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录片的拓荒者——三多堂传媒做最好的纪录片

\

  多年来,纪录片都是少数理想主义者耕耘的盐碱地,艺术和商业总难以两全,叫好与叫座不可兼得。看似一个新兴市场,却新到连定价体系都缺失,既没有外部投资,也没有成熟发行渠道,更让商业化成为天方夜谭。在此背景下,北京三多堂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的崛起让人眼前一亮:在国内纪录片交易价格很难突破每分钟百元的情况下,它竟将《公司的力量》卖到了每集数万元人民币,这个价格同行业大佬Discovery相差无几。沉寂多年的本土纪录片产业,终于看到一丝苏醒的希望,三多堂在拓荒中前进的每一步,都充满艰辛。

  从开山之作《方寸国土万千情》、《20年·20人》到定型之作《唐之韵--唐诗》、《晋商》再到成名之作《大国崛起》、《公司的力量》,一部部作品串联起了三多堂的成长足迹。三多堂的历史,是一家民营公司的发展史,也是中国纪录片走向市场化、国际化的一个缩影。

  凭质量为行业树立商业标准

  中国的纪录片市场起步较晚,比起电视、电影等其他片种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但是,整个行业要想有健康长远的发展,就必须要符合市场的规律,做出品质优良的产品。在这一点上,三多堂为整个纪录片行业做出了表率:《大国崛起》、《公司的力量》、《汉字五千年》、《走向海洋》、《晋商》、《我们的奥林匹克》、《唐之韵--唐诗》、《望海南》、《20年·20人》、《纽带》、《西去东来》、《五台山》等大型纪录片,不仅获得了广泛的社会影响,而且也摘得了中国纪录片的几乎所有最高奖项。《大国崛起》远销海外几十个国家,成为中国在海外市场影响最大的纪录片之一;《汉字五千年》被翻译成八种语言向全世界的孔子学院发行;《走向海洋》促进了国家海洋战略的制定;《公司的力量》DVD力压美国动画片,在当当网上雄踞冠军近半年;《我们的奥林匹克》荣获第二十六届国际体育电影电视节最高奖--奥林匹克精神与价值荣誉花环奖;《晋商》开启了国内各省地域文化宣传的先河;《唐之韵--唐诗》获得了全国精神文明“五个一”工程奖,并受到广大古典文学爱好者特别是中学语文教师的拥戴。

  精良的制作离不开巨大的投入,三多堂制作的系列纪录片,单集制作费基本都超过了百万元,高出多数电视剧的投资。如此高的投入,主要源于四个因素:其一是纪录大片的制作周期都比较长,一般都需要一年半到三年的时间;其二是制作手段比过去丰富,三维动画、再现拍摄都已是常规方式;其三是成熟制作人少之又少,人力成本越来越高;其四是海外拍摄增多。面对高昂的制作成本,如果还以卖大白菜的价格进行纪录片销售,注定不会长久。三多堂制作的纪录片价格高昂确实会让部分买方望而却步,但是其着眼的是纪录片行业的长期发展和收益,愿意舍弃眼前的利益来树立一个更高的行业制作标准。这个决策风险不可避免,然而其长期的回报仍然值得放手一搏。叫高价不是难事,真正重要的还是要被市场认可。三多堂的合伙人之一、多部大片的导演、撰稿人段骏说:“纪录片过去的廉价,与制作质量有很大关系。我们不能单纯埋怨观众素质,我们也必须反思到底做了多少观众愿意看的好节目。”节目质量,被三多堂视作生命的追求。

  美国人常说客套话,因此私下有句话--“Good means bad”。对于三多堂来讲,这却是个不成文的标准。在公司里,如果客户没有对节目发出由衷的赞赏,三多堂人自己是不会通过的。在他们光鲜的声誉背后,公司的创作人员有多少次“打掉牙和血吞”的痛苦经历,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清楚。曾经有一次,仅仅因为客户对节目的评价是“挺好”,三多堂就坚决退回了客户付出的所有制作费。

  坚守情怀,布局新媒体

  由三多堂自主投资的二十集系列纪录片《宋之韵》,每集22分钟,20集440分钟,做了13年。这一系列数字串在一起,让人忽然意识到“情怀”二字的弥足珍贵。

  “2000年我们做了《唐之韵》,当时市场反响特别好,所以我们就决定把唐、宋、元系列作为我们公司的拳头产品。只是启动《宋之韵》后,中间我们不得不为了盈利而去接其它的片子,所以做了13年。”高晓蒙略显激动地说:“这个项目是三多堂所有人内心的一个梦想,对这个片子价值的认识我们出奇的统一,没有谁说这个片子不该做,这个片子浪费了我们的时间,浪费了资金,大家总是想把这个片子尽可能做得更好。”

  在高晓蒙看来,唐、宋、元系列纪录片之所以珍贵,还在于它的解说词。“解说词的作者是樊修章老先生,他在2007年去世了,去世前老先生把唐诗、宋词、元曲的解说词写完了,享年66岁。他写的时候把自己的人生感悟都写在里面了,那种文字是流淌出来的,情感充沛。”这部系列纪录片对三多堂而言是一笔宝贵的财富,高晓蒙还透露,未来他会启动非常大的融资,把之前的两部作品重新拍成高清版。

  高晓蒙说纪录片人不能光靠情怀,还必须懂市场,识时务者为俊杰。作为企业的管理者,高晓蒙认为自己始终坚持两点,第一,不把未来规划的太明确太具体,不把什么事情都局限了;第二,始终要让自己保持柔软,如果是固执坚持某个不容改变的东西,迟早有一天会被淘汰。

  这也是三多堂十多年来一直能专注在纪录片领域同时还能保持盈利的原因。

  未来,高晓蒙认为网络视频、新媒体一定是一个方向,所以三多堂目前的战略就是必须有人能够了解新媒体的制作方式和思路。“传统媒体的制作方式与新媒体制作方式相比,就是‘盐少许’和‘盐两克'的差别,传统媒体只能做到'盐少许',但新媒体可以做到'盐两克',这是有本质差别的。随着大数据的不断发展,只懂’盐少许'的人就没办法适应观众对‘盐两克'的需求。”

  “我们已经给新媒体部门预留了三多堂最大的一个办公区,我认为这是未来的一个方向。现在这个部门人员已经开始铺设了,全部都是年轻人,跟我们完全不一样的一群人。”高晓蒙介绍说,未来我希望他们最好是不要问我的意见,因为我们的想法已经不能适应网络时代的需求了。

  今天,在纪录片之外,邀请三多堂制作宣传片的客户越来越多,洽谈合作的风险投资也不少。承载着纪录梦想的三多堂相信,“追求卓越,成功就会在不经意间追上你”。(文/海淀文促中心高洁、韩娟娟)。

  专题:海淀·文化创意企业

责任编辑:李小龙 DF005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