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书馆让脚步停留,让心行走

\

  中国首家会员制女性书店

  “我是雨中枫林驿站。我的存在,只为目送你,再次远行的身影。”“雨枫”二字取意自这首小诗,雨枫就是一处书香驿站。近年来,纸媒替代品电子书、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不断涌现,受网上购书、电子阅读、高额房租、人力成本上涨等因素的冲击,传统书店生存空间不断受到挤压,惨淡经营。雨枫书馆,一个以女性为消费对象的书店,在行业整体下滑的市场背景下,却依旧可以做得风生水起。

  为女性读者服务

  雨枫书馆将目标读者定位于25~45岁的知识女性。每个年龄阶段的女性都因个人阅历、文化背景等的不同,而遇到不同的问题:25岁左右的女性,或初入职场,或开始组建家庭,她们需要心理励志、职场技能进修等图书为其指点迷津;30岁前后的女性,大部分开始当妈妈了,她们对亲子类、育儿教育类、女性职场类、女性心理类等方面的图书会倾注更多热情,并且开始更多地关注宗教、哲学等方面的书,从中获得智慧,启迪思想;45岁上下的女性,对书的甄选能力变得更强,眼光放得更高远,她们更多地关注生命、生活,有更加成熟的心态,希望通过书得到心灵的满足。因此,雨枫书馆根据这些特点有针对性地选择图书,让各个年龄段的女性都能找到她们需要的书。

  实行会员制的读书俱乐部

  雨枫书馆与一些单纯销售图书的民营书店最大不同点就是实行了独具特色的会员制。只要消费者每年缴纳一定的会费,就可成为其会员,从而可以享受雨枫所有新书、旧书、馆藏书的借阅。会员既可以将书借回去读,也可以在店里的会员区阅读。因此在某种意义上,雨枫书馆不仅仅是一家书店,而更像是一家女性读书俱乐部。 

  同时,除了被动选择图书外,雨枫的读者还有采购书的权利。据了解,雨枫会员可以自愿加入一个选书委员会,定期列出推荐书目,而书店的采购员就会根据委员会提供的书目,到图书批发交易市场去采购,或直接从出版社进货。 

  此外,雨枫还会定期举办试读活动,参与试读活动的读者可以免费读书,但在读完后必须要写500字的书评。此外,对于从书店借书的会员也要为自己看过的书打分,书店将书划分为三个等级:好看的书、一般的书和垃圾书。而被大多数读者评定为“垃圾书”的图书,今后就将永远从书店“消失”。 

  目前在国内,大多数民营书店都因为销售图书的高成本和低利润而陷入运营危机。据雨枫书馆创始人许春宇介绍,雨枫会员每年都要交纳1000元上下的会费,现在会员约有3000多人,正是有了这些会员的支撑,才保证了书店的正常运营。 

  多种多样的沙龙活动

  除了会员制外,多姿多彩的各种沙龙活动则是雨枫的另一大特色。新书推荐会、作者签售会、读者读书会、文艺电影赏析会、知识课堂、甚至郊外踏青等,都是雨枫每周必不可少的活动。雨枫书馆有一个专门的外联部,负责各种活动的联络、策划工作。目前,雨枫在北京地区共有4家店,这4家店会分别根据其所处地理位置和周边环境的不同,展开不同特色的沙龙活动。在所有这些活动中,活动等级和收费标准也各不相同。比如新书推荐会式的活动,雨枫就向所有读者开放,而且免费参加;文艺电影赏析会式的活动,虽然同样面向所有读者,但参与者都必须缴纳每人二十、三十元的入场费用;而类似于知识课堂、国学课堂这样的讲座活动,雨枫基本就只面向其会员开放。 

  通过这些丰富多彩的活动,构成了雨枫另一大主要的利润来源。比如与出版社联合推出新书推荐会和作家签售会活动时,雨枫就可以收取场地费、新书销售返利等费用。 

  做书店是一件艺术的活儿,需要好的创意、对图书的深入了解、对服务的把握,还要培养一批对图书有感情、对书店有感情的伙伴,这是一家书店能够长期坚持下去的根本。雨枫一直坚持自己的准则,没有因为经营压力的不断增大,或者只为获得更多的收益,而丢掉一些最初的设想和原则。不偏离自己的理想,也不完全沉入幻想。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雨枫可以成为更多女性的心灵驿站。(文/海淀文促中心高洁、韩娟娟)

  专题:海淀·文化创意企业

责任编辑:李小龙 DF005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