键在于他们的努力与真诚,让国际出版专家,看到了他们对专业的真诚,对真相的执著,更看到了中国出版人对人类文明的贡献。目前,人大社版权出口的50%是英美市场,韩国约占30%,以色列、土耳其和波兰及其它国家等划分剩下的20%的余额。

  人大社“走出去”图书中,研究和介绍中国当代经济发展现状和经验的图书在海外销量较好,特别是英文译本,已经成为很多研究中国经济的专家学者的必读图书,有些为美国哈佛大学等大学的图书馆所收藏。

  输出工作任重而道远。人大社根据国际市场需求,从图书策划的源头抓起,组织好的选题,并根据输出需求对图书进行适度改编,推出了“新生代人文丛书”、“当代学术思想文库”、“中国社会史研究丛书”等系列图书。

  首先是做好本版图书的改编工作。人大教授方立天先生的《中国佛教哲学》,是中国最有名的佛教哲学学术著作,这样的书被圣智出版公司翻译成英文出版,而且效果很好。人大社出版的《新闻事业史》也都出了英文版。还有一些领导人的著作,比如李瑞环的、成思危的著作,还有李铁映主编的《中国改革(1992——2004)》,也被培生这样的大公司翻译成英文出版了。

  其次是和国外出版机构联合开发选题。通过国外出版机构了解市场需求,共同寻找作者,进行输出图书的开发,也可以根据海外作者在选题方面的要求进行图书开发。

  人大社在市场定位方面,区别做好三个市场:一是积极扩大欧美市场,特别重视英文版图书的合作策划,用通用语言占领主流市场;二是大力开发亚洲以及东欧市场,用正确的思想占领他们的舆论和出版阵地;三是不放弃港台市场,重视港台市场对东南亚乃至华语出版界的前哨地位。实践证明,欧美主流市场的突破往往带动其它两个市场的版权销售。

  人大出版社的“学术精品”品牌,让中国原创学术著作走向世界,引导外国人正确了解中国现状,让中华文明为世界文明贡献新动力。(文/海淀文促中心高洁、韩娟娟)

  相关专题:海淀文化创意企业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