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彬:香港经济“占中”后前景悲观

  “占中”冲击经济,还引起了对后“占中”时期前景的预测,有一种观点认为香港经济很有韧力(resiliency),过去虽曾经歷很多挫折,但都能回復过来继续向前。如回归后便曾在短短十多年内经歷了亚洲金融风暴,俄债LTCM风暴,SARS、金融海啸及欧债危机等多番冲击,但仍能保持经济增长,因此对后“佔中”前景不必过虑,然而事情是否真个如此值得探讨。

  到目前为止“占中”对经济的冲击尚属轻微且是可逆的,与亚洲风暴及海啸的损害不可同日而语,如事件能及早完结经济很快便可復常。

  另一方面,却绝不可因而对前景感到乐观。

  相反,香港的经济前景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悲观,主要原因有三大方面:经济基调差,中央挺港政策功效减和政治生态恶化等。尤为不幸者是三方面同时出现严峻或之前未见的问题。

  经济基调包括了本港内部及外围因素。本港经济近期已开始下滑,甚至有进入技术性衰退的可能,在其下面还含藏?一些深层的结构性因素(本栏8月19日),基调明显转差。

  与此同时,外圈形势亦更不明朗,欧洲日本经济持续不振,而美国的泡沫经济因退市濒临爆破。这种内外因素组合十分兇险,随时可引致突发事故,令香港经济很难承受其他来源的冲击。

  自2003年后中央挺港政策对支持香港经济起到了关键作用。当年在SARS及亚洲风暴夹击下本港经济曾出现急泻,若非中央及时出招,通过CEPA及自由行等措施提供支持,还不知要泻到什么地步。其后经济较快復常并转向兴旺,还顶住了金融海啸的冲击,令本港受损较轻。然而最近因内地客消费模式有变,加上本港部分人的“驱蝗”等不友善行为,令两地民众关系恶化,中央挺港政策的效用也有见顶回落之势。因此本港若再出事,很难期望中央挺港的奇迹再现。

  但更重要者乃后“佔中”时期,香港政治生态将面对前所未见的恶劣状况:社会撕裂度更深,反对派对阻挠政府施政力度更大,民众行为更趋激进,而公共决策更为政治化。在这新形势下,政府事无大小均难有作为,而社会则内斗内耗不止。故经济的日常运作也将遇上障碍,更遑论要推出从根本上改善民生促进发展的新政。

  上述三项便足令香港经济丢失復甦韧性,何况如本栏(9月10日)指出,香港经济正面对“成本倒挂”的深层问题,因此早晚会出现重大调整。与此同时,周边地区却在加快发展。看来香港已走上了没落之路而难于自拔。

责任编辑:文宗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