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车”黑白之争:创新与垄断的博弈

  大公财经1月9日综合报道 1月8日晚,交通运输部终于就日前激烈争论的“专车”黑白之争表态:“专车”服务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作用。各类“专车”软件公司应当遵循运输市场规则,承担应尽责任,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让使用“专车”服务的乘客更加安心、放心出行。

  滴滴专车市场部王卫东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并未否认滴滴专车中混有私家车,回应称会对滴滴专车相关服务进行调查,“针对查处中是否有私家车,滴滴将会对相关租赁公司进行调查,查证情况。”

  “专车”是黑车吗?

  此前,沈阳、南京、上海等多地相继叫停专车业务,且北京将查到的所有使用滴滴打车、易到用车以及快的打车软件上提供的专车服务列为“黑车”。

  与沈阳、南京和上海等地交通执法部门将滴滴专车等列为非法的强硬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重量级媒体集体站在了支持“专车”的行列。

  新华社:这种符合共享经济发展趋势的专车模式,却成了有些部门的“眼中钉”“肉中刺”。究其根源,是因为专车服务撼动了出租车的封闭垄断地位,动了某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

  《新华日报》:“专车”预约是否为黑车,未来自有定论。需要思考的是,正是形同垄断的许可经营模式和高额的“份子钱”给了“黑车”生存空间,“专车”即使被取缔,但不可避免会有新的游走在政策边缘地带的新挑战出现。

  《新京 报》:现行法规下,查处黑车无可厚非。但政府如果无视既得利益的暴利垄断,单方面遏制满足消费需求的创新模式,这种管理思路需要反思。

  凤凰网:滴滴专车等创新性服务是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打破出租车市场行政性垄断的大好事,是进步事业。相反,利用行政权力维护现有出租车和出租车公司的垄断,以打黑之名强行阻扰其他出租车自由进入,这才叫真黑吧?

  “专车”安全吗?

  据人民网发起的相关调查显示,截至1月9日上午9时,参与调查的4802位网友中,共有2772位网友支持对“专车”,占57.7%。支持“专车”的网友认为,相比出租车,“专车”更加人性化、方便舒适;而反对“专车”的网友认为:“专车”没运营牌照,存有安全隐患。

  安全隐患成为众多不支持“专车”的乘客最担心的问题。“坐专车的体验真的很好。”经常乘坐“专车”的市民李小姐对媒体表示,专车车上备有矿泉水、充电插座等,上下车司机还主动开门,出去和朋友聚会什么的“倍有面儿”。但同时,李小姐也担心安全问题,“如果出了事故谁来负责呢?司机师傅还是叫车软件的公司?”

  滴滴打车给出的答复是由于专车一般都是租赁公司的车辆,出现事故应该首先联系汽车租赁公司处理。

  但也有司机称只是与滴滴公司签订合同,对于可能出现的安全事故,只能以“车”为单位来负责,专车一般也都有保险,负责赔偿;而滴滴一般不会承担安全责任。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在财新网的专栏文章中写道:专车的出现,充分盘活闲置车辆,提高车辆使用率,降低闲置率。由于提高使用率,对于只用一趟车的人而言,大大降低了价格。专车的兴起是效率提升和服务提升的结果,而不是很多人说的使用没有营运牌照的"黑车"的结果。弱弱问一句,当你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你真的会放心大胆乘坐没有营运牌照的"黑车"?恐怕绝大多数人不会这么做。

  那么对于既能提高车辆使用效率,解决乘客打车难问题但又存在安全隐患的“专车”,相关执法部门应该如何做?《京华时报》一针见血地指出:培育和维系公平的竞争环境,才是政府职能部门,尤其是监管部门应该做的事。“滴滴专车”等平台只是这个垄断日久的行业新来的一个搅局者而已。这些搅局者理应纳入监管。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研究室主任程世东此前对媒体表示,对于互联网专车项目,应考虑采取比较宽容的态度,不应“一刀切”,只要明确相关运营资格即可。

  的哥“份子钱”之痛

  更值得注意的是,被称为当代“骆驼祥子”的出租车司机们所反对的更多的是严重不合理的“份子钱”,而并不是全面针对滴滴专车。一位出租车司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并非对“滴滴”“快的”有意见,“我们最不满的就是长年被公司收取严重不合理的‘份子钱’。”这位司机说,他和另一位司机一辆车双班倒,和公司协议一签就是6年。除去所交数万元押金,两人每月还要交给公司“份子钱”9600元,这样高的“份子钱”半年便可买回一辆伊兰特,而剩下5年半全是公司收走的暴利。

  《人民日报》1月6日针对沈阳数千辆出租车集体罢运发表评论文章《出租车“两头难”咋变“两头甜”》中称:长期以来,不少地方在出租车领域采取配额制管理,把出租车车辆号段绝大部分放到出租车公司。由于事实上的垄断,出租车行业发展极为畸形:出租车数量长期不增加,形成、加剧打车难;公司长期靠高额的“份子钱”坐收渔利、一本万利,而出租车司机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盈利大部分缴了份子钱,权益缺乏保障。

  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顾大松表示,移动互联网开启的城市交通变革新时代已来临,鲶鱼效应或可成为撬动传统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杠杆,改变“份子钱”等不合理的旧模式,倒逼传统出租车行业改革。

  1月8日下午发生的南京数百出租车停运事件也再次印证了份子钱个出租车司机带来的收入压力。

责任编辑:汪云鹏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